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狄若石

不,我們都是您的學生 Ⅱ

  同年8月26日,狄修士來電告知陳神父已走了,謝謝我的紅包。很遺憾,我因有課無法送神父去靜山墓園。中流基督生活團的郭翠華這樣描述著: 「狄修士不但負責照顧陳神父,並於2001年9月3日,獨自一人從台北開著靈車,在雨中一路送神父到台中、再到靜山至入土,他陪伴神父勝過親人。」(見《春風十里百花香》序) ‧音容宛在 巧手慧心的禮儀師‧ 「那禮儀師呢?您怎麼弄到化妝品的?您怕不怕呢?長年照護年老神長,您不覺得辛苦嗎?何況現在您自己也罹癌、左腿肌肉似乎也有狀況啦!」我再請問狄修士。 「一開始,……

不,我們都是您的學生 ∣

  我和帆人來到耶穌會輔大濟時樓會院,探訪狄若石修士(Jose Maria Diez S. J.)。正如預期,他總是先親切地詢問我們想喝點什麼?吃點什麼?經驗豐富的帆人,不浪費時間推辭,很乾脆的說:「熱咖啡。」修士看著我:「你呢?」「一樣,熱咖啡。」於是,他離開會客室,帆人立刻緊跟其後;他要幫忙端咖啡以及修士一定會附加給予的額外點心。果然,一大盤堅果,有花生、核桃和熱騰騰的咖啡。咖啡散發出細微迷人的香氣。我們有備而來,修士也深思過我們的提問。 ‧在台50載  心中有愛不悔服務‧ 196……

在死亡苦痛中找復活希望──狄若石

我出生在一個虔誠天主教家庭,有一位叔叔是神父,也有好幾個表兄弟當了神父或修士,母親家族裡也有聖召的傳統,所以在我被召叫的過程中,天主很清楚的表達祂的使命;跟隨著家族傳統,我去教區小修院準備成為一名神父,但天主有祂特別的計畫。那個時代,要成為神父的必要條件是必須學會希臘文和拉丁文,我讀了兩年,還是無法學好這兩種語言,所以帶著悲傷沮喪的心回家;看似我的理想受挫了,但天主仍持續在我身上作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