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楓槐

來到台灣將近一年,尚在學習中文的劉建仁修士,在1958年9月28日晚餐後,竟無法站立,接連幾天的發燒,後來確定罹患小兒麻痺症。自此改變了他的生命歷程。

小兒麻痺症奪走劉修士走路的能力,肩膀、臀部、腿部肌肉喪失正常運作的能力,從此無法高舉雙手,且須以輪椅代步,表示著永遠走不到祭台。回美國治療期間,醫師提醒他最好開始改變生涯規劃,這無疑地粉碎了劉修士的司鐸夢。

當時劉修士陪伴的同學們,寄慰問卡與卡片給接受治療中的劉修士,他亦費盡力氣用顫抖的雙手,寫了一封信給同學們。那時在訪視的省會長看到這封信,備受感動,因而表示:若醫師明確宣告適合旅行且有能力在台從事傳教工作,他便有機會再回到台灣。這個轉機讓劉修士成為司鐸,坐著輪椅返回他所深愛的傳教工作。

更生復健服務中心於1972年誕生,輔導殘障朋友,並從幫助他們找尋訓練和職業機會的過程中,為社區提供需復健者的服務,出版雜誌成為年輕的身心障礙者的指引及資源。

劉神父是殘障者心中的「精神支柱」。目前在國立大學任教的宋小姐,回憶起她在二十三歲時,因右腳先天畸形報考司法官遭拒,心中沮喪不已,而劉神父卻對她說:「妳只是裝了義肢,並不是裝了義腦。」這一句話讓她終身難忘,時時激勵自己更加努力。這就是殘障朋友始終在劉神父身上看到的微笑典範。三十年來,劉神父駕著他的電動輪椅,帶領殘障朋友走出戶外,走進人群,甚至鼓勵他們超越身體的障礙,出國旅遊觀摩,他的喜樂成了殘障者榜樣。

劉神父說:「生病的當時我並不瞭解,但是小兒麻痺症不但沒有毀了我的人生,反倒將我推上精彩的路途,遠超過我得病之前所想像的,所以不把自己的缺陷和限制當作破壞人生的災難,而只把它看成某種的不便,我得與之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