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齊慎終神父已於2013年7月16日下午11:20在頤福園蒙主恩召。齊神父於1924年2月1日生於河北獻縣的齊家莊,1945年8月14日於獻縣入會,1958年3月11日於菲律賓碧瑤領受司鐸職,1961年2月2日於馬尼拉發末願。

耶穌會中華省 敬啟
2013年7月17日

 

天主派來的老師──懷念齊慎終神父

口述 傅興志神父
執筆 AloysiusBi修士

齊神父出生於河北省獻縣齊家莊,一個很虔誠的天主教家庭裡。父親名為齊雲慶,母親是朱秀蘭。他是三個孩子中的長子,有一個妹妹齊鳳噓,還有一個弟弟叫齊鐘聲。齊家莊距張家莊僅七、八華里左右。張家莊是當時耶穌會的大本營、出版社(像聖經的新經和崇修引都是在那裡出版)、北方的初學院和文學院,還有為所有中國人的哲學院都是設在這裡。

培育歷程

齊神父從小就渴望當神父,因此很小就入了備修院及小修院。當時在小修院大概有一、兩百個小修生,而齊神父在這麼多人當中,在學習和做事上都表現得非常聰穎敏捷,於是長上就決定派他去天津的法漢中學用法文念高中,同時一起派去的還有肖志傑神父。法漢中學畢業以後,齊神父就從天津回到獻縣入初學。

1945年8月14日入會,當時一起入初學的還有:在馬尼拉光啟中學的李神父、傅興志神父。但是沒過多久,共產黨就來了,他們不得已就往北京跑。他們逃出以後的第一個休息站,就是齊神父的家。當時已經是傍晚,他們在家裡美滿地飽食一頓粥(甶於當時食物很缺乏),然後稍作休息,就繼續上路了。一直逃跑到北京德勝門內的德勝院,即Chabanel Hall繼續做他們的初學。Chabanel Hall當時是為外國來的傳教士學語言的一個會院。 


做完初學以後,他們就在北京的德勝院發願了。他們當時的初學導師是崔神父,一位北方的神父,是同他們一起從獻縣逃出來的。發願以後,因為北方戰事緊急,所以他們全部撤到上海開始他的文學年。起初,耶穌會的文學院培育是自己在會院學習《四書》、《五經》等中國文學,後來在張伯達神父的提議下,把文學院逐漸整合在震旦大學的體系中,於是修士們開始在震旦大學念文學。

後來,因為南方的戰事也開始吃緊,所以當時長上決定讓修士們去菲律賓,繼續他們的陶成,他們當時就住在Araneta Farm。這個Araneta Farm,本來是一個養
牛場,是菲籍的耶穌會士araneta神父,其家族個人的財產,當他們嘹解到耶穌會的困難以後,便非常慷慨地讓耶穌會免費地使用和居住。

念完哲學以後,齊神父就被派遣到菲律賓南部的Cagayan de Oro做試教。當時,他是在那裡的一座華人中學──光華中學教國語、天主教要理還有物理。後來他就被派去Baguio念神學,隨之升了神父。接下來的幾十年,他都是在菲律賓的華語學校教國語和中國文學,期間也有去美國的喬治敦大學繼續深造。一直到1991年,齊神父才回到台灣,後來便一直在輔大的耶穌會團體做理家、院長。

品德兼優

齊神父在Cagayan de Oro的試教期間,他經常給菲律賓的華文報投稿,所以他的文學根底是眾所周知的。當時有一位法國的神父(Rolier)從中國大陸撤退後,便到Iloilo開辦華語學校(Santa Maria school)。這位神父也久聞齊神父的大名,因此便請齊神父到他那裡教書。齊神父這一教書,就教了一輩子。

齊神父不僅天資聰穎,而且是個非常大方、慷慨和捨得奉獻的人。在小修院時,因為當時很窮,連穿的鞋都是補丁上打補丁。後來,理家修士從外面買了一些二手鞋回來,送給修士們穿。其中有一雙鞋,齊神父和傅興志神父都能穿。但是,齊神父先穿了幾次以後,覺得傅神父的腳更適合,就把鞋讓了出來。為此,傅神父心裡一直都很感謝齊神父:患難見真情呀!

此外,當他們那時一起在Cagayan de Oro做試教的時候,由於齊神父相當聰明,很快地就把打字機使用得非常熟練,因此其他的人便來請齊神父幫忙打字。有時候來請神父幫忙打字的人超過五、六位,但是齊神父卻從來沒有拒絕過他人,而是樂此不疲地為人服務。

一生縮影

在本年的2月份,大家為齊神父慶生的時候,神父穿得很帥。事後才得知,神父身上超帥的衣服都是從傅神父處借來的。原來當時他被調來頤福園時,就只帶了很簡單的幾件衣服。而且,齊神父現在連最基本的講話能力都沒有了,他一切的才華、聰明都歸還給天主。但是,大家都會發現他常常是笑口常開的。是的,他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連上個廁所都要人伺候),但他有的就是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