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斐林豐教授的所介紹的朱修德神父的《基督啟示的傳遞》做為斐教授為我們講授「近代聖經默感的討論」的輔助課外讀物,這使我有幸通過這本書結識了這位朱神父,文風如其人,治學嚴謹,尊重教會訓導,但又不失自己的精闢見解,集多年教壇經驗之精華,著書立言以惠及後世,可以說這位可敬的神父在用他的生命編撰此書,尤其在在編著本書的第三部分時神父的身體健康狀況日漸愈下,病痛纏身以至於在也無法進行下去了,為此,在征得神父同意下有許惠芳女士協助工作,在朱神父的指導下完成了本書的第三部分的綱要,這一部分內容比較精簡.唯一遺憾的是朱神父生前並未能看到本書的付梓發行,這確實所謂「一個人最好的作品,總是在他過世之後才問世」。

該書是朱神父在教授「聖經與信理相關問題」課程多年的教學經驗與心得而寫成,為初學神學的學生和從事神學研究者的教材和參考用書,該書也屬於「基本神學」的範疇,嘗試反省我們來自天主的啟示,根據基督信仰提供給我們的一些資料,指出我們信仰的可信性,合理性。主要研究範疇在於天主啟示的"傳遞"過程。整本書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福音的歷史性,第二部分是聖經的靈感性,第三部分是教會的傳承與訓導當局。現願和大家就該書的這三部分逐個做一個簡單的介紹和分享。

第一部分:福音的歷史性。

我們所接受的信仰,涉及歷史事件,曾經發生過得事情及說過的話語。這些歷史事件傳遞給我們的啟示檔中,特別是四部福音書,直接談論耶穌的歷史,是記載歷史事蹟的檔,實際上就具有歷史性,發生過並收集在歷史書籍中所記載的互有關聯,這種「關聯性」就是我們在第一部分的重心,即是探討福音書的啟示檔的歷史價值。探討「福音的歷史性」目的在指出四部福音確實都和曾經發生的事實有關聯,而不是幻想出來的作品,神話或教化人心的寓言故事。福音的歷史性不僅來自信仰的證明也來自我們即將進行的批判性研究。我們肯定藉著批判的歷史方法,證實我們在信仰中的福音,和時間,空間下發生的史實有所關聯。
初期教會一開始就是「信仰的宣報」(KERYGMA),就是宗徒把他們親眼所見的救恩事蹟-耶穌的復活所做的宣揚。把KERYGMA的中心訊息加以解釋,系統化和發揮。它包括:信仰的內容是什麼?如何解釋?內在的意義是什麼?和生活有什麼關係?因為這個信仰在許多方面和猶太人的宗教觀有關係,因此要怎樣保護他不受外教的攻擊?和當時的歷史有什麼關係?團體處在各種張力,文化和傳統中,體驗和領受這信仰,在信仰培育上產生了這些問題:教會進入了各種文化的氛圍,語言環境,哲學思想,在生活和傳教工作上遭遇這些問題。她必須在各地宣講統一的信仰,即耶穌因著復活被提升為主(默西亞,救主,天主子等等)。
那麼歷史是什?這是一個備受爭議的問題。解釋多元化,方法各異等諸多因素使我們無法深入問題的核心。我們要強調,面對聖經時,必須相當清楚我們以什麼樣的「歷史」概念來面對問題。當然,我們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預設,成見,文化背景,學識涵養及科學培育來看這個問題。我們必須針對自己關於「歷史」這個主題可能懷有的預設,進行批判。我們設法解釋一種「描敘性的歷史」的概念,指出其中的要素。

「歷史」包含三個層次的涵義:一,有意義的事實,二,可信的見證,三,歷史敘述。但是,沒有一個「歷史」的概念是絕對的,不是單單事實層面就足以構成歷史,「事實」本身還要有意義,能夠對於未來產生意義。事實層面指事件的內容,屬於自由層面,包含事件意義的潛能,而非純粹事實本身,去除人的意義就足以構成歷史。就某方面來說,人的意義超越了純粹的事實,同時包含在事蹟之內。見證層面經由人的作證得知過去發生過有意義的事蹟,在這個層面上,過去發生過有意義的「人的事蹟」,是作證的物件(客體)。人類有作證的能力,能夠證明過去發生的事。所以我們能夠靠他人的作證知道過去的事。敘述層面就是有條理地按照批判方式來陳述,記載過去的事蹟,證據或敘述。有次序地把過去發生的事記錄下

