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徐可之

雅魯培神父對我的影響

我沒有和雅魯培神父直接接觸過,更沒有個別談過話,只是有一兩次聽過他和我們大家一起談話。雖然接觸這麼少,但所留下的印象卻一直到現在。首先是他的平易近人,溫和樂觀的風度。再者就是他對天父無限慈愛的完全信賴,同時也竭盡所能地去作一切。在他作總會長的前十年(1965~1975),修會正面臨重大考驗。因著他這份「盡其在我,安然信賴」的堅定毅力,同時又溫和樂觀,使這些困難都能平安化解,修會也因此而很快就平靜下來,並進而獲得當時所急切需要的真正革新。 在修會生活中,雅魯培神父對我的幫助可說是一直不斷。在他給全……

一個好牧人--徐可之神父

避靜就如一桶水,將它靜靜地放著…… 1977年初岳偉利修女在關西主辦一個"大專同學會"的年度避靜,我參加的那一組,輔導神師就是徐可之神父。因大夥都年輕,怕也許有人是初嚐避靜,徐神父就先用一個很容易理解而且生動的比喻,告訴我們什麼是"避靜"。神父說:「避靜就如一桶水,將它靜靜地放著,不要去攪動它,不久就會看到它底下濾出的沙啊、草啊、雜物啊等等。」自此,我愛上避靜,因為我想沉澱出生命的雜質。並且自己認定徐可之神父就是我神修上的輔導神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