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德報(總第383期)
文/梅乘駿

 

今年6月1日信德報載文說:偉大的傳教士利瑪窦逝世400周年系列紀念活動正式開始。教宗本笃十六世在文告中特别指出:"耶稣會士是歐洲文明與華夏文明出色交流的典範。"

 

據此,我認爲讓大家都來深入探讨"耶稣會士與文化交流"爲主的内容,也是一種很好的紀念活動。我國著名曆史學家方豪神父認爲法國耶稣會士費賴之神父編著的《明清間在華耶稣會士列傳》是一部"不朽巨著",本書詳細記述了自1552年至1773年期間,以利瑪窦爲首的460餘位耶稣會士在中國展開的"西學東漸"和"東學西傳"活動,正是教宗在文告中指出的"中西文化的出色交流"。

 

主内楠苑兄弟在仔細閱讀了先兄梅乘骐司铎翻譯的《列傳》後,深有體會地說:曆史證明:凡是被埋沒已久,幾乎被人遺忘的曆史業績,到了一定時機,各種因素交會,加上有志者的努力,終能再現它的光彩。耶稣會是獨特的一支勁旅,《列傳》是講首批來華傳教的耶稣會士的故事。一名耶稣會士除了具有堅定純正的信仰而外,必須在學曆、學問、包括科學、藝術、外語等知識方面有相當的造詣,并能在艱苦條件下獨當一面。如此嚴格的條件,反而吸引了大批有才之子,有志之士。《列傳》中的460餘位耶稣會士,就是這樣的一批優秀人才。他們中不少是歐洲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還有一部分是在入會後邊工作邊深造。于是有了這樣的奇事,手拿十字架和聖經的傳教士隊伍中,除了有神學家、聖經學家、哲學家以外,還有天文學家、地理學家、數學家、外科醫生、建築設計師、古生物學家 、考古學家、曆史學家、氣象學家、測繪學家、地質學家、動物學家、昆蟲學家、植物學家等。總之,在歐洲科學啓蒙年代和初期發展階段,已有的各類學科,應有盡有。在文化方面,還有教育家、油畫家、雕塑家、演奏家、聲學家等。無怪乎他們所到之處,建了教堂,必建醫院,建了修院,必建學校。發展到19世紀、20世紀,藏書樓、印書館、研究所、天文台、氣象台都相繼建立。在大城市北京、天津、上海建立了大學,而中小學則更加普及。凡教會所辦的學校,校規嚴,教師嚴,校舍及教學設施規範,教學質量,皆名列前茅。

 

楠苑兄弟在來信中還問及:你們兄弟二位前輩,翻譯這部長達1108頁的大部頭法文原著,動機是什麽?

 

這部《列傳》中文體的主要譯者是先兄梅乘骐司铎耶稣會士,他曾告訴我這樣一件事:

 

1972年10月,中意兩國建交後,當時的意大利總理要來中國訪問,并提出要去杭州探望于1643年來華傳教的意大利耶稣會士衛匡國的墳墓,因爲他是名聞歐洲的"中國地理學之父"。他曾在杭州傳教,死後亦葬在杭州。但是中國政府部門和學術界對這位傳教士在華情況一無所知,也不知道他的墳墓在杭州何處。

 

于是杭州浙江大學一位教師奉命前去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以及南京金陵神學院等單位查詢有關衛匡國的曆史資料,但毫無所獲。這位教師最後來到上海徐家彙天主堂,表明來意後,由丁宗傑神父與先兄共同接待。

 

雖然耶稣會會院的圖書室已在"文革"初期被破壞,但先兄手頭還珍藏着那部《列傳》的法文版原著,從中找到了衛匡國神父的傳記,編号爲N0.90,這篇傳記由先兄譯成中文後,交給那位教師帶回複命,并指出衛匡國的墳墓在杭州城外南方井,又稱大方井。那位教師把傳記譯文在學術刊物上發表後,引起了政府部門和學術界廣泛注意。這件事既解決了政府部門遇到的難題,也充分證明了這部《列傳》在史學上的重要價值,同時也堅定了先兄翻譯《列傳》的決心。先兄身爲首位國籍耶稣會院長,"九八"事件後,深感後繼無人,他有責任負起這項艱巨的任務。

 

于是先兄從1973年起,利用參加勞動後的業餘時間,投入了翻譯、校對、謄清工作,終于在1982年完成了全書譯稿。1997年8月1日,一本長達1237頁的《明清間在華耶稣會士列傳》中文本終于由上海光啓社出版。在扉頁上有一段悼念文字:

 

我們以沉痛的心情得知本書的主要譯者耶稣會士梅乘骐神父,已于1997年7月16日因病逝世,享年91歲。本書的翻譯工作凝聚着他對慈母聖教會的一片赤誠之心,也傾注他對耶稣會前輩的仰慕之情。今天在把《列傳》中文本正式發行之時,我們特别懷念這位可敬的年邁的耶稣會神父,祝他息止安所,長眠主懷,因爲他的一生是一個偉大的傳教士的一生,他可以無愧地借用聖保祿的話說:"至于我,我已經奉獻出自己的生命作爲奠祭,我離開人世的時候已到。這場好仗,我已打完,這場賽跑,我已跑到終點,我堅守了信仰。現在等待着我的是正義的華冠。"

 

我之所以要在利瑪窦逝世400周年的紀念活動中特别介紹《列傳》的内容,因爲其中數百篇傳記,可以說都印證了當今教宗指出的:"耶稣會士是歐洲文明與華夏文明出色的交流典範。"而其中代表人物就是利瑪窦,他在《列傳》中的編號是"N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