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母親節,也是耶穌基督已復活的第三週主日。一 大早,我去高雄「聖加大利納」天主堂望彌撒,那裡早已布置滿堂的玫瑰花海和燭火一室燦爛,還有大批不斷湧入的信友與青年輔祭團;我依例先跟著聖詠團練習新 式福音歌曲和聆聽司儀宣布注意事項,然後等待五分鐘,主日彌撒就開始了,由輔祭團引領季神父進堂,主持本週的彌撒聖祭……

「聖加大利納」天主堂目前由「天主教道明會‧中華省」來管理,外觀是依循中國傳統式的佛道建築來修建,庭院也豎立一尊大金爐和不少天使塑像陪伴。其堂內大廳, 有兩道前後一大一小的彌撒祭台,兩旁還鏤刻著中國祈福對聯,強調風調雨順、道化齊民的意向,中西文化交融的非常密切。彌撒聖祭開始,依例由本堂主祭神父, 燒三炷清香,獻予天主聖三,告秉彌撒開始,然後插於香爐內,聖詠團開始吟唱本週的讚美曲……

今天俄國季神父的主日證道,除了講述「耶穌基督已復活」,但門徒卻「沒看見」祂就在身旁陪伴、信德需要再找回來之外;神父也舉行「母親節」的慶祝禮儀:向聖母獻上玫瑰花、向普天下的母親致上康乃馨、向本堂所有的媽媽們說聲「媽媽,您辛苦了,我們都很愛您」……

季神父為「母親節」證道說:

「我 的媽咪……平常都為『這個家』很忙碌、總有做不完的家事和忙不完的三餐,而我們都認為『這是她理所當然的事』–尤其是每年的母親節,她還要為這個節日, 大肆準備很多好吃的東西和燭光晚餐,而不能好好地休息;因此,我們不曾對她說聲『感謝』或是『媽咪我很愛你』,總是覺得「那不是媽咪你應該做的事嗎?」

當我20歲那一年,母親節又到了;媽咪終於忍不住了,對我們說:「為什麼,今天,我還不能好好地休息一下呢?難道你們真的覺得『母親節的媽咪應該繼續為你們準備好大餐嗎』?」

當下,我才意識到–原來,我,一直都忘了對自己的媽咪,說一句「感謝」她的話、還有我「很愛媽咪」真實親情……我都忘記了。

因此,我從20歲開始、21歲、22歲,到23歲,我一直記得要對自己的媽咪,說聲「媽咪你辛苦了」、「媽咪我愛你」,我告訴我自己不要再吝嗇、或者害羞對媽咪說這句話了……

不 過,我一直沒有勇氣這樣對媽咪說、一直沒有–我的媽咪,在我23歲的時候,她便過世了,她……

 

※ 季神父突然講不出話來,真的講不出話來,他竟然哽咽了,麥克風無聲。

————————————————————-

這次的經驗,帶給川源很多的意向,川源擇一,予神父您分享。

鍾主教在今年的司鐸日暨聖油彌撒中證道,他說「司鐸在舉行聖祭時,便是代表耶穌基督、天主聖三臨在中間。」

那麼,聖祭中的司鐸,是代表神性?還是人性呢?(如季神父的故事)

又,我們大家參與彌撒聖祭,司鐸又要把我們帶往神性?還是人性的方向去呢?

這是值得我日後(若有機會獲得聖神職召),我得思索的問題之一啊。

川源 敬上

編按:川源目前為國立中正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是一位一心嚮往進入修會的教友(甫於2011年4月23日復活前夕於嘉義民雄天主堂領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