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澤龍神父

念哲學時,老師的叮嚀記憶猶新:我可以傳遞你們柏拉圖、多瑪斯等哲人們的思想,但愛智的開端──一份驚嘆之情卻無法教導。它或是天性、或是恩寵,或更好說是來自不斷的皈依。

當年依納爵在茫萊撒十個月的光景,努力修行,刻己苦身,但困在心窄病中,無法自拔。直至在卡陶內河畔獲聖三的光照,才恍然大悟,從執著進入默觀,從自我中心走向服侍人靈。執著意謂已有個人的計劃、奮力前行;但彈性不大,遇上阻力便帶來不少內外的消耗,遑論一份讚嘆及意趣,因而較長久處於繃緊及不安的狀態中。默觀卻是首先慢下來,在放鬆中去碰觸及命名一己的感覺及想法,跟著放心地暫時放下自己去留意主及聆聽人。

默觀大概是祈禱及人靈互動中的常數,以開放自己進入對方的領域:例如仰望聖三,祂是如何俯視地面上各色各樣的人靈?瞻仰耶穌,祂讓那罪婦在眾目睽睽下以香液傅抹自己,是怎樣一份感覺及心情……那婦女、那猶太人西滿的滋味又是如何?或是面前一位姊妹在述說她的故事中語調似乎加快,眼神不定,身體不時轉換姿勢,在透露著甚麼信息呢?主也在,主怎樣看她呢?主想跟她表達甚麼呢?其中是留意、是專注、是聆聽、是提問、是分辨、是體會,支撐及貫通的卻是一份愛。

難怪依納爵出神於聖三的奧跡,體會了上主願意自我通傳給每一個人之後,便脫胎換骨地愛上默觀耶穌人性的經驗,也同時渴望幫助人靈,尤其致力於與別人進行靈修交談,因為在默觀中自己與別人及與主都不斷在愛內互動。梅瑟默觀燃燒的荊棘,喚起八十歲老人的赤子之心,太陽之下可以有新的事物,其中聽到壓抑了多年屬於主的聲音,即對受苦同胞的關愛。依尼高在同伴間默觀到沙勿略與別人不同,需要更多時間的準備才能做神操,因此願意等待。耶穌會沒有設下特定的使徒工作,因為依納爵相信會士們無論從教小孩子道理,或為流蕩街頭的婦女及殘障兒童設立收容所,或從事高等教育,或到遠方傳教,都可以默觀到甚麼是此時此刻人靈更大的需要,也就是給天主更大的光榮。

默觀的障礙常是自身,而惡神以之利用,或蠱惑,或強化。在默觀中當向外流溢之愛的能量突然倒流,為自己要做的事而分心,或對方的故事勾起自己的創傷,或他者的眼神及意見表示一種對自己的威脅及不尊重,或對方的困難太大了,自己不知如何是好時,本來接納從容的心態便換之以焦慮、緊張、擔憂、甚至憤怒,於是以教訓、反駁、辯論、或轉移話題來掩飾,現實的面貌便模糊起來, 真相就無法開顯了。

大概這時一切學識及教導都不管用,明白真正的導師只有一個,就是復活了並帶來平安的耶穌基督,不安及關閉了的心門需要再一次皈依轉向祂,留意主對自己的默觀,回復那愛的流動,我才能繼續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