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天亞社

亞洲青年節幫助青年人深化信仰

這是比盧伊安.達哈爾(Billuian Dahal)首次參觀印尼日惹的森當索諾聖母朝聖地。一個世紀前,天主教信仰的種子在爪哇這片土地上播種。 他是一百五十位來自亞洲各國的青年之一,在這具歷史意義的地方參與第七屆亞洲青年節(亞青節)的考察活動。 亞青節八月二至六日舉行,主題為「喜樂的亞洲青年,在文化多元的亞洲活出福音!」

接連舉行的感恩祭顯示教會普世性

世界上有一種活動,隨著每日地球自轉,太陽起伏,廿四小時不停地輪流在各城鄉,依著時差的運作,依序地在天主教堂內出現。你知道是甚麼嗎? 這項活動就是天主教莊嚴的「感恩祭」(彌撒),每台祭典舉行的內容和方式都一樣,半世紀前都用拉丁語文,自梵二大公會議後都改用地方語文。 大家有沒有想過:天主教至今已經散佈全球,在你參加彌撒的相同時段裡,在其他地方的教堂裡,也有天主教徒一起在讚頌天主。

一箱一包一生活 Ⅱ

  學完英語的後,誰知道是天意還是什麼,竟然讓我拉著行李箱背著背包走出了國門,飛到非洲。在那裡讓我這個從中國農村長大的孩子說著聽不懂的語言,穿梭在黑色皮膚的人群中,面對廣袤的土地,反思自己為什麼來到這裡。我的語言,習慣,食物等為什麼瞬間又都改變了呢? 那些曾經的好友似乎也沒有時間或沒有任何可以溝通的方式來維繫彼此之間的聯繫。只知道頭頂的太陽似乎更加熱,夜間仰望星空的月亮似乎更加明亮,後來我才意識到我是在赤道上。 不過每當想念故鄉親人的生活,這個頭頂碩大的太陽還有那個夜間掛在天空的明月成……

一箱一包一生活 ∣

生活總是由一天天的日子組織起來的,因而不知何時我的生活也開始了背包的日子。我的母親總是說我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背著書包上學,如今都這麼大了,仍然背著書包到處走,不知道要到何時呢? 反省自己這麼多年的生活,自己真的不知道換過多少書包了,但是如今依舊是背著書包走來走去。不過除了書包之外,現在手裡又多了一個行李箱,因為行李箱能夠分擔書包的重量,讓走起路來更加輕鬆些。

讓我們發揮想像力

聖依納爵推薦祈禱時發揮想像力,把我們置身於《福音》的事件中來經歷和理解它。事實上,這方法可加深我們在《聖經》裡與主的相遇。 然而,《若望福音》的一個故事卻讓我的想像力受挫。其第八章三至十一節述說了一個「犯奸淫時被捉住」的婦人。一群男人逮捕了她,並把她帶到耶穌跟前,以便聽聽祂會說什麽。他們指出梅瑟的法律要求處死通姦者,而他們已作好準備,希望並甚至期待用石頭砸死她。

我叫洛佩斯,我一百歲了

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一場不尋常的熱浪讓三月變得令人難受。 但耶穌會傳教士洛佩斯.德帕里薩(Lopez De Pariza)神父並沒受影響,他如常地坐在窗旁看報紙。在耶穌會會院三樓,德帕里薩神父每天靠助行器輔助,步行到小圖書館。對百歲的他來說,這是運動的一部分。然後他就埋首於報紙,直到讀完每一頁。

盼望曙光的來臨

將臨期伊始,教會在禮儀中都按傳統使用紫色。你知道箇中原因嗎? 我與一些教友談過使用這顏色的起源和意義,眾說紛紜。較常聽到的答案,都是說要為準備基督的來臨而克己。但究竟紫色與克己有甚麼必然的關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