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by 范雲

《人籟》論辨月刊 2010年1月號 

日前中央大學洪蘭教授撰文,嚴厲批評當前台灣大學醫學生上課態度欠佳,引起輿論廣大迴響。而我們是否能從這一事件,看到醫學人文改革的真正轉機?

針對洪蘭教授撰文批評台大醫學院學生於必修課「醫療與社會」課堂中態度不佳一事引發的後續討論,該堂任課老師後來主動投書媒體還原上課現場。說明這門一直被認為是「可能不重要」的「通識」課,其實是醫學院人文改革的一環。而在這裡,筆者想討論的則是這個危機過程中,醫學院領導階層所透顯出來的態度。

領導階層的性別盲點

醫學院第一時間點的反應是,將評鑑委員的批評文章發給每位同學要求大家反省。然後,院長對媒體表達,這是校外年輕女老師的通識課(作者補充說明:後來,院長澄清他當初說的是「院外」,不是「校外」。實際上老師為台大社會系與醫學系合聘,課程也是被納入專業課程的必修課)。院長未明說的訊息似乎是,如果是「醫學院資深男老師的專業課」,學生就不會有這種行為。最後,除了深表反省外,醫學院院長的改善方案是,「未來將以更嚴格的規範來導正學生的學習態度」。

先談性別議題。醫學院院長在未詢問當事人並瞭解教室現場狀況下,就認為事件起因於女老師有可能鎮不住學生。此種看法恰巧反映出醫學教育中長期以來的性別盲點。這樣的性別刻板印象,相當不尊重女性教師的專業地位。在許多研究中,都顯示這種男性領導,經常缺乏性別敏感度。加以台灣醫學院就學人數男女長期失調,導致醫學領域長期以來一直被資深男性以威權的方式領導,因此特別需要能夠反思自己的性別框架。

人文教育不可輕忽

其次,醫學院院長除了錯把必修的專業課程「醫療與社會」當作非專業課程的「通識」課,也反映醫學院領導階層,視學生對通識課程的輕視為當然。諷刺的是,醫學院正在進行的醫學人文課程改革的努力,就是要將社會人文教育整合為醫學專業的一部分。

筆者去年曾教過醫學系大一學生「社會學導論」,深知這群新世代學生仍然有著對知識的熱情,以及對醫學人文精神的渴望。然而老師在課堂中一點一滴的努力,很容易就被領導階層的一句話抵銷。如果台大醫學院方面,在第一時間點不是以「校外年輕女老師教通識」作為解釋;如果醫學院領導階層,除了要求學生反省,還能深入瞭解課堂狀況,讓作為教育主體的老師與學生一起討論與思考改革之道,那我們醫學教育的改革,應該更有希望。

醫學院及傳統教育中,由上而下要求規範的威權品格教育,已經一再證明是失敗。再多的點名、道德要求及上課身體規訓,都只能讓大學生作表面功夫。沒有發自內心對人的尊重,對知識(而非分數)的真誠熱情,就不會有自發自律的學生,也無法涵化出具性別敏感度、倫理觀、尊重病人的好醫生。而這正是我們的醫學教育急切需要人文與性別觀點的原因。(註:本文改編自《中國時報》2009/11/12「言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