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袁國柱

教室裡的陽光.為紀念袁國柱神父逝世十周年而寫

 大前年退休后,想把四十五年前學的西班牙文溫習回來, 於是買了一些自修書,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卻難以將深埋腦海的外語挖掘出來。正好社區大學開了西班牙文班,我就去報名上學了。老師是一位來自墨西哥的女士, 四十開外,年輕時是國家隊的劍擊選手, 性格非常明朗,充滿活力。不到一學期,我就感覺那塵封已久的異國文字, 開始在我内鬆動了。

杜樂仁神父眼中的袁國柱神父

1982年暑假,我第一次見到袁國柱神父。當時剛從法國初次來到台灣。我記得他正忙著耕莘文教院新大樓的完工;那時候,他也關切在法國的耶穌會會士們在忙些什麼?到了1986年,我成為中華省在台灣的耶穌會士,而他仍是會院院長及耕莘文教院院長。不多久他就被派去高雄。在我被派去百達學生中心服務後,才真正和他熟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