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0號復活節,我,一個慕道兩年的外教人受洗,迎來了我人生的第二次生命。

慕道時,初來乍到,看著威嚴高聳的古樸建築–教堂,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仰頭看看四周,心裡惶惶地,有點怕,膽戰心驚亦步亦趨地跟著老教友,懵懵懂懂地感受著這個濃郁古樸的氛圍,關注著這個陌生的境地。

鎮靜片刻,模仿老教友,跪伏在地,笨拙地在額前胸前比劃著。其實並不知道那是在幹什麼,後來得知:教會以十字架為神聖的記號–聖號,耶穌為救贖人類,被釘十字架而死,故尊十字架為信仰的標記。

仰視著被釘在上面的人,本能地疼痛霎時彌漫全身,每個骨骼細胞神經都似乎痙攣了。心,在滴血,一滴一滴一滴……他是誰?他選擇那裡作為自己的棲息之地,有何緣由?逐漸逐漸知道:原來,人世間有神,獨一的真神:God!

慢慢地,我時而糊塗時而清醒,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我來這裡為了什麼?來這裡幹什麼?真有一種跌跌撞撞,被奇妙的大手拉過來,然後輕輕地安置在深閨樓閣,待字閨中的感覺。

慢慢地,我的思緒遊移了。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的情感重心漂移了,我心的記憶體,再也融不進世俗的相見歡,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慢慢地,我驚愕于神父修女的人生,卻原來他們的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他們深信,天不老情難絕,生死永相許。我又怎忍不相隨,儘管我對他們的人生懵懂且無知,看著那位貌如天仙的深褐色眼睛的修女,我,無語,淚也婆娑。看著另一位嬌小玲瓏的修女,我想到了自己的兒女,我也是位母親啊,她的媽媽呢?看著睿智灑脫飄逸俊朗的神父,我更是不解,他們怎麼了?我的無知在他們面前那麼的淋漓盡致,那麼的鬱鬱寡歡,那麼的無力回天。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他們的聖神,他們的偉岸,他們的超凡脫俗,豈是我一介凡人能領略的。

風乍起,吹落滿地枯葉,獨倚窗櫺,遠眺,卻原來,他們的心在青天之上,卻奈何,我,井底之蛙,駐足觀望,過盡千帆皆不是,盡是天上人間美如玉。

我,望盡天涯路,看不透,看不透那俊美,看不清那斜暉脈脈水悠悠,無奈腸斷心綠洲,人欲天公試比高,註定,人仰馬也翻。

慢慢地,慢慢地,我,在成聖的道路上,貌似成熟了。竭盡全力合理安排工作,閒暇之余往返穿梭於教堂的每一個角落,遇有瞻禮,罷工,聆聽耶穌話語,感受天籟之音。心,好滿好滿,思緒,時而遨遊於三位一體奧跡的玄妙,時而在想:耶穌,你此時此刻,在做什麼,換你心,為我心,始知相憶深?

語已多,情未了, 此情懷,消不盡,幾時休,敢問誰與寄?

本文轉載自《信德網》

 

延伸閱讀 

  • 【會士剪影】因他被造,驚奇神奧──嘉理陵神父
  • 【美的巡禮】週休趴趴走──新竹市天主聖神堂
  • 【父親節專題】爸爸親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