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在民主社會有崇高價值。無論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或任何其他自由主義的觀點都備受推崇。當自由受限,人們往往義無反顧力挺自由,而輕忽自由不能無限上綱的基本原則。

因駭客事件一度取消放映的索尼喜劇片《名嘴出任務》,峰迴路轉,在美國部分電影院上映。美國總統歐巴馬表示嘉許,強調美國是奉行言論和藝術表達自由的國家。

這部電影講的是美國中情局雇凶,刺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引起北韓不滿,而遭到網路攻擊,駭客警告美國戲院和觀眾「記得九一一攻擊」。美國輿論幾乎一面倒抨擊北韓,看電影觀眾也說是在捍衛言論自由。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羅斯多塞特發表〈自我審查比金正恩更可怕〉一文,說北韓認為此片不尊重該國。他雖坦承「確實如此」,但強調北韓比當今任何獨裁國家都邪惡,侵入索尼的電腦是非常嚴重的網路恐怖行動。

有些評論則較持平,認為用惡搞金正恩做賣點,雖可視為美式幽默,但若發生在其他國家也會有爭議。如拍攝醜化教宗的電影不會被認為是幽默,若教廷希望取消放映,歐巴馬恐不會捍衛「藝術表達自由」。若醜化日本天皇、英國女王或德國首相梅克爾,這幾國恐也難僅視為諷刺,更別說伊斯蘭國家了。多年前,英國作家薩爾曼.拉什迪在《撒旦的詩篇》書中,諷刺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被伊朗發出全球追殺令。

美國與北韓目前是處於敵對狀態,部分評論認為北韓的憤怒可以理解,但不表示因此贊同平壤採取駭客攻擊。同樣,伊朗追殺英國作家也被認為是過激反應。但別人不喜歡的事你偏要做,這不是自由。侮辱別國領袖、醜化其他宗教的先知,觸到了人家的敏感神經,這種魯莽行為招致報復時,也難謂自由受限。現在基督教與伊斯蘭世界的關係更緊張,伸張「藝術表達自由」的主張時要三思。

在民主國家,侮辱自己國家的領袖,都未必被社會全體接受,侮辱他國領袖更可能引起外交抗議。美國媒體抨擊金正恩缺乏安全感,脆弱到會被一部諷刺作品激怒。但將心比心,發表歧視黑人的文章而被黑人抗議時,可以說黑人「脆弱到會被激怒」嗎?

歐洲及加拿大相繼推出限制言論的規定,對他人宗教、文化和性別認同發表過於批判的言論,將罰款或起訴。西歐近年增加許多東歐移民,引起一些排外心理,甚至有新納粹、極右翼思想興起,遭梅克爾大力譴責。這種「自我審查」,美國人不會因此說德國總理「比金正恩更可怕」、違背「思想多元」的普世價值。

多塞特發表的文章,不自知地過於偏頗:「憤怒的人…堅信最重要的權力是要求他人沉默,所有不吻合你世界觀的都不會發表…。」謹慎、避免引起爭議,並不等於要求他人沉默,因不符合多塞特的世界觀,他就大肆抨擊,又何嘗不是對他人自由(謹慎、避免引起爭議)的侵犯。

台灣奉行西方民主自由,在《名嘴出任務》新聞中也多採納美國觀點,欠缺「批判性思考」。這種「媒體教育」極可能誤導社會大眾,尤其是年輕人。請記得侵犯別人不願被侵犯之處,並不是自由的真諦。

本文轉載自人間福報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青春部落誌】孟安的小太陽.在泰北認養兒童
  • 【活動報導】羅東聖母醫院陳永興院長 榮獲醫療奉獻獎
  • 【好書推荐】教宗方濟各、教宗本篤十六世希望你知的十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