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釘十字架是羅馬人的酷刑,耶穌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被釘的人;而且與他同時被釘的還有二人。不過被釘十字架上而留下話來的,至今尚存活的只有他一人。臨終七言與十字架上的耶穌故事密不可分。

現在讓我們看著高丘上被釘的耶穌,左右同時釘著兩個兇犯。耶穌第一句話是說:「父啊!寬赦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他們所做的是什麼。」這是曾經教宗徒 「天主經」的耶穌,他自己沒有罪,但為人求寬赦。然而那些人又在做些什麼呢?路加有次序地指出三類回應。第一出自首領們的嗤笑:「別人他救了:如果這人是 天主的受傅者、被選者,就救他自己吧!」第二出自兵士的戲弄:「如果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吧!」第三出自兩個同時被釘的兇犯之一的譏笑:「你 不是默西亞嗎?救救你自己和我們吧!」

另一方面,路加也指出十字架下民眾站著觀望,以及所有與耶穌相識的人,和那些由加利肋亞隨侍他的婦女們,遠遠地站著,以尊敬的態度觀看這些事。

在這般受辱下,另外一個被釘的兇犯,應聲責斥侮笑耶穌的兇犯說:「你既然受同樣的刑罰,連天主都不怕嗎?這對我們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們所受的,正 配我們所行的;但是,這個人從未做過什麼不正當事。」隨後他又向耶穌說:「耶穌,當你來為王時,請你紀念我!」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天你就要 與我一同在樂園裡。』」這樣,路加為我們寫下令人感動的耶穌,他被釘十字架時,不同的兩種立場雙方之態度,以及他自己的祈禱和對未來的絕對掌握。

四部福音中前三部,聖經學傳統中稱之為對觀福音,因為三者之間,異中有同、同中有異;至於第四部若望福音卻獨成一格,自成降生成人之聖言的福音。不 過有關基督苦難與被釘十字架上,則四部福音都有記載,雖然仍有差異,但是一般所謂耶穌臨終七言,乃是總合四福音所有的資料,下文將繼續一一記錄下去。

耶穌的死亡不只為了猶太民族,也是為了整個人類以及宇宙萬物,因此自中午三時,遍地昏黑,表示天地變色與悲哀。同時聖殿中至聖所內的帳幔從中間裂 開,這象徵選民的宗教中心,由於他們殺死默西亞的罪,已經失掉它的神聖性。帳幔分裂宣告聖殿已無存在意義。積極方面它指向新聖殿的建立,那是耶穌復活的身 體。於是被釘在十字架的耶穌大聲呼喊說:「父啊!我把我的靈魂交托在你手中。」﹙路23:46﹚說完這話,他便在十字架上死去。

路加記載的話與瑪竇及瑪律穀不同,後二者都以「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我」結束。雖然雙方都出自聖詠,但路加的記載更是動人,而且接著告 訴我們,十字架下站著的羅馬百夫長看見所發生的事,遂光榮天主說:「這人實在是個義人。」至於瑪竇與瑪律穀則指出了降生奧跡中的真實受苦之人性。

有關耶穌的苦難與被釘十字架上,三部對照福音大同小異,唯有第四福音截然不同。我們知道第四福音是天主聖言降生成人的「神學」,至於聖言即是天主的 智慧。福音的前十二章是聖言啟示天父的奧跡,此後的七、八章是降生成人的智慧進入天父的光榮,也是耶穌的死亡與復活彰顯了天主子的光榮。這在耶穌與羅馬總 督比拉多的對答中顯得非常突出。下麵將自第四福音的資料,繼述臨終七言。

所謂臨終七言,已從對照福音提出了四言,上文都已指出,我們繼續要寫的則是若望福音中的資料,多與耶穌的母親密切有關。這部福音中耶穌的母親之臨在 出現兩次,前者在耶穌公開生活之初,後者在十字架旁,其神學意義相當明顯。首先應該注意的,在第四福音中,耶穌稱呼自己的母親為「女人」,這不該是正常的 史實,而是第四部的神學創作,他將耶穌的母親視為天主救恩計畫中的「女人」,與創世紀的女人厄娃對比。後者在亞當吃禁果事件中的共犯角色非常明顯,於是第 四福音中的女人、耶穌的母親,在耶穌公開生活之初變水為酒的神跡中,已經顯出她的角色。事實上,有些神學家鑒於保祿書信有意指耶穌為新亞當,因此瑪利亞也 被稱為新厄娃。基本上肯定聖母在救恩計畫中的角色。

根據以上的說明,若望福音為我們記下了耶穌的臨終另三言,本文結束只是抄下第四福音的話如下:「在耶穌的十字架旁,站著他的母親。…耶穌看見母親, 又看見他所愛的門徒站在旁邊,就對母親說:『女人,看,你的兒子!』然後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就從那時起,那門徒把她接到自己家裡。此後,耶 穌因知道一切事都完成了,為應驗經上的話,遂說:『我渴。』有一個盛滿了醋的器皿放在那裡,有人便將海綿浸滿了醋,綁在長槍上,送到他的口邊。耶穌一嘗了 那醋,便說:『完成了。』就低下頭,交付了靈魂。」﹙若19:25-30﹚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人籟】影評:青春折射慾望,成了美──《印象雷諾瓦》
  • 【信仰與生活】第一次「驅魔」的反省
  • 【爵式寶典】依納爵靈修與老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