來。一個作者把幾個彼此相關的事蹟的見證內容,加以整理,分類,組織,按次序有系統地重新寫出過去的事。

我們在福音裡找尋什麼樣的歷史性?這個基本的問題,要回答這個問題先要瞭解福音是什麼以及福音的文學類型的性質。不過我們要注意「不能把不屬於福音的歷史概念,強加于福音中」。我們對福音的肯定是:福音和一些時空下發生,對我們生命有意義的事蹟有聯繫。從整體上來看,因為福音不是機械式的複述往事或檔案的那種歷史。福音的基礎不是一個信仰而已,還有一些事實,它以自己的方式從自己的信仰角度傳述這些事實。信仰的肯定,包含一些相關的史實,福音記載的事蹟具有宗教意義,這就是福音給我們的歷史。

「福音」究竟是什麼意思呢?福音這個詞源自希臘文,一般的意思是「好消息」宣佈一件喜訊,因為宣報一件喜事而獲得報酬。初期教會用這個詞來表達他們對於人類的喜訊「救恩」。福音從頭至尾都在宣講耶穌是救主,默西亞,主天主子在耶穌復活的光照下宣講,福音相信耶穌的復活是歷史上千真萬確的事實。福音原本意思是一個想眾人宣告的消息,宣告人類在耶穌基督的信仰中,得到末世性,決定性的救恩。只是後來變成文獻,敘述這真理是怎樣發生的。這些檔原本不是非常嚴格地寫成客觀,記實,不帶目的,科學性的資料。它來自一個團體對耶穌的信仰,目的是傳遞這個信仰,不是中立的檔,而是信仰的見證。撰寫這些檔的作者,不是旁觀的觀察者或中立的史學家,而是這個信仰的信徒。

朱神父在這一部分用了大量的篇幅就福音的歷史性的發展沿革及四派神學立場詳加介紹,在第三章作者直接亮出了我們天主教對「福音歷史性」的態度的變化以及梵二與福音歷史性的課題問題。最後作者分別以編輯批判,類型批判及歷史批判的方法更深的加以研究。如果我們毫無批判地,以為我們能夠事先預測福音每個段落在歷史方面的可信度,以為福音就和現代史書一樣,那就錯了。我們必須承認,福音不是按照現代批判性歷史寫出來的史書。我們不但承認,而且努力證明福音所提有關耶穌的傳統,確實具有歷史性,但這個並不表示福音就是按照歷史批判的方法描寫史實發生的情形。

我們該肯定追溯歷史中的耶穌在歷史方面的可能性和神學方面的合理性。我們必須肯定福音在根本上的歷史性。我們把它歸納成下列三個問題與答案:

一.應用方法,從教會的信仰見證回溯到歷史的耶穌,為什麼這樣做是「可能的」?因為在這連個不連貫的情況中,耶穌的宣講與後人對他的宣講之間,還是連貫的;史實就是連貫這個兩者的環扣。

二.這個追溯的工作,為什麼也是「合理的」?因為基督徒早期關於耶穌的信仰宣報,只有從耶穌這件事實才能產生,也才能理解。

三.為什麼這個溯源是「必要的」?因為否則初期教會或現在關於基督的宣講,都無法擺脫意識形態,純粹神話,人的理論,狂熱幻想,有意無意的欺騙……等的猜疑。只有事實能使我們解除這樣的猜疑。

今天,我們已不可能重寫納匝肋人耶穌的年表,形貌,心理和傳記。但我們能夠說,今天的批判工作,幫助我們找出耶穌的行為,宣講和目標的主要特質與輪廓。這些對基督徒而言,已是足夠而明確的了。福音的作證,透露出耶穌的歷史,雖然不是嚴格地按照事蹟發生的詳實來記錄;而團體也絕對不是按照歷史主義的模式來宣講耶穌,不是談過去歷史上的耶穌,是個怎樣的人而已,團體著眼點是復活後的耶穌,活在今天,活在每個時代的耶穌—因復活而被立為主基督-就是歷史上那位謙遜的耶穌,在白冷誕生,在納匝肋生活,在加里肋亞宣講,在耶路撒冷死亡並復活。

本文轉載自天主教在線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週年紀念】淺談朱修德神父的《基督啟示的傳遞》(二)
  • 【週年紀念】淺談朱修德神父的《基督啟示的傳遞》(三)
  • 【週年紀念】淺談朱修德神父的《基督啟示的傳遞》(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