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輔仁大學神學院生命倫理研究中心

研究員/符文玲 

內政部長江宜樺於三月十五日記者會上表示,內政部預計以百萬獻金,徵求生育口號,隨即於三月二十九日提出具體活動辦法。由於台灣的低生育率將嚴重影響未來的政經產業發展,過多的高齡人口也將加重青壯年人養育負擔,政府重視人口問題,以砸重金方式做為提高生育率的方法之一,其用心值得鼓勵,而政府的政策也需要民眾踴躍配合才能達成,因此,拼生育足以成為一項全民運動。


如何解決台灣人口問題?

人口問題背後的成因確實很複雜。許多人擔心生孩子後沒錢養、沒人照顧、擔心生活品質變差、生涯受阻等,因此不願生孩子,為此有人提議以經費補助生育、有孩子的家庭及幼兒托育,也敦促政府制定育嬰假,讓夫妻有機會於生兒育女之際,還能夠保住工作。政府這些鼓勵生育的措施展現了解決人口問題的態度,或許經費多寡或實施成效有待監督與討論,卻也是表現出面對問題的意願。

然而要解決生育率過低的問題,千萬不能忽略一個提高生育的治本方法–降低墮胎率才能提高生育率。醫界及台北衛生局均曾估計,國內一年墮胎數高達四十至五十萬人次之多,而據衛生署所公布的2008年新生兒出生人數尚不足二十萬人(198,733)。若以每年五十萬被拿掉的胎兒和二十萬出生的嬰兒數相比較,這死生比例實在過於駭人。若這五十萬的胎兒都被生下來,目前的台灣人口不會出現這麼嚴重的問題;況且多少有天份的人早在還沒出世前,就已被斷送生命。

聖經中,天主十誡的第五誡明確表達不可殺無辜和正義的人;《天主教教理》2271號進一步發揮「自第一世紀,教會就對人工引發的墮胎,認定其為道德的邪惡。這教導沒有改變過,也是不可改變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1995年頒布的《生命的福音》通諭中,再次重申生命從成孕那一刻即開始,無論多麼嚴重和悲慘的理由,都絕不可能使故意殺死一個無辜人類的行為成為正當的行為。(58號)若望保祿二世也曾先知性地預言,我們所處的是死亡文化的時代,亟需基督徒擔負責任,以尊重生命的態度發揚生命的文化,吹散死亡的陰影。

台灣的墮胎觀念過於隨性草率,意外懷孕、生活清苦、家庭暴力、影響生活品質、不是完美寶寶等都成了不讓孩子生下來的理由,然而這些社會問題是出在社會大眾的生命價值觀上,需要改變的是自己,是社會結構,是政府單位,而不是以拿掉胎兒做為解決方法,尤其優先保健法賦予墮胎合法的權利,更使人民在「於法有據」的情形下,因避孕失敗、婚前婚外懷孕或經濟不方便等原因,以墮胎解決問題。

「大人世界」不先解決自己的問題,只是一味地不讓孩子出生,同樣的問題依舊會存在,只怕更是惡性循環。台灣人是否想過這並不合理,對無辜的胎兒更不公平。若是台灣社會及政府真的那麼不理性,胎兒只好一再成為受害者,台灣還是得繼續面對不斷惡化的人口危機。

(本文已刊登於2010年4月25日《天主教周報》19版〈靈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