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憂鬱症

我是教友,我得抑鬱症

「莫非我得了抑鬱症?原來我都會得抑鬱症!」大約三年前一度情緒非常低落,持續個多月後,無奈地自我確診,患上抑鬱症。兩個疑問背後,隱藏另一個更深沉的問題:「我領洗三十年,自問尚算認真的教徒,信仰生命不錯吧,為何我也會有抑鬱症?」 無奈感與無力感混在一起,暗暗在白紙上列出自己的症狀:頭腦不靈、反應慢、怕獨處、不願見人、絕望感極強烈、懶床、昏睡、面無表情、呆滯、了無生趣。

當神父也得憂鬱症 Ⅱ

1990年秋天,雷柏爾神父服務的輔導機構突然將他調職,使他不能再繼續幫助有抑鬱的人。而在10月底,和神父自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珊蒂意外去世,令神父整個人陷入黑暗中。 最初,神父覺得自己應付得來,自己有聖事的保護,又懂心理治療,他告訴自己,沒有什麼是永遠不會過去的,這種情形也會過去。

當神父也得憂鬱症 Ⅰ

《當神父也得憂鬱症》的作者 William E. Rabior 雷柏爾是一位神父,他自己一向與憂鬱症者同行,但最後自己也患上此症,然後寫出此書,分享個人經驗——訴說我的故事,是我個人治療過程的一部分。 神父在回想、陳述自己的記憶時,越來越清楚,在整個旅途中,天主一直臨在,從未缺席。而且,天主靜默的臨在,從過去到未來一直都是恩寵的泉源,使人復活、重生、復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