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怨無悔地推廣宗教交流

by 賴世榮 ( 世界宗教博物館 )

馬神父參加《中華電子佛典協會成果發表會暨五週年慶》,與維習安博士、惠敏法師、馬神父、中華佛學研究所李志夫所長討論。

  在靈鷲山,在台北講堂,經常可以看到一位年逾七旬、頭髮灰白的外籍神父身影,他經常風塵僕僕的帶一些國際友人參訪無生道場,默默的推動著宗教交流工作。他是誰?他為什麼那麼熱心的投入宗博的志業?他就是馬天賜神父,一個把生命奉獻給天主教的外籍神父。

  渾身散發著長者風範和弘道者胸襟的馬天賜神父是法國人,來台近四十年,目前是天主教主教團宗教交談與合作委員會的執行秘書兼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的理事長。他和台灣各大佛教團體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是什麼因緣促使他遠渡重洋來到寶島台灣,又和台灣宗教界有著如此緊密的關係?這要從頭說起。

馬神父(左一)於2001年偕同多位神父,到法鼓山農禪寺進行交流參訪,與聖嚴法師留下珍貴合影。

  從民國五十二至五十四年馬神父在台中天主教大專學生中心、東海大學及逢甲學院服務。剛好是天主教梵諦岡第二屆大公會議(世界主教會議)的時期,當時大公會議的文獻特別談到教會向內和向外的雙重使命:教會必須走向全人類,與所有的人交談,為整個人類服務。公佈於一九六五年十月廿八日的「教會對其他宗教的態度宣言」很清楚地強調宗教交談的重要性及時代需要。這宣言改變了馬神父的後半生生涯。

  一九六六年他回到離開多年的法國,到巴黎大學的漢學研究所就讀,研究中國宗教,兩年後回到台灣在輔仁大學擔任宗教輔導處主任。在這七年的工作崗位中,馬神父對佛教有了全新的認識,為了協助當時的輔大佛學社團-大千社,他特別到南投水里拜見懺雲長老,開始向他學習。回憶起這段過程,他說:「這段師生友誼三十年不曾中斷」,他坦承和懺雲長老的接近,對於認識佛教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由於擔任天主教的宗教交流工作,自然而然的認識了許多佛教界的朋友。八年前在師範大學的一項學術研討會上,他和心道師父有過短暫的交談之後,第一次上山兩人一見如故,馬神父很快地認同靈鷲山的宗風和志業,尤其對心道師父推動的「世界宗教博物館」極表讚嘆和支持。

馬天賜神父、周弘道神父拜會慈濟證嚴法師

  談到歷史上的宗教往往不在交談而常戰爭,優越感往往造成強烈的排它性。馬神父認為這些歷史的事實使我們今天深深地感到對立與戰爭是違反人性的,只有交談與合作能使人類進步和幸福。談到中國文化的包容精神,神父說這包容的精神使中國歷史上沒有宗教戰爭,他也特別強調這種精神也就是心道師父說的「尊重、包容、博愛」精神。

  談及天主教和佛教之間的差異性和共同點時,馬神父很誠懇的表示,在教義上固然有很大的歧異,但也有更多相同的地方,都是我們應該承認和重視,以便我們能夠實實在在彼此學習,共同合作。在日常生活方面有許多很明顯的相同,尤其是佛教和天主教同樣重視聖職人員(比丘、比丘尼、神父、修女)之培育、使命及貢獻。神父特別重視跨宗教的友誼,他把自己與許多法師之間的友誼,看做他生命中最大的福氣之一。

  這幾年和心道法師兼益友的關係,他深深了解師父推行宗博的宏願,和他促進宗教交流合作的使命是同一個目標,也就是推廣人間大愛,不分種族、國籍、宗教,彼此和平共處。他們一起出國訪問、參與國際會議,馬神父說:「對心道師父的計劃很有信心,只是這個計劃龐大,需要更多人出錢出力,他願意為台灣社會及世界和平努力,自然更願意全力協助推展宗教博物館的早日完成。」他盼望幫助心道師父結合所有佛教界的力量和其他宗教一起來推動。

  訪談結束後,馬神父這位和藹的長者,提到聖經中的一項重要的觀點,即耶穌基督是以「上主的僕人」的身分,來拯救世人、服務萬民,來這世上不是為接受服務,而是要服務人群。當然神父願意不斷地向耶穌基督學習,他也說:「在宗教交談中,在不同宗教人的身上,常看到為人群服務的耶穌基督並向他們學習。」馬神父這位大菩薩,這句話真教人發人深省。

馬天賜神父和天主教台北教區宗教交談委員鮑霖神父無怨無悔推廣宗教交談

編按: 

法籍耶穌會士 馬天賜神父(Fr. Poulet Mathis)〈圖右〉,生於1927年,曾擔任天主教宗教交談與合作委員會的執行秘書,以及中華民國宗教與和平協進會理事長,在台灣積極推動宗教交流,多年來已成為各宗教界的好朋友。馬神父曾協助心道法師籌建世界宗教博物館的宏願,與其前往北非參加宗教對談,到梵諦岡進行宗教交流,共同推廣人間大愛,不分種族、國籍、宗教,彼此和平共處。

基督教新使者雜誌103期編者林淑芬對〈在他人身上發現天主-馬天賜神父的宗教交談之路〉一文中如下描繪:
「介紹台灣本地宗教對話的實踐先驅-馬天賜神父,描述馬天賜神父如何主動向其他宗教開啟友誼之門,他與其他宗教信徒雖然歸屬不同宗教,彼此之間卻流露出動人的情誼與宗教情操,這種深刻的宗教交談乃是來自於彼此深刻的內在靈修經驗‧‧‧在紛亂的世代中,人人盼望和平,追求以合一來達到和平,宗教對話正是達到合一的一條路。唯有回歸最原初的謙卑、尊重、接納、寬容的真宗教精神,以溝通取代獨白,以友誼取代對立,和平方有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