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開普敦就像一篇華麗的交響樂,那麼法蘭西霍克(Franschhoek)小鎮就像是巴哈的法國組曲,輕揚、優雅、並充滿朝氣的迴盪在山谷間。

大部分的人一提到南非,想到的便是一望無際的草原、獅子和大象,再不然就是充滿原始風的非洲部落和舞蹈,但其實從大航海時代以來,南非就一直深深的被歐洲文明所影響著,尤其是臨海的西南部。也因此,南非的西南部,也就是西開普省(Western Cape Province)這一帶是最早被開發的地區,這裡擁有許多古老的城鎮,其中有幾個城鎮擁有濃厚的歐洲氣息。

為得著自由流亡異鄉

法蘭西霍克,一個座落在南非西開普省狹長山谷中的小城鎮,也是南非最古老的城鎮之一。這個小鎮的歷史起源於十七世紀,由一群自法國流亡而來的胡格諾教徒(Huguenot)落腳在這個地區開始。這些早期的開拓者原本是法國胡格諾派的新教徒,十六世紀時經歷了36年殘酷的戰爭之後,原本以為可以平安的在家鄉生活著,畢竟這場戰爭不僅是一次宗教戰爭,更是一次各派封建貴族以宗教分歧為名,爭奪政權的鬥爭,也為法國帶來很大的破壞和影響。

然而,1685年法王路易十四廢除了代表宗教信仰自由寬容的《南特敕令》(Édit de Nantes),進而發布了《楓丹白露敕令》(Édit de Fontainebleau)重新將胡格諾派視為非法宗教,這個敕令使得大量的胡格諾教徒因為受到法國天主教廷和王室的迫害,被迫逃離至海外,大多數移居到荷蘭、普魯士、英國、北歐和北美,一些人則遠離故土來到了遼闊的非洲大地。

1687至1689年間約有270多名胡格諾新教徒流亡至南非開普敦的好望角,他們被當時統治南非的荷蘭殖民政府安置在名為「奧利芬霍克」(Olifantshoek)的小鎮並贈予土地。「奧利芬霍克」在南非文的意思是「大象的落腳處」,因為原本這裡擁有大片遼闊的草原,成群的大象在此處生活著。不過隨著大批的法國流亡者移居至此,這裡很快就改名成「le Coin Francais」,意指「法國人的角落」,最後才定名為「法蘭西霍克」(hoek為荷蘭文角落之意)。

因著這樣特殊的歷史背景,這個小鎮的風情相當的法國:你可以慵懶的漫步在老橡樹步道間,身邊伴隨著葡萄園或是其他果園,彷彿置身在歐洲的鄉間小徑;也可以登上附近的山脈或是騎著馬倘佯在大自然中。這裡的建築物融合著法國及開普荷蘭式風格的影響,許多百年以上的老建築和酒窖至今仍然堅固盡責的陪伴保護著當地居民。

佳釀、美食與無盡故事

十八世紀的英國作家同時也是藝術家的安.柏納夫人(Lady Ann Barnard),曾經在她的詩中對於這個地區有過這樣的形容:

永不止息,仍在新生階段 – 這塊土地值得我們去贏得它嗎?

是的,這裡擁有氣候、土壤,

就在你的身邊:努力耕耘,這是眾神們給予你的。

Never ending, still beginning – was this country worth the winning?

Yes, here’s climate, soil,

beside thee: Cultivate – the gods provide thee

早期的開拓者很多都是身懷技藝的人士,他們不僅在此地自給自足的展開新生活,更將法國優良的葡萄栽種和釀酒技術帶到了法蘭西霍克。為了紀念他們的故鄉,這裡的許多葡萄酒莊園以開拓者的家鄉為名,一直延續至今。

這個小小的城鎮目前容納了四十多家歷史悠久的酒莊,由於擁有和法國鄉村相似的地理及氣候條件,相當適合種植葡萄,因此這裡成了西開普省五大葡萄種植區之一:富饒綿延的山坡地、春天時山上融化的雪水順流而下,飽滿的陽光普照,鄰近的大西洋和印度洋也為山谷間帶來豐沛的水氣。這裡出產的葡萄酒雖然不算多,但獨特的歷史地理背景給了本地葡萄酒很不一樣的獨特風味。

有了香醇的美酒之餘,最不可或缺的當然就是名聞世界的法國美食了。法蘭西霍克亦被稱為「南非的美食之都」(The Gourmet Capital of South Africa),除了品質極佳的葡萄酒,還擁有更多世界級的餐廳及充滿荷蘭田園情調的旅館和民宿。

大部分法蘭西霍克的酒莊都是歷史悠久,如果你有機會來到這邊,絕對不要只當個品嚐美酒佳餚的過客,一定要停下腳步聽聽酒莊主人敘述祖先和酒窖的精采故事。(未完)

全文請見《人籟雜誌》 

 

延伸閱讀 

  • 【爵式寶典】依納爵靈修與老年生活
  • 【心靈微整型】蚊帳大使:一個7歲小女孩拯救近2萬個非洲孩子
  • 【利瑪竇傳】 聖召再也不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