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自殺

當神父也得憂鬱症 Ⅱ

1990年秋天,雷柏爾神父服務的輔導機構突然將他調職,使他不能再繼續幫助有抑鬱的人。而在10月底,和神父自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珊蒂意外去世,令神父整個人陷入黑暗中。 最初,神父覺得自己應付得來,自己有聖事的保護,又懂心理治療,他告訴自己,沒有什麼是永遠不會過去的,這種情形也會過去。

當神父也得憂鬱症 Ⅰ

《當神父也得憂鬱症》的作者 William E. Rabior 雷柏爾是一位神父,他自己一向與憂鬱症者同行,但最後自己也患上此症,然後寫出此書,分享個人經驗——訴說我的故事,是我個人治療過程的一部分。 神父在回想、陳述自己的記憶時,越來越清楚,在整個旅途中,天主一直臨在,從未缺席。而且,天主靜默的臨在,從過去到未來一直都是恩寵的泉源,使人復活、重生、復原。

請讓我走 Ⅱ

作為人和基督信徒,我們該維護和推廣一貫的生命倫理學:人的生命就如沒縫的衣服,從開始(反對墮胎)直至終結(反對兇殺、自殺和安樂死⋯⋯包括死刑),都應受尊敬。梵二會議訂定安樂死是現今社會的一大「邪惡」,「嚴重違反天主的法律」。聖若望保祿二世寫道:「擁有生命權不只擁有出生的權利,還有權利可以繼續活存,直至他自然終結。」教宗方濟各不斷重申,安樂死和協助自殺是「丟棄文化 throw away culture」的罪惡表現。

請讓我走 ∣

有醫生寫道:我的弟弟患上末期腦癌,陷入極大的痛楚,他要求我:「請讓我走吧」。看到他如此痛苦, 我真的想幫他了此一生。 親愛的讀者們,讓我和你們分享一些關於安樂死、協助自殺的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