silence-Andrew-Garfield有一次我們去一個五台山附近的小村莊裡送彌撒,偏僻而又落後的村落,但是那些老教友對神父的信心依然是那樣的虔誠。彌撒完了,那些老一輩的信徒給我們講訴很老的故事。那時候教難發生的時候,一個意大利神父如何保護教友們的信仰,以及最後意大利神父如何逃離那個地方。臨走時,神父把他所有的聖物都拆了分給每一位信徒留作紀念。也正是那些聖物保存著他們對天主的信賴和對信仰的執著。太多這樣的故事,在我們先輩們的身上彰顯著對信仰的忠誠與虔誠。

我總是在想,生命與信仰之間真的只能選一嗎?在那樣的特殊時期,也是恩寵的時代,信仰和生命這樣的二選一難倒了多少人,卻又成全了多少人?那麽多的人都選擇了死亡,在那麽多人所懼怕的強權面前,死亡沒有戰勝信仰。

信仰是什麽?不禁自問自己,在面對生與死的抉擇,只是因為信仰。如果選擇活著而背棄信仰,那麽又有何不同?看著那個被逼迫而放棄信仰的司鐸,最後他死的那刻,他的妻子偷偷將十字架放入他的手心,而他的屍體被在大水中燒毀的那一刻,我在想同樣生死,為了信仰而放棄生命,為了生命而放棄信仰,結局都在火上化為灰土。

看著那個一連辦了四次告解的信徒,在背叛與悔改之間徘徊,但最終他還是選擇了信仰。說到這裡,那麽信仰究竟是什麽?信仰是一種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超越生與死的力量與選擇,在自我意識中天理良心的自我價值。而基督宗教的信仰是一種真理與世界的抉擇。

當耶穌基督面對比拉多總督詢問時,比拉多問「什麽是真理」。的確,這個真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明白,但是那些為真理作證的人,他們就是與基督為伍。信德是什麽,希伯來書中說到:信德是所希望之事的擔保,是未見之事的確證。那些殉道聖人,懷著對真理的追求以及對天國的嚮往,在死亡面前為耶穌基督做了見證。

Silence其實這個電影在另一個角度也闡述了教會的聖事。第一個就是聖洗聖事,第二個就是告解聖事,第三個就是彌撒聖事。而我想說的是告解聖事也叫和好聖事,我記得我的神師,一位敬愛的老神父,他告訴我告解聖事的力量就在於你全心的信賴於天主,一次次的告解你的罪過,直到這個罪過跟你沒有關係,你也可以再懺悔你的過犯,藉著告解聖事的恩寵給你力量去面對自己的生活。

每一位司鐸都像電影中的那最後一位司鐸,因為司鐸代表著耶穌基督,無論你有多少個罪惡多少次的跌倒,都在司鐸面前得到寬恕。因為耶穌基督就是以祂的死給我們重生的機會,以祂的血一次次洗淨我們的罪惡!不是一次,而是一次次。任何時候,如果你願意向耶穌和好,請你來!因為基督永遠等著我們向祂和好。

古今中外,任何文化與民族,都有對基督宗教的破壞與打擊。早期歐洲的基督宗教的破壞,到世界各地的破壞,無數的信徒用自己的生命見證了基督的信仰。儘管如此,信仰依然沒有被滅絕,信仰依然在現今屹立在世界之上。因為信仰是不會被政治和強權所壓迫,反而會在逆境中成長。因為真實的信仰是具有生命力的,就像一粒種子,它的弱小不等於它的價值,反而會在茁壯成長中成熟結果。

我也在想自己,做為一名傳教士,我的使命與生活,我的信仰與服務,以及將來作為一名司鐸的挑戰與工作,這一切都在我們所信仰的那位手中,只有我成行祂的旨意,足矣。信仰與生命的抉擇,在你我的生命中活出信仰的可貴,這是如今我們最好的選擇。

撰文:尋沐執恩,一位大陸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