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對認識雷神父的教友而言,他們無緣得見四百年前那個推崇中華文化、語言天分極高、經常到處交友的「泰西儒士」利瑪竇,卻能親眼目睹這位學養深厚、熱愛中文、喜歡和朋友及年輕人聚在一起的「雷公」。

且讓我們透過他們的眼睛,從無數淚水與歡笑中,一起追憶這位迷人的老魔鬼。

 

文/ 邱秉正 


雷公

雷公 照片提供 / 天主教震旦之友協會

雷公去世了,我把一些對雷公的印象寫下來,紀念一位走過大時代的長者。就像賴甘霖神父在替雷公祈福的彌撒中所說:「要感謝毛澤東。」是啊,要感謝共產黨將這些優秀的神父趕離中國,讓他們在台灣落腳,我們才有機會跟他們相遇。共產黨稱呼他們是帝國主義者,但我想這個稱謂並不會不敬──他們是為上「帝」和他的天「國」奉獻一生的忠誠僕人,是真正的「帝」「國」主義者。

認識雷公,大概是從2009年參加震旦中心的泰澤彌撒時開始。由於彌撒的靜默太長,所以我睡著了。被朋友搖醒後,就看到雷公在祭台旁瞪著我,頓時睡意全消。後來輪到雷公講話,聲音震耳欲聾,不愧「雷公」這個外號。也因為如此充滿驚嚇的第一印象,使我對他非常敬畏,不太敢靠近。

有次我帶弟弟去參加泰澤彌撒,向雷公介紹他時,旁邊的柯建融神父告訴我,雷公聽不到我們的講話。等到更久後我才知道,雷公其實只是助聽器沒電了。

彌撒體現真實信仰

參加平日彌撒一久,我慢慢體會到雷公彌撒的動人之處。雖然雷公動作不俐落,但他仍每天準時舉行彌撒,自己穿上祭衣、默想和進行聖祭。當他顫巍巍地舉起麵餅和聖爵時,我並不覺得他老態龍鍾,卻能感受到他的信仰、他的堅定和他對天主的熱愛,讓關於信仰的任何疑問和動搖都一掃而空。

在彌撒裡,雷公用他的生命和意志告訴你:信仰是真實的。那不只是一些空泛字彙的排列組合,而是確實存在。你可以在這個老人身上看到信仰的真實展現──他透過這種方式告訴我:我願意花上我的一生侍奉祂,所以我願意從數千里外的故鄉來到此地,站在你的面前,替你舉行彌撒。

我不需要看到兩千年前那個人走在水上或死而復活的奇蹟,因為當時雷公在我面前舉行的聖祭,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感謝天主將雷神父帶到我們的生命中,雖然他必定到了天父的國,但我的眼眶卻不禁濕潤了起來。

 

 

本文亦見於2010年11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人籟論辨月刊2010年11月號

 

Written by : 人籟論辨月刊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