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陸達誠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Ⅱ

然而之後還是出了麻煩。一天夜裡,她用自動書寫和荷西交談,荷西要求三毛為她獻彌撒。三毛提出三位神父的名字問:「你覺得讓這三位主持彌撒可好?」 誰知對方卻斬釘截鐵地回答:「不要。這三個都不是好人。」 這時三毛起了疑心,懷疑此時和她交談的人已經不是荷西,便用耶穌之名命令對方說出他的真實身分。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Ⅰ

《聯合報》邀請三毛演講,假耕莘大禮堂舉行。我永遠忘不了當時整個大禮堂爆滿,排隊排到馬路上的盛況…… 在寫作會的眾多講師之中,自然不能不提三毛。當年她成名的時候,我人在國外,完全沒聽過她的名字,回國後才知道國內有這麼一個極受歡迎的女作家。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聯合報》的文學獎頒獎典禮上,我還記得那次是許台英女士得小說首獎。

懷念朱勵德神父

我在上海念高三那年(一九五三),從朋友手中傳來朱勵德神父自巴黎寄來的他的晉鐸聖像,上面還寫了「送給達誠弟……」。這是我們二人第一次交流。我的大哥陸達源神父也是耶穌會士,比勵德神父早三年在上海晉鐸。勵德神父可能因大哥而認識我,我不記得是否與他見過面。收到他從遙遠的法國寄來的聖像,叫我珍惜萬分。怎麼勵德神父會想到我呢?

德日進聲譽的新高峰

有一位曾在中國居住過廿三年(一九二三│一九四六)的法國神父,他在中國完成了使他名揚四海的著作,最近幾年,為慶祝他逝世五十週年,全球四洲舉辦五年十場大型研討會來紀念並發揚他的思想:二○○一 Hastings (英)/ Lille (法),二○○二開羅/巴黎,二○○三北京/ Strasbourg (法),二○○四羅馬/巴黎,二○○五紐約/巴黎。對中國人,尤對中國天主教而言,這是何等大事,是我們不能不關心的新聞。這位偉人究竟是誰?他為什麼在去世後五十年還能如此驚動整個世界呢?

教會唯一青年寫作社團賀金慶

台灣天主教會唯一培育年輕作家的「耕莘青年寫作會」舉行「耕莘五十紀錄片首映會」,知名的老、中、青文學學者和作家紛紛回來耕莘文教院團聚。 這部由耕莘青年寫作會首次自拍的紀錄片定名為「你永遠都在」,於七月十七日舉行首映會,約有二百人參加。

耕莘歲月長(三)

他戲稱自己「半瞎半聾」,常說:「我看不清你們的臉,卻看清你們的靈魂。」他的辦公室門庭若市,永遠有學生找他。擔任過他祕書的喻麗清形容得最貼切:「他有一杯水,必先問遍身邊所有的人,真的沒有人口渴,他才肯喝。他有一塊餅,必先知道旁人不想吃了,他才肯吃。」 神父白天的工作做不完,只好挪到晚上做。有幾次我在圖書館待到很晚,離去時經過二樓辦公室,其他神父都熄燈離開了,只有他還在一盞燈下工作,因為弱視,鼻尖都快觸碰到鍵盤了。叮叮咚咚的敲打鍵盤聲,在無人的長廊迴旋,特別寂寞。

耕莘文學苗火五十年

台灣天主教會唯一文藝團體「耕莘青年寫作會」七月十四日起為成立五十周年擴大慶祝,舉行圖文特展、紀錄片及茶會等活動。 主辦單位首先是七月十四至卅一日在台北市紀州庵文學森林舉行「文學苗火五十年都在──圖文特展/紀錄片/文叢/茶會」。 接著是十七日主日在耕莘文教院舉行紀錄片《你們永遠都在》首映會暨耕莘青年寫作會會員會友茶會,以及在紀州庵文學森林舉行「文學作品朗誦座談會」。 自一九七六年秋天接掌耕莘青年寫作會至今的會長陸逹誠神父告訴天亞社,台灣文學在過去四十年裡遭遇三次低潮打擊,寫作會面對可能「關門」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