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多祿首席堂外彌撒
伯多祿首席堂外彌撒

2016年11月9日,在慈悲禧年將要結束之際,我們杭州天主教堂一行42人踏上了以色列朝聖之旅。

之前是沒有這個計畫的,至少我,計畫裡是年內陪伴日漸年邁的母親去一趟臺灣,了卻老人家一樁心願,如是教堂組織的朝聖活動那自然是極好的,因為母親總是覺的純粹的旅遊是折騰人,浪費錢!後來因故教堂改去以色列了,大約是主早就安排好 的吧,因為我也覺得應該在信仰上有一次尋根之旅了。

帶隊的導遊也是基督徒,負責解說的是河北教會在耶路撒冷學習的一位程修女,鄭神父和堂裡5位修女同行。車上大家互相認識的時候,神父說:我們朝聖之旅的導遊不是導遊,而是導聖,引導我們走向聖地,引導我們心靈走向聖潔的人。說的真好,隨後的旅程,我們就經驗了導聖的歷程,修女侃侃而談,娓娓道來,領隊卻不太講話,默默陪伴,與我之前印象中的新教弟兄姐妹大大不同(原來新教的弟兄也有安靜,哈哈),一路不辭辛苦的替我們攝錄下來50GB的音視頻資料。

從帝都直飛以色列特拉維夫要10多小時,看了一個電影居然也叫《xx朝聖》,劇中一位老者對於朝聖的話印象頗深:“我沒有去朝聖,因為年輕時太忙了,而現在太老了……”雖然有些滄桑,卻道出了萬千人間真情,國人常講,中國發展速度太快,以至靈魂落後了,信仰缺失了,我們芸芸眾生,終日熙熙攘攘…….這話在朝聖途中飛機上看到,倒也應景,是應該照顧一下自己的靈魂和信仰了。

朝聖之旅基本是按主耶穌的生平展開的,我們參觀了聖母領報大殿,並穿過了大殿的慈悲聖門,聖母領報大殿的走廊上有幾十幅世界各國家民族的聖母畫像,當然也有中華聖母像,在聖母領報大殿,修女帶領大家恭讀了福音中聖母領報的章節,此情此景,仿佛看到基督救世的大幕被徐徐拉開。值得一提的是,在聖地研讀相關聖經章節的確給人置身其中的神聖感受。

貝特匝達池 
貝特匝達池

後來朝覲的天主經教堂和聖母往見教堂的牆上都有各種文字版本的天主經及贊主曲,一方面顯示了聖地的至聖,另一方面也昭示著天主教會的普世性與共融,多少帝王將相夢想的一統,造物主卻奇妙的做到了

邊上就是大聖若瑟教堂,作為聖家之長,耶穌的鞠養之父,相對于聖子和聖母的光輝,大聖若瑟並沒有更多的記載流傳,但以救主的謙卑由大聖若瑟撫養成長,卻與中華文化中的父親的角色那樣的相似,聖家之長,為我等祈。

迦納婚宴教堂是耶穌行第一個奇跡的地方,又稱第一神跡教堂,救主耶穌傳教之初,參加加里勒亞迦納的一個婚宴,應聖母請求,變水為酒。雖然2000多年過去了,當時的迦納婚宴的當事人已不可考證,但唯一倖存並且已然化石的酒缸卻能被發現,現在陳列在教堂下面的地下室(P.S以色列大多數教堂均為在原來考古遺址上面建築的,比如聖墓大教堂,主誕大殿等等,一方面見證了歷史淵源,一方面也述說著傳承。)在這裡辦婚宴的夫婦按教會教父們的教導,應該在天國享見天主的聖容了。耶穌第一神跡選擇婚宴,以至把婚姻確立為教會聖事之一,所謂天作之合不可拆散。今日教會對婚姻家庭 的重視可謂一脈相承。對每個度家庭生活的我們平信徒來說,家庭教會真是一樁重大責任呢!幸運的是,我們當天的彌撒就是在迦納婚宴教堂舉行的,更為幸運的是,同行的有八對夫婦歡天喜地的在彌撒中重新宣誓了自己的婚姻盟約,還意外的得到一張迦納婚宴教堂的紀念證書,最最幸運的是,我和夫人也是其中一對呐!

葛法翁是聖經記載耶穌行神跡最多的地方,會堂遺跡高大巍峨的石柱可以依稀想見當時葛法翁城市的繁榮,當年的百夫長的話已經成為神聖彌撒中固定的一句禱詞:主,我當不起你到我心裡來,只要你說一句話,我的靈魂就會痊癒。這真是很大的信德,難怪當時耶穌也對百夫長做出稱讚。當時,我腦海想到一句話:不要怕只管信。可是,軟弱的我究竟要怕什麼呢?究竟要怕到何時呢?(未完待續)

作者/陳磊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