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天主教輔仁大學學術研究院華裔學志漢學研究中心

 

 

 

 「西方早期(1552-1814年間)漢語學習和研究
 
2010年11月26、27日(週五、週六)
 
輔仁大學聖言樓百鍊展演中心
 

 

 

本會議緣起與理念

華裔學志漢學研究中心(Monumenta Serica Sinological Research Center)建立於2002年8月1日,並且自2008年8月1日隸屬於輔仁大學天主教學術研究院(Fu Jen Academia Catholica)。本中心同時也為德國聖言會華裔學志研究院(the Institute Monumenta Serica in Sankt Augustin, Germany)的台北分部辦公處 (Taipei Office)。德國華裔學志研究院原來於1935年設立在北京輔仁大學,主要成立宗旨為建立中國與西方之間的學術交流橋樑。

華裔學志漢學研究中心定期舉辦研討會,目的是將西方漢學研究以及發展國際文化的合作成果介紹給臺灣學術界及其相關的大學機構。將於2010年舉辦的研討會為第六屆。前五屆為:一、「有關中國學術性的對話:以《華裔學志》為例」(2003年9月26-27日;請參考:魏思齊編輯,《輔仁大學第一屆漢學國際研討會-「有關中國學術性的對話:以《華裔學志》為例」》,台北縣新莊市:輔仁大學出版社,2004年);二、「其言曲而中:漢學作為對西方的新詮釋-法國的貢獻」(2004年11月5-6日;請參考:林志明、魏思齊編輯,《輔仁大學第二屆漢學國際研討會-「其言曲而中:漢學作為對西方的新詮釋-法國的貢獻」論文集》,台北縣新莊市:輔仁大學出版社,2005年);三、「位格和個人概念在中國與西方:Rolf Trauzettel教授周圍的波恩漢學學派」(2005年11月25-26日;請參考:魏思齊編輯,《輔仁大學第三屆漢學國際研討會-「位格和個人概念在中國與西方:Rolf Trauzettel教授周圍的波恩漢學學派」論文集》,台北縣新莊市:輔仁大學出版社,2006年);四、「中國宗教研究:現況與展望」(2006年11月24-25日;請參考:魏思齊編輯,《輔仁大學第三屆漢學國際研討會-「中國宗教研究:現況與展望」論文集》,台北縣新莊市:輔仁大學出版社,2007年);五、「義大利與中國相遇:義大利漢學的貢獻」(2007年11月23、24日;相關論文集在準備出版中)。

此次輔仁大學第六屆研討會「西方早期(1552-1814年間)漢語學習和研究」,聚焦於介紹歐洲早期,尤其是傳教士在漢語習得與研究的成果。而為了達到此研討會的目的,本中心擬邀請歐洲、中國大陸與其他地方的學者,期待透過這些知名學者的相關成果報告,為臺灣漢學與語言學者及其相關的學生以及其他領域研究者,提供西方早期漢學之特殊發展面向。

對本中心來說,採用1552-1814年間的斷代有一些特別的象徵意義。1552年12月3日,耶穌會會士沙勿略(Francis Xavier),因瘧疾病逝於距離中國廣東海岸很近的上川島,年僅46歲;1814年8月7日耶穌會重新復會(自1793至1814年間,耶穌會被羅馬教廷廢會);同年12月,巴黎大學法蘭西學院創立了漢滿語言與文學教席(Chaire de langue et litérature chinoises et tartare-mandchoue, Collège de France),由雷慕沙(Jean Pierre Abel-Rémusat, 1788-1832)擔任首席教授。於此時期,西方漢學研究可說是在歐洲大學中獲得了地位。另一個很重要的理由:1814年Joshua Marshman(1768-1837)出版其 Elements of Chinese Grammar: Clavis Sinica (中文語法基礎:漢語鑰匙)及1815年 Robert Morrison(馬禮遜,1782-1834)出版他的A grammar of the Chinese language(1812年開始編「中文文法/通用漢言之法」,又名「中文法程」。)於印度孟加拉Serampore(the Mission-press)。此可以作西方漢語研究的早期與近代之分水嶺。

16世紀初,葡萄牙佔領馬來半島後,抵達了中國大陸。巴斯克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聖Francis Xavier(方濟各.沙勿略,1506-1552)於1552年到達廣東沿海。1557年,葡萄牙傳教士進入中國澳門的土地,陸續來到中國。接著,義大利耶穌會傳教士Michele Ruggieri(羅明堅,1543-1607)於1579年7月20日左右抵達澳門,他遵循Alexandro Valignani (范禮安,1538-1606)的看法,認為進入中國的耶穌會神父「應該學習中國話和中文」的要求,開始學習漢語、瞭解中國的風俗習慣,也建設聖瑪爾定經院(St. Martin House/la casa di San Martino),作為西方傳教士們的第一所漢語學校。耶穌會及之後其他天主教修會(如道明會、方濟會、奧斯定會、巴黎外方傳教會或遣使會)的會士們都學說漢語,甚至不少也會寫漢字。

