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中華大地有著五千年燦爛的文化,祖先的智慧是造就中國文化的基礎。我們知道,造物主不僅僅是他的選民以色列人的天主,也是普天下所有人,包括我們中華民族的天主。

在我們生存的年月裡,所接觸到的事物中,我們的祖先一直能領悟到天主的存在,並發現了天主與這個世界和人類關係中的種種啟示,並以自己獨特的方式來回應他、敬畏他、事奉他。雖然中國人的信仰比較鬆散,但在社會發展的歷史長河中,我們的祖先創造的好多漢字仔細看來都與聖經故事有某種聯繫,我們當然相信造字者是在天主的默感下而成的。下面舉出數例以為證。

福 是福氣的福,真正的福氣是"一口"(一人亞當)在田裡(伊甸園),並由神(礻)與他同在,管理著伊甸園。可見當時亞當是有福的,因為天主與他同在,天主的寵愛始終在他身上照耀。

信 人(亻)只有遵行天主的話(言,天主的聖言),並且用行為讓天主的聖言在人的生活中體現出來,人才能得救。

拆開成不同部分,代表著一艘船裝著八個人。舊約有諾厄方舟的記載(創6:17-18),諾厄一家八口上了方舟躲避了洪水的威脅。

愛 把這個"愛"的繁體字形象地描畫下來,正像耶穌被掛在十字架上的身體,左邊像"一個兵士用槍刺透了他的肋旁,立時流出了血和水。"(若19:34))。

善 羔羊在上,口在下,出自羔羊的話即為善,天主的聖言就是善。

靈 繁體的"靈"字,它為什麼有三個(口)、兩個(人)、(雨)和(工)組成的呢?這是因為三位一體(聖父、聖子、聖神)的天主在起初創造(工)了大自然(雨)和人類(亞當和夏娃二人)。從此人類世界才生機勃勃,富有靈性。

造 “造"字是由(丿)+(土)+(口)+(辶)組成。它是指天主用土造人(土),將生氣吹進人體內(口),人就成了有靈的活人(丿:生)+(辶:走)。"上主天主用地上的灰土造成了人,在他鼻孔內吹了一口氣,人就成了一個有靈的生物"(創2:7)。

好 《聖經》上天主說:"人單獨不好,我要造一個與他相稱的助手。"(創2:18)所以,男(子)女(女)相伴才好。

禁 在伊甸園的中央有兩棵樹(林),一棵是"生命樹",一棵是"知善惡樹",下邊的"示"字是天主的命令:"樂園中各種樹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可只有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哪一天你吃了,必定要死。"(創2:16-17)

貪 由今和貝兩個字組成,即把今生的追求全部放在金錢(物質)上,而棄絕天主的拯救不管靈魂歸屬,就是貪。

困 困字中央是個木字,原祖不聽天主的話,偷吃了伊甸園(口)中央那棵"知善惡樹"(木)上的禁果,所以人類便開始有了困難、煩惱和罪惡。

裸 原祖吃了禁果(果),眼目大開,所以必須找衣服(衤)來遮蔽赤裸的身體。原祖是用無花果樹葉編了個裙子圍身。

魔 魔字是由兩個(木)+(田)+(兒)+(厶)+(廣)組成的。其意思是魔鬼在田裡(伊甸園)欺騙天主的兒子(亞當)和厄娃,使他們背叛了天主,把天主所命令的不可吃園中兩棵樹(林)其中"知善惡樹"上的果子吃了,中了魔鬼的毒計。

祥 祥字由(礻-神)和(羊)字組成,表明天主(神)把他的獨生子耶穌(羊)當做贖罪祭,為世人的罪而受死,使人類和天主重新和好,世界才得以祥和安寧。

義 古教時人們常向上主祭獻羔羊,繁體的"義",就是(我)向上主獻羔(羊)才能成為天主的義人。也就是我們只有把耶穌(羔羊)作為我們的救主,恭敬他在萬有之上,並按照他的教導做人,才有公義。

來 繁體字的"來"字,有一個人(大的人字),在十字兩邊還有兩個人(小的人字),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同時有兩個犯人被釘死在耶穌的左右(左盜、右盜)。

天主在我們的文字裡留下了他的足跡,不管信的和不信的,凡宇宙中之生靈、萬物都在造物主的旨意中運行。

綜觀泱泱220萬字的《聖經》,我們會知道,天主在人類各種文化中賜予了他偉大奧妙的啟示。在人類歷史社會的長期活動中,人類借著語言和符號來互相溝通,並且進一步在其中尋找著真諦。當偉大的天主向渺小的人召叫、啟示他自己時,他必須利用人類文化的概念來昭示人,否則我們便無法領悟。在人類歷史文化進程中,所形成的社會風尚、習俗、意識構成了人類文化的多元化,當這種多元化文化浸淫到中國天主教信徒的心中和生活中時,天主教信仰便借著中國文化,引領我們走向更深層次的信仰。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延伸閱讀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八)藝術與創意
  • 【人籟】 法蘭西霍克,小城在山谷間迴盪輕揚旋律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