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杜樂仁

杜樂仁神父眼中的袁國柱神父

1982年暑假,我第一次見到袁國柱神父。當時剛從法國初次來到台灣。我記得他正忙著耕莘文教院新大樓的完工;那時候,他也關切在法國的耶穌會會士們在忙些什麼?到了1986年,我成為中華省在台灣的耶穌會士,而他仍是會院院長及耕莘文教院院長。不多久他就被派去高雄。在我被派去百達學生中心服務後,才真正和他熟起來。

他自遠方來:南台灣的肯德基爺爺

很多人都跟我說過,我長得很像肯德基爺爺。 基於這位老爺爺的高度人氣,我也覺得與有榮焉;不過每次被這樣叫的時候,我都會忍不住想起之前在南台灣的日子,以及下面這段小插曲: 「神父,您是哪裡人?」在我還沒回答之前,站在我前面的年輕人為了這個唐突的問題向我道歉;他是發問者的舅舅。說真的,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令人尷尬之處,至少對方沒有馬上把我當成美國人,我的國族自尊因而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