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董澤龍

默觀與服侍之間

念哲學時,老師的叮嚀記憶猶新:我可以傳遞你們柏拉圖、多瑪斯等哲人們的思想,但愛智的開端──一份驚嘆之情卻無法教導。它或是天性、或是恩寵,或更好說是來自不斷的皈依。 當年依納爵在茫萊撒十個月的光景,努力修行,刻己苦身,但困在心窄病中,無法自拔。直至在卡陶內河畔獲聖三的光照,才恍然大悟,從執著進入默觀,從自我中心走向服侍人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