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聖召

天地有情──楊國輝神父

人問我:「你快要當神父了,心情如何?」我答說:「這是我第二次結婚,心情沒有特別緊張!」第二次結婚?是的,我十七年前曾經結婚,太太婚後兩年多逝世,這次領受司鐸職務,自己以「基督愛了教會」的心情來形容,既然基督愛教會如愛新娘一般,自己也以新郎來形容自己吧!

前曼聯足球員晉鐸:這猶如一個謎、一個奧秘

英國前曼聯足球員穆連尼(Phil Mulryne)上週六(8日)於愛爾蘭都柏林晉鐸,正式成為神父,並在上主日於家鄉北愛爾蘭首都貝爾法斯特舉行首祭。晉鐸禮儀由教廷教義部助理秘書狄奈雅總主教主持,他特地從羅馬飛抵愛爾蘭,為同樣是道明會士的穆連尼祝聖成為司鐸。 現年39歲的穆連尼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時,形容這「聖召」是一個謎

一箱一包一生活 Ⅱ

  學完英語的後,誰知道是天意還是什麼,竟然讓我拉著行李箱背著背包走出了國門,飛到非洲。在那裡讓我這個從中國農村長大的孩子說著聽不懂的語言,穿梭在黑色皮膚的人群中,面對廣袤的土地,反思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我的語言,習慣,食物等為什麼瞬間又都改變了呢? 那些曾經的好友似乎也沒有時間或沒有任何可以溝通的方式來維繫彼此之間的聯繫。只知道頭頂的太陽似乎更加熱,夜間仰望星空的月亮似乎更加明亮,後來我才意識到我是在赤道上。 不過每當想念故鄉親人的生活,這個頭頂碩大的太陽還有那個夜間掛在天空的明月成……

她說生活是 Stay with Angels

一顆灼熱的心,一股熾熱的激情,一息莫名的指引。她跨山逐水,從有粵語的廣東來到了北方的邯鄲,她的成長像這冬日裡久違的白雪——潤物細無聲。 她給自己分享的PPT(1月份有每一位元志願者的服務生活分享,可以用PPT記錄分享)起名為“Stay with Angels”,因為她說“這些孩子就像我生命中的天使,我的服務之路是有天使同行的一路。”。

一箱一包一生活 ∣

生活總是由一天天的日子組織起來的,因而不知何時我的生活也開始了背包的日子。我的母親總是說我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背著書包上學,如今都這麼大了,仍然背著書包到處走,不知道要到何時呢? 反省自己這麼多年的生活,自己真的不知道換過多少書包了,但是如今依舊是背著書包走來走去。不過除了書包之外,現在手裡又多了一個行李箱,因為行李箱能夠分擔書包的重量,讓走起路來更加輕鬆些。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要仁慈寬大。不要讓任何人接近你以後,卻沒有學到如何變得更好、更喜樂。——德蕾莎姆姆 認真負責應該是處女座的一個極大的優點。張莉莉,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一所備修院的英語老師。 初為人師的她,沒有想到,半年後,這些被她稱為“熊孩子”的學生會佔據她生活中的那麼多。

掙扎中必有祂的扶持

參加過門徒班的閆偉榮,服務時到了湖南洪江關愛中心,陪伴特別的“艾”友(服務地艾滋感染者的稱呼)。他,開始是迷茫伴隨滿滿地擔心的,這是,他意識到的。 “從一開始,就不知道為了什麼選擇這兒來服務,可能初衷也許會帶一些個人的逃避現狀,也許是一腔熱火。但依然我行我素地去選擇,去相信。”

這一切都是三生有幸

俗話說“相由心生”,我們的世界是我們看到的世界,而這裡有兩個人(吃貨們)的世界很簡單→很滿足→很喜樂→很感恩。 在趙莊備修院(學生清一色男生,老師團目前有兩位元女老師)服務的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於建利、張再恩,一位任教高一、高二英語,一個任教初三、高一、二物理化,終極吃貨(依據來自聚會那天,五分之三的分享時間,他們全用在了分享服務地與吃沾邊兒的任何事件)。

夢想,在服務中紮根

大學,為很多人來說,是最後一所象牙之塔。是一些的結束,也是一些的開始,少年,必當志在四方。 十六年他未從象牙塔出來,便決心來做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拿到畢業證的第二天,他已在志願者的7月培訓班中…… 這半年,為他是象牙塔與真實社會的一個銜接點?是為實現夢寐已久的夙願?是想為青春留下些什麼不一樣的色彩?

作為司鐸的體驗 Ⅲ

至於靈修方面,你又會向哪些聖人或神學家取經呢? 說到靈修,我感覺有點奇怪,因每當我翻閱聖女伯爾納德的文章時,總會被她的話感動五內,於我而言,她實在是一位偉大的聖人,除了她還有聖方濟各沙雷氏,更當然要提聖斐理伯內利了。

作為司鐸的體驗 Ⅱ

容許我藉此介紹一本英文書,書名是《聖職主義——司祭品之死》,是一本耐人尋味的書;還有Roberto Beretta那本《教堂的女主人》,這書有深度地談論這令人窒息的一場大災難。但我可以告訴你,即使曾公開譴責過這主義的人,現實中仍然有不肯放棄的。你對這點又會怎麼回應呢?而平信徒又怎去面對這聖職主義呢? 我活的方向主要是為自已尋找聖化的道路,對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我把每天也當成生命的最後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