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文祖賢

速食哲學┃甚麼是三段論證

三段論證(Syllogism)是:推理的過程由三個命題造成。從兩個命題(前提)推出第三個命題(結論)。兩個前提中必須有一個全稱(Universal)命題。三段論證一般會是這樣: S 是 M.。(小前提) M 是 P。 (大前提) 所以, S 是 P。(結論) 猶記得上一次我們說過的「連線」嗎?在這情況下,M使S和P連繫起來。

速食哲學┃時常陷於自相矛盾

上一回我們解釋了「等差」關係中的規則。今天我們會探討「矛盾」關係(分別是「A」和「O」、「E」和「I」的關係),「全對立」關係(即「A」和「E」的關係)和「半對立」關係(即「I」和「O」的關係-資料更新: 「半對立」(Subcontraries)的關係應是「I」和「O」的關係,而不是先前所說的「A」和「I」的關係。)。 現在我們先探討「矛盾」關係-A – O和E – I。

速食哲學┃定言命題

上一回我們討論過,定言命題的情況如下: 「A」是全稱肯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是哲學的愛好者」; 「I」是特稱肯定命題,例如「有些人是哲學的愛好者」; 「E」是全稱否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O」是特稱否定命題,例如「有些人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我們也討論過,這四種命題之間能產生四種關係,構成了所謂的「四角對當關係」(The Square of Opposition),即如下:

速食哲學┃究竟「四角對當」是甚麼

領悟,判斷和推理:它們是我們正在研究的理智的三個運作。上一次我們談到了「歸向心象」的重要性。 我們也說過領悟的果實是概念。但我們從哪裡找到概念呢?我們的頭腦。 當我們在言語中運用概念時,我們稱它為「詞項」。但思考並不止於概念。我們會將一些概念進行比較,追蹤它們的關連。有了概念,我們能作出判斷;將兩個概念進行比較後,我們若看到兩者之間的關連,就會結合而肯定,不然就會分離而否定。

速食哲學┃為甚麼要關注「歸向心象」

為甚麼要關注「歸向心象」(透過影像返回現實的動作)?好問題。 先來簡短的回顧。我們探討過,理智的運作有三步驟:領悟、判斷和推理。第一個步驟(領悟)包括三個小步驟:理智從影像或心象(phantasm or image)抽取本質,形成概念,然後理智透過影像返回有形的事物。這透過影像返回現實的動作稱為「歸向心象」。

偉人的召叫(9)──明智的人,步步謹慎

拉维·香卡是《生活的藝術》基金會的創辦人,他憶述說:「摩哈瑪·甘地(印度國父)乘坐火車前往大吉嶺(印度某山上的車站)時…列車移動到山上,火車頭的引擎突然跟車廂失去聯繫。故此,火車頭繼續前行,車廂則往後退。」 「車廂內的人頓時出現恐慌,因為,此時此刻,生命遊走於生死之間。列車隨時與路軌分離…而他們正身處喜瑪拉雅山呢。」

偉人的召叫(8)──友誼的恩賜

1984年6月,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派遣他的私人秘書斯坦尼斯瓦夫.濟維齊 (現任克拉科夫樞機主教)和三位波蘭籍神父物色一度適合教宗滑雪的地點。他們在意大利的阿爾卑斯山脈找到一處適合滑雪的地點,然後開始籌劃宗座第一次的滑雪之旅。

偉人的召叫(7)──從小事中成聖

「西滿,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耶穌向同祂吃飯的法利賽人說道。(路加7:40) 西滿說:「師傅,請說吧!」 耶穌隨後指出這位德高敬重的西滿所遺忘的細節:「你沒有給我水洗腳…你沒有給我行口親禮…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路加7:44, 45, 46) 洗腳(尤其客人從旅途歸來)和口親禮是禮貌的舉止。頭上傅油是服從的標記。西滿全然地忽略它們。

偉人的召叫(5)──騰出時間

這事件發生於1981年5月14日星期四清晨。 昨天,星期三,位於聖伯多祿廣場的公開接見活動中,土耳其籍搶手莫梅特.阿里.阿加(Mehmet Ali Ağca)向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開了數槍。教宗被四枚子彈擊中,並立即送往Gemelli醫院進行搶救。奇蹟地,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渡過了難關,並送往深切治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