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by 范寶文  


《人籟》以家庭互愛為基礎的宗教對話

人們常覺得宗教間對話的層級僅限於較高層次,例如宗教領袖有時公開會面,在群眾或鏡頭前交流。但在社區內,教會可能和清真寺或廟宇共襄盛舉,成為慶典的一部分。以一般層次而言,也不難見到不同宗教的鄰居討論彼此信仰內容。

家庭內的對話在值得關注的宗教交流範疇中則另屬一類。家庭單位的結構可能相當多樣:有的是數代同住一個屋簷下,有些家庭關係則延伸至國外,甚至跨國籍的情形也不少見。在各式各樣的家庭型態內,我想強調一些重要概念。

 

複數信仰衝擊單數家庭

無論出於抉擇或機緣湊巧,許多最親密的羈絆都存在於家庭成員間–他們是我們天天相見的人,共同經歷日常生活的煩擾與歡喜。對多數人來說,家人的支持、瞭解與照顧,是幸福人生不可或缺的基礎,而共同的宗教信仰可以為這種穩定關係扎下根基。家庭成員如果有共同信仰,談論宗教幾乎可說是理所當然。不過當家人擁有不同信仰或信仰程度有異,宗教對話就成為一門課題,在家庭的緊密關係中尤其敏感。

近數十年來,宗教的變化越來越普遍,在亞洲和世界各地都是如此。「新宗教運動」(New Religious Movements,簡稱NRM)方興未艾,或賦予傳統信仰新的詮釋,或創立全新的教派。在這類較有組織的運動外,還有諸多新時代信仰、自我修行和靈修的流派,經由書籍和小組聚會詳加闡釋它們所主張的概念,而非透過傳統的宗教會所。

不僅宗教本身不斷更新,世界各地的人在面對由來已久的家庭傳統時,也得調整其宗教宣示或修正他們的信仰。《世界人權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第十八條即記載著:「人人有思想、良心與宗教自由的權利;此項權利包括改變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祕密地以教義、實踐、禮拜和戒律表示其宗教或信仰的自由。」

 

改信者造成家庭裂罅

但如此崇高的理念不一定能套用於日常現實,畢竟改變信仰會造成家庭裂罅。無論父母或子女,家中若有人改信別的宗教,其他成員就可能遭受創傷。以往一直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信念一旦變更,許多事情都會產生問題。當家庭成員因此而背離家庭時,不但會排除掉相互對話的機會,也將失去家庭認同裡的一個重要成分。這是發生很多案例的真實情況,特別是當改信者執意選擇與家庭保持距離時。

改變信仰的原因很多。關於新宗教運動成員往往與家庭不睦有關的推測已被揚棄;事實上,改信者出身幸福家庭和問題家庭的可能性幾乎一樣多。

一個人接受了新信仰,對他的家庭不一定是種打擊。假如改信者對新的宗教更滿意,家庭成員也會樂見親人找到更適合他的信仰,不過這並不容易。這番理解必須透過討論,並同時展現出家人間的互愛。

 

以相互體諒做為對話基礎

家庭內的宗教對話,並不只限於家庭成員擁有兩種以上信仰的狀況。即使擁有相同信仰,但如果對既定教義和典籍擁護程度不同,也會產生緊張局面。要穩定家庭關係,對財務和生殖健康(Reproductive Health)(註1)有所共識是相當重要的。若有人在解讀上述家庭信念時的方式,觸怒或疏遠了其他成員,將會使家庭陷入不安。為維持家庭齊心,對話勢在必行。無論是依循教義或單純傳統上的認定,若把某觀點視為絕對,則很難找到折衷之道。然而,要是家庭未來長遠的幸福陷入危機,那麼絕對觀點便該稍稍讓步,至少先站在相互理解的立足點上。

宗教可以是凝聚家庭的強大力量。不過,若因某一成員的虔誠程度有別,或想脫離原有信仰,甚至是改信,因而動搖了家庭信仰,則會產生嚴重的分裂危機。想繼續共同生活或希望獲得和解,必須藉由對話促進家人間的團結。對於要挑戰、甚或要改變存在既久之信仰的人來說,這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為了維護家庭往後的幸福,對話溝通萬不可少。(註2)

 

【註釋】

1. 生殖健康係指人得以擁有滿足與安全的性生活,同時擁有生殖能力,以及決定生殖與否、生殖時間與生殖頻率的自由。一對伴侶若要生兒育女,則他們對避孕、結紮、人工流產、試管受精、家庭計畫等問題的處理方式,都可以列入生殖健康的評量內容。

2. 本文譯自e人籟(www.erenlai.com)原文題為(Cup of tea, TV and Religious Dialogue

 

照片提供/Paul Farrelly 翻譯/林天寶

本文亦見於2010年9月號《人籟論辨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