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撒結束後,在教堂院子的偏僻處的無花果樹下,老婆婆低著頭一手扶著樹幹,一手拿著手帕鼻涕一把淚一把……

我快速走過去伸開雙臂,攬住了這位傷心的老婆婆,老人家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伏在我懷裡哽咽著,半天不說話。

我思量著,老人家今天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是受了兒女的氣?還是……

老人家已八十五歲高齡了,是非常虔誠的老教友,堂裡的彌撒她幾乎從不錯過,平日裡每天兩台彌撒,主日五台彌撒,甚至是主日的英文彌撒她都在場,許多人問她,不能聽懂為什麼還要參與,她說只要她坐在堂裡,天主就高興。

每週六早上的彌撒結束後,是教友們自發掃堂的日子,多年了,這位婆婆也是幾乎場場都在,擦跪凳,掃祭台,忙前忙後。神父修女們心疼她,不讓她幹了,她卻說耶穌愛我,給我這麼硬朗的身體,他看著我幹活,我心裡很幸福啊!

老婆婆長得慈眉善目,手中常常不離玫瑰念珠,她逢人便說聖母娘天天跟著我呢。

有一次,堂裡一個精神有問題的教友撕了我的書,還一路追著我不放,直到把我堵到洗手間裡,說我欠她五千元錢,拉住我不放,這時婆婆進來用身體護著我,結果被那個人在她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過後老人家跟我說,她一看見那人追著我到洗手間,擔心那人長得粗壯我會敵不過,所以一定要來保護我。

哎!可親的婆婆,一大把年紀竟然還挺身呵護著我!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

思緒很快又從過去拉回到現在。

今天的老人家突然變得脆弱了,她的眼淚哭濕了我的半個肩頭。待到她老人家情緒安定後,我才知道原因。

堂裡書櫃擺放的供教友們在堂內公用的《公私誦》、《聖教歌選》、《火焰燃燒》等日課、歌本,由於使用時間久了,好多都支離破碎了,幾個月以來婆婆每天帶回家幾本,用膠水、膠帶、訂書釘、針線縫補好後再拿回到堂裡來。

我最近發現很多課本都被整修過,還暗暗對著經本,對幹這活的人不住讚歎呢!今天才知道是老人的手藝。

早晨婆婆一如往日走到書櫃旁,拿了幾本破舊的日課本正要裝進提包裡的時候,另外來了兩位老人,左右拉住婆婆,不容分說把她推了好遠,還差點跌倒在地,她們氣憤地說:"我們都觀察你好多次了,你最近老是偷拿堂裡的經本,和我們見神父主教去!"

喧嚷聲引來了一圈的教友圍觀。當然最後大家還了婆婆一個公道。

平日裡喜笑顏開的婆婆今天這麼難過,我心裡真的也不舒服,眼角有些濕濕的。

後來老人對我說:"孩子,我今天傷心不是因為她們冤枉了我,耶穌受的冤枉我連一根頭髮絲都趕不上,只是我覺得如果是遇上一個信德不堅固的教友,她們再這樣處理事情,那就是咱們教會的損失呀!"

聽完這話,我半天陷入了沉思……

哎!可愛的老人,您越發可愛了,縱然您滿面皺紋,可您在我心中都是美人中的美人……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人籟】 「低俗」如何能定義「本土」?──《大尾鱸鰻》賣座後的啟示
  • 【心靈微整型】神奇的祈禱
  • 【我們的故事】寒冬裡神父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