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對認識雷神父的教友而言,他們無緣得見四百年前那個推崇中華文化、語言天分極高、經常到處交友的「泰西儒士」利瑪竇,卻能親眼目睹這位學養深厚、熱愛中文、喜歡和朋友及年輕人聚在一起的「雷公」。

且讓我們透過他們的眼睛,從無數淚水與歡笑中,一起追憶這位迷人的老魔鬼。

 

文/ 陳盈君 


1977年,隨和的雷公  攝影者 / 黃冠球

1977年,隨和的雷公 攝影者 / 黃冠球

和雷公的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是在1988年的法國。當時我和一群朋友暫留巴黎,剛好雷公回家探親,便成為我們最佳的嚮導。他帶我們走遍大街小巷,告訴我們許多建築的歷史,也拜訪了他在巴黎的親朋好友。我們走過塞納河、艾菲爾鐵塔,還爬上聖母院的屋頂⋯⋯他談笑風生的健朗身影,一直留在我的心中。

在雷公的辦公室裡聽他講道理,也是有趣而難忘的經驗。他常在桌上亂七八糟的紙堆中精準地抽出他要的東西,也常講著講著,手上突然多出一把刀,接著往頭上一揮,一撮頭髮便飛了下來。然後抓著頭髮微笑,說他向來都自己理髮。

猶記得我剛從法國南部的泰澤回來時,發現那邊獨漏中文的歌本,便和雷公一起翻譯歌詞。本來我只希望他解釋歌詞的意思,我再按照音節輕重把詞填上去,但這項工作實在是相當艱困。每當我望著歌詞皺眉,雷公就開始展現他的實力。他 通常會一本正經地說:「哎呀!我的中文不好, 這段如果能改成……我比較好唱。」之後我發現那些被他改過的句子,都比我原來的順暢得多。

一切自有天主安排

隨著復活節接近,有天雷公拿了一本小冊子對我說:「你就要進入天主的家中,可以在這書裡選一個你喜歡的聖女名字當聖名;她就是你在天上的主保,會永遠保護你。」我拿著那本小書,謹遵我教母所囑咐的選聖名三大原則:不要太普通、避開和周遭朋友相同的名字、發音要好聽。但我從頭看到尾,找不到能同時符合這些原則的聖名。

雷公看我選了兩天都沒動靜,就叫我過去,在小冊子裡翻了一個名字說:「我希望你們都能選一個自己喜歡的名字,而不是由我來決定。但如果你還想不到的話,我推薦Cecilia,她和你一樣非常喜歡音樂,為音樂而殉道。當我看到你就想起了她。」我想身邊朋友只有一個和這同名,唸起來也很好聽,就這個吧。

後來,我在領洗日當晚整理家中櫃子,發現一張購自義大利地下墓穴之旅的明信片。當時我並非基督徒,完全是用觀光客的心態去朝聖,便買了這張據說是頗具代表性的明信片,也不大在意詳細內容為何。此時我重新端詳,才發現上面是一個躺在地上、頸部被割開的女性雕像,下方寫著「IN MEMORY OF EDITH
CECILIA」。

當下我楞了好久,不確定我的主保到底是雷公推薦,還是自己從義大利帶回來的。當我迫不及待告訴雷公這件事時,他似乎一點都不驚訝,只是笑咪咪地對我說:「你看,很多事天主自有安排。」

 

本文亦見於2010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人籟論辨月刊2010年11月號

 

Written by : 人籟論辨月刊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