歐洲人真正開始學習漢語,是16世紀末的事,尤其是傳教士們一到中國,為了更順利宣傳福音,就開始努力學習中文。其實,在傳教工作中,不只是碰到住在中國的中國人!在此研討會中,我們絕對不能忘記討論西班牙傳教士在菲律賓的貢獻,主要是因為大家比較不熟悉此種傳教士漢語語言學上的成果。不過在當代相關的研究方面,由於大部分的資料幾乎已遺失了,因此若要確認當時研究的時間表,可能不是那麼容易之事(還需要進一步在古老的圖書館中尋找)。

對歐洲本身而言,它對中國的所有資訊多來自傳教士們或者是航海者及做生意的探險者的報告。至於中國與西方國家之間的外交關係是比較晚期的事。對當代歐洲人來說,中國是一個前所未聞的偉大文化;它也是一個與西方文化沒有任何關係而獨立發展出來的文化,甚至在《聖經》中也沒有任何關於它的紀錄。歐洲人那時卻只能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之下,用想像力與思辨能力回答這些問題。其中有一個概念相當特別,即lingua universalis(普世語言、人類原始普遍語言),隨著15-16世紀的歐洲人在地理與新語言上所發現的新知識,很多歐洲學者試圖尋找人類原始的普遍語言。而對以基督宗教為主的歐洲而言,此種語言即是人類興建巴別塔之前的唯一共同語言,也是天主原來賜給我們人類的語言。當時歐洲有如下學者討論普世語言與中文的問題:Francis Bacon(弗朗西斯·培根,1561-1626), Athanasius Kircher(阿塔纳斯·珂雪,1602-1680), John Webb (約翰約翰·衛柏1611-1672), Andreas Müller (安德·繆勒,1630-1694), Christian Mentzel (克里斯帝安·捫資樂,1622-1701)及 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戈特弗里德·威廉·萊布尼茨,1646-1716)。

在此次的研討會中,本中心特地與輔仁大學語言研究所合作。研討會使用的語言為中文與英文。

天主教輔仁大學華裔學志漢學研究中心


 

題目/Topics

1)菲律賓或中國大陸:第一批歐洲人於何處開始學習與研究漢語?是否需要典範轉移?
Philippines or Mainland China: Where did first Europeans Begin to Learn and Study Chinese Languages? Is there a Need for Paradigm Change?
(Henning Klöter)

2)調適與轉化–晚明入華耶穌會士對漢語的學習與研究
Adaptation and Transformation: Jesuits’ Acquisition and Research of
Chinese in China in Late Ming
王松木Wang Song-mu)

3)耶穌會(1557-1795年間)在中國及其漢語學習與研究的策略與成果
The Jesuits in China (1557-1795) and Their Strategies and Results in the Acquisition and Study of Chinese
(Federico Masini 馬西尼)

4)東西相遇:17世紀明清朝羅馬化的閩南文本之比較
East-West Encounter: Comparing Seventeenth Century Romanized Ming and Qing Southern Min Texts
(連金發Lien Chinfa)

5)16-18世紀歐洲接受中國知識的精神背景
Intellectual Background of the Reception of the Knowledge of China in the 16th-18th Europe
(David Honey)

6)Jacob Golius (1596-1667)與Vocabularium Hispanico-Sinense
(西中辭典)以及漢語研究在荷蘭
Jacob Golius (1596-1667) and the Vocabularium Hispanico-Sinense (Bodleian
Library, MS Marsh 696) and the Study of Chinese in the Netherlands
(Otto Zwartjes)

7)傳教士漢語學習與研究的著作與資料與16-18世紀歐洲藏書管理情況
The Situation of Works and Materials on the Acquisition and Study of Chinese by Missionaries in Libraries and Book Collections in the 16th -18th Century Europe
(Emanuele Raini)

8)萊布尼茨與漢字
Leibniz and Chinese Characters
(Rita Widmaier)

9)馬若瑟、雷慕沙與《中國叢報》:耶穌會漢語研究與近代學院漢學的建立
Joseph de Prémare, Jean Pierre Abel-Rémusat and Chinese Repository: The Jesuits’ Research on Chinese and the Foundation of Academic Sinology
潘鳳娟 Pan Feng-Chuan

10)中國大陸對「西方早期(1512-1814)漢語學習與研究」的關注
Mainland-China’s Interests in Early Western (1552-1814) Acquisition and Study of Chinese
(柳若梅Liu Ruomei)

11)澳門聖瑪爾定經院作為西方傳教士們的第一所漢語學校
Shengma’erding Jingyuan (St Martin House/ la casa di San Martino) in Macao as the First School of Western Missionaries for Teaching Chinese
(Chiara Piccinini)

12)漢語的單音節性
–西方早期漢語認知史上的命題之一
Monosyllability of Chinese as One of the Theses of the Early Stage of Western Knowledge of Chinese
(姚小平 Yao Xiaoping: yxp@fltr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