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神操新譯本─剛斯註釋
The Spiritual Exercises of Saint Ignatius: A Translation and Commentary
喬治‧剛斯George E. Ganss, S.J.著
鄭兆沅 譯
台北依納爵靈修中心 校訂
2011年 8 月初版
定價 360 元 / 302頁/  平裝25開

光啟書號 205312

ISBN:978-957-546-707-4

 

本書簡介

《神操》不是有關靈修生活的論文,也不是寫來讓作避靜者閱讀的書。它是一本實用手冊,通常用來引導作避靜者在輔導員的輔導下,進行操練,主要目的是在培養祈禱的經驗;因而,讀《神操》真正的益處是來自實際進行書中所建議的操練。

這本新版的聖依納爵《神操》,附加了〈導言〉、〈註釋〉,是為領神操、作神操和研究神操者所編的一本豐富實用的參考書。

作完神操之後,再研讀依納爵《神操》,對作神操者而言,可大量加深神操中獲得的祈禱經驗及靈修成效。領神操者也會發現,手邊同時擁有《神操》正文及附有重要註釋的書,在帶領上會更方便。

祈願這書的編寫,能使領神操的人與作神操的人,都得到祈禱經驗的深化與益處。

 

 

作者簡介

剛斯神父( George E. Ganss, S.J. 1905-2000 )是美國耶穌會會士,聖路易大學神學院教授,創立並主持附屬於聖路易大學的耶穌會資源研究中心。剛斯神父是廿世紀研究聖依納爵靈修、著作及教育理念方面的專家。

 

<!–strong>譯者簡介
黃女玲, 1969 年出生於雲林縣莿桐鄉。 1995 年畢業於輔仁大學英美文學研究所;畢業後留於輔大從事英文教學工作,翻譯及翻譯理論為其主要教學科目之一;於輔大從事教學十二年後,隨夫婿移民定居奈及利亞。

 

<b–>精采書摘: 

〈神操正文〉

原則與基礎(註17)

   人之受造是為讚美、尊敬、事奉我們的主天主(註18),因而拯救他們的靈魂(註19)。

〈神操註釋〉

註17:清楚陳述人生在世的原則與基礎,指導避靜者進行操練,以及他們做完神操後的日常生活。這是《神操》的出發點,也是靈修生活成長的基石。它扼要地說出天主創造人類的計畫,讓人能明智地運用自由意志,達到靈性的成長,以及永遠的自我實現:人的幸福就是在今世與永福中光榮天主。這樣,就勾描出基督徒信仰的世界觀。無論在《神操》或在以後的日常生活中,其他的一切事物應按這種世界觀來衡量與反省。它為避靜者指出他們在上主的救世計畫中的地位和角色,如同它在歷史中逐漸發展一樣。

1599年《官方指南》認為「原則與基礎」是整個倫理與靈修生活的基礎(12章1 號)。在此清楚地指出了原則。這些原則的意涵貫穿並影響依納爵的整個思想:在《神操》稍後的部分(特別是169-189號選擇的準則)、以及《耶穌會會憲》(參照《會憲》622、616、633號)、《心靈日記》及書信中,這些原則也反覆出現在它們的具體應用中。達瑪色斯(Dalmases)贊同並引用了出色的靈修專家帕瑪(Luis de la Palma)的話:「它之所以稱為『原則』,因為它包括以後所有解釋與演繹的結論;它被稱為『基礎』,因為它是靈修生活整體建築的支座。」

我們可藉由詳盡描述帕瑪對「靈修生活的整個建築」的譬喻而得益。如果我們認為依納爵的《神操》教導,像似哥德式主教座堂,那麼「原則與基礎」就是由支撐《神操》整體思想內容的四根支柱所組成,尤其在選擇身分及辨別神類上。這四根支柱:第一是目標,吸引並啟發操練者找到生命的意義,即得救和在永福中光榮天主,而且樂此不疲;第二是達到目的之方法,正確而明智地使用受造物;第三是重要的先決態度,保持「平心」,就是直到明智選擇的真正理由出現之前,不做任何選擇與決定;第四是選擇的準則,就是在於更能光榮、讚美天主(這意味著自己更大的自我實現與幸福)。所以,在世上和在永福中讚美天主是依納爵的終極目標,因此這拱架的拱頂石也是由這四根支柱支撐著。

在《神操》進行中,這四個原則的意義逐一更形突顯。例如人的目的在23號直言不諱地稱為「救贖」,在135號則為「達到成全」,在169、177、179及181號是「讚美天主並拯救自己的靈魂」,在167、179、180、189及240號是「讚美光榮天主」。對依納爵來說,「救贖」往往也意味著「成全」。

在安東尼奧‧尼可拉斯(Antonio T. de Nicolas)教授所著《想像力的力量:依納爵.羅耀拉》(Powers of Imagining: Ignatius de Loyola)一書中(101-103頁),認為「原則與基礎」中的principio譯為principle(原則)並非正確,而應變為origin(起源),因為「起源與知性及知性的技巧沒有關係」;既然除了他以外其他的英譯版本都用principle(原則)這字,「它們皆有聖人所沒有的知性偏差」,因此是「完全錯誤的」。他提出依納爵對想像力的運用來支持自己的看法,但他並未提出建基在對依納爵思想的結構、調和與一致性上所作的考慮。我認為他的理由不具說服力,而有不同看法。它忽略依納爵自己在整部《神操》中,持續不斷從「原則與基礎」汲取的結論。(舉例來說,尤其是在選擇的主題:169-189號、《會憲》,以及在《心靈日記》中,依納爵所記下在明顯的感性神祕經驗期間,仔細反覆對神貧事項的推敲和斟酌。)那觀點不僅將錯誤歸因於英文譯本,同時也歸因於法文德文的最好譯本,而且與西班牙文譯者,從帕瑪到達瑪色斯對「原則與基礎」所立下的傳統,完全背道而馳。仔細推理是依納爵著作的特色,按他的指示,作神操必須在邏輯推理、想像、感情與抉擇諸方面均衡融為一體。

進一步對原則與基礎的討論,見以下附錄二:對「原則與基礎」的深入研究(284頁)。

註18:依納爵相當確定是指由啟示而知的三位一體的天主。見〈附錄二〉中「理性或信仰」的段落(286頁)。

註19:To save one’s soul:「拯救自己的靈魂」,是拯救與成全,或發展全人得到真福(格前十三12;若壹三21)的永生(若十七3)。從平行的段落,我們知道依納爵所說的得救是不斷在靈修上進步,例如《神操》20號「盡可能地求進步」、135號「修成全德」、《會憲》3號「致力於拯救並成全他人」及813號「實現最後和超性的目標」。見附錄二(278-281頁)。

依納爵經常用拉丁語彙「靈魂」(anima)一字,而不用西班牙文(alma),意思是指「有理性的靈魂」。依納爵常用士林哲學所說的靈魂來指有位格的人,是由肉身與靈魂組合的完整個體。這種對靈魂的了解出現在古典拉丁文、拉丁通俗本聖經(如創二7、瑪十六26、格前十五45),以及在歐洲基督宗教傳統的語言中,從中古時期直至今日仍然經常使用。在基督信仰中,這已經成為文學表達的「提喻法」(the figure of synecdoche),就是基督徒使用部分(靈魂)來表達全人、活生生的人。同時在念「信經」時,基督徒公開表明相信肉身的復活。他們的見解說明了基督信仰的二元論或人類學,跟新柏拉圖主義或那些貶損肉身為邪惡,視「肉身是靈魂的墳墓」不同。對這語彙有正確理解,方能精確無誤地詮釋貫穿靈修歷史的基督徒作家的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