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亞社.倫敦訊】國際慈善組織「發展」策劃主任布里.奧基夫(Brie O’Keefe,圖)說,氣候變化對亞洲影響嚴重。她籲請富裕國家立即採取行動,減少全球的碳排放及儘快幫助貧窮國家適應氣候變化。「發展」總部位於倫敦,具天主教會背景。

以下是她撰寫的文章

————–

成千上萬的世界領袖、行動主義者、公務員、青年、婦女及宗教領袖突然來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參與被英國經濟學家斯特恩(Stern)爵士形容為「自二次世界大戰後最重要的會議」。

雖然各國政府爭相採取科學家所提議的措施,控制全球溫度上升,但普羅大眾已無奈接受氣候轉變的事實,亞洲部分地區的居民更是甚有同感。

剛於十一月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的氣候轉變講座上,孟加拉「飲用水供應及衛生民間組織論壇」的若瑟.哈德勒(Joseph Hadler)分享自己國家的情況。

他說:「我是以氣候轉變受害人身分發言,我國現時正面對很多氣候轉變引起的問題。目前我們一年四季都要面對颶風的威脅。」

雖然媒體和社會各界仍在爭論氣候轉變背後的科學理由,但事實已說明一切。孟加拉在過去三年已經歷兩次嚴重颶風。哈德勒解釋,兩次颶風摧毀該國的基礎建設及多個沿岸地區居民的生計。

海水侵襲亦是常見問題。當海水移向內陸,這往往可以阻礙農作物生產。

「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估計,當更多碳排進大氣時,地球就會發生更多嚴重的極端天氣如颶風。該委員會的職責是評估全球暖化帶來的危機。

但哈德勒及其他到哥本哈根出席會議的眾多民間團體想得到的,並非純粹預測情況有多壞,而是要實際行動:「我在這裡就是讓世界知道我和我的國家都是受害者,希望世界關注到我們正面對的問題及成因。世界領袖必須對這一切仔細想想,並為孟加拉等受害國家做點事情。」

亞洲受氣候轉變的影響嚴重。在很多「發展」設有分會的國家如東帝汶,八成青年失業,四成人口日薪少於一美元,資源匱乏,無法推行項目,保護人們對抗科學家所預測的未來環境問題。

事實上,社群如何適應氣候變化的影響,突顯了迄今所有國際氣候討論的主要問題癥結──歷史責任。

諷刺的是,那些該為氣候轉變負大部分責任的國家所受到的負面影響卻最少,到頭來窮國則要面對氣候轉變所造成的惡果。

然而,很多已發展國家抗拒額外撥款協助窮國對抗氣候轉變,寧願透過國際援助對抗貧窮問題,同時協助發展中國家控制碳排放。

教會領袖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地球的持續發展。聯合國九月在紐約舉行氣候轉變峰會,期間教宗本篤十六世透過視像講話提醒人們有責任照顧地球。

教宗說:「大自然是天主賜給每個人的,因此我們使用自然資源時須顧及對人類整體的個人責任,尤其是要為窮人及下一代著想。我們必須講求透明度,承認耗盡共有資源所付出的經濟及社會代價,並且這些代價必須由使用者承擔,而不是推給他人或下一代。保護環境、資源及氣候,有賴全球領袖共同努力、尊重法律,並促進與世界上最弱小地區團結一致。」

雖然類似呼籲眾多,但仍有許多政治障礙,阻止加快處理氣候轉變。

有行動主義者表示,哥本哈根會議是爭取達成共識的最佳時機,但不是最後機會。氣候轉變短時間內不會消失,但現在做的決定會主宰我們未來能否把問題處理恰當。

哈德勒在巴塞羅那談及孟國一些村落被徹底消滅,要遷往內陸逃避海水侵襲。

他說:「我想提醒各國領袖,我們再也不能在村裡挖墳墓,因為村落淹沒在鹽水裡,所以我們把屍體移到別處安葬。這是我們的未來嗎?」

除非富國立即行動遏止全球碳排放及緊急協助窮國處理問題,否則像哈德勒家鄉所面對的問題將愈見普遍,因此哥本哈根會議祇許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