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香港信報 徐詠璇

教育從來最鬧哄哄,人人都認定自己有理,更有苦水要吐。家長投訴,僱主投訴,教師投訴。今日學生也投訴說貨不對辦。你說學生水準下降,他說仍未夠多大學生!

但紛雜聲中,只有耶穌會籌建的私立大學,一直令人肅然起敬。

教會在香港辦教育,百多年來,樹立了不少「金漆招牌」,是教育典範。上世紀,神父、修女、牧師、神職人員的無私奉獻,今天原來便真個桃李成蹊,默默播了種。

狄恆神父,是香港碩果僅存的精神領袖。

兩所華仁中學代表的,是善良樸實的正能量。

所以今天耶穌會要辦大學,我碰見的所有人無不豎起拇指。華仁舊生更會個個慷慨熱血,都要傾力支持。

過去十年,傳統名校不少因應時代轉變,改為直資。這也掀起激辯,指製造了貧富差距。我不認為這批評是公道的。但我絕對欣賞華仁堅持不走直資路,硬要「有教無類」,不怕被指成績滑落、不怕被批評學生質素下降。

這叫擇善固執。

香港也鼓勵不同的教育理念。

其實,隨着香港由六七十年代的小城市,蛻變為號稱國際都會,租金媲美倫敦紐約,各教會已陸續退出香港,將資源集中扶助真正的第三世界。都說:全世界都不夠修士了,哪還有人可以派來香港?

但現在的私立大學概念卻是新契機:為香港、大中華區以至全球提供國際文理教育,更充分發揮耶穌會的優勢,結合香港的特殊地位–與遍及四十個國家、二百所耶穌會大學及學院結成全球網絡,這是多麼令人興奮的新氣象!近半清貧學生可獲資助,這又是一貫的華仁精神了。

耶穌會辦大學

區樂民


耶穌會有意在香港申辦私立大學,我期待計劃能成功。

耶穌會有很強的辦學傳統,香港華仁和九龍華仁書院便是由耶穌會打理。翻查資料,原來耶穌會在世界各地,設立了約二百家大學,包括出了多名諾貝爾獎得主的波士頓學院。

我沒有念過耶穌會的大學,但在九龍華仁度過了七年,那是我的求學生涯中,最愉快的歲月。

你或會說:「你的成績好,所以才快樂。」

我可告訴你,在華仁,我曾是全級第一百二十名,也考過全級第一;無論是第一百二十還是第一,我都覺得時光並沒有白過,成長是開心和充實的。

耶穌會一直提倡全人教育。華仁書院的神父從不硬銷宗教,記得中一至中三,我們沒有聖經堂,但每星期有兩節倫理課,老師助我們建立正確的價值觀。

耶穌會是天主教的修會,但校內有基督教徒的團契,並獲得校方支援。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不應是仇敵,耶穌會的神父相信自由和包容。

近年在香港,環保是熱門話題。早在一九七三,魏志立神父(Fr. H. Naylor)已帶領學生在九龍華仁書院成立環保學會,鼓勵人類與地球和諧共存。

書本知識是求學的重要部分,但不是全部。許多華仁畢業生深愛母校,是因為她提供了一個良好的環境,讓大家全面發展。
我領受了耶穌會的教育,我多麼希望有更多香港人,能嘗到這份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