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在我服務的教堂中,每個主日彌撒都有一位很特別的教友,如期而至來參加彌撒。從神父的口中,我才得知她是一位越南的女教友,被人以特殊的方式,帶到了這邊的農村,成為一位老實巴交的農夫的妻子。

十幾年的時間,她也學會了一些本地的方言,但是仍舊不是那麼清晰明瞭。她的長相和穿著,以及她特殊的美容方式,在教堂中特別扎眼。雖然已經四年多沒有見過她,但是仍舊對她的長相和聲音記憶猶新。

在每次彌撒中,她都特別喜歡跟著大家一起詠唱彌撒歌曲。不過,教友們都不怎麼喜歡聽她唱歌,因為她的中國話說的不怎麼清楚,而且唱的聲音很大。教友們都知道她的情況,所以大家也都沒有說甚麼。對於她熱愛唱歌的精神,大家都還是很欣賞的。我開始注意她,也是因為在彌撒中經常聽到她的歌聲,才從神父那裡得知她的情況。每次去教堂參加主日彌撒,她都會帶著像她那樣嬌小的孩子,也是對孩子認識天主的教育。

後來,有一次跟神父去農村送彌撒,正好聚會的地方就是她所生活的那個村落。我也見到了她那位老實巴交的丈夫,也因著她而接觸了教會。在等待教友聚集的空蕩裡,她成了大家關注的中心,因為她一直唱歌跳舞給大家看。從教友們的口中得知,她家裡還有音響和功放,經常在家裡歌舞。

由於跟她用本地話溝通困難,聽說她會說英文,我就索性用英文嘗試著跟她聊了一點。估計她也很久沒有說英文了,所以說的也有點吃力。

她說,家裡那邊就是信天主教的,而且邊說還邊畫全世界天主教徒都在畫的十字聖號。在她家鄉有天主堂,還有神父,而且也有不少教友。她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因為這裡的家庭生活並不富裕。不過,她的丈夫對她挺好的,從來沒有打罵過她。她去教堂參加主日彌撒,丈夫很支持,這讓她很感謝天主。在這裡,她為他生下了兩個孩子。看著她丈夫那憨笑的面孔,她也非常高興。

雖然她跟人語言溝通有障礙,但是她卻很喜歡跟人說話。神父面對她嘰裡呱啦的說話,就一個勁的點頭。雖然聽不懂,也不知道跟她說甚麼,但是讓她感覺有人在聽她,使她感覺很高興。至於她來到這裡的原因,她並沒有說甚麼。來到這裡十幾年,也對這裡慢慢適應了。教友們對她也都很理解,因為她也跟教友們一起回答「阿門」,一起敬拜感謝天主。每次神父要來送彌撒的時候,也會有教友去通知她。

這就是四年前,在教堂服務的時候,所接觸到的越南女教友。感謝天主,讓她跟當地的教會團體有了接觸,而且當地的神父和教友們也對她很照顧,尤其是對她在彌撒中的歌唱,很包容。即使會有不瞭解情況的教友感到不舒服,也會被堂區會長主動解釋。

對於像這樣的教友,遠離了自己的國家和親人,來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們作為她信仰上的兄弟姐妹,理所當然地要特別關愛和照顧她們。信仰,是我們打破一切人為的界限,成為真正一家人的唯一聯繫。

撰文:吉米,中國大陸一位天主教徒。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版權均為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權請來信吿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延伸閱讀 

  • 【專訪】教宗:全然向禰(八)藝術與創意
  • 【人籟】 法蘭西霍克,小城在山谷間迴盪輕揚旋律
  • 【心靈微整型】一個真生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