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哲學

速食哲學┃存在與天主何干

上一回,我們談論了存有(ens),本質(essentia)和存在(esse, 存有的實現)。今回我們一起發掘存在(esse)和他的特性。 (1)存在(即存有的實現)皆可以在所有現實之物中發現:如果某存有是(或存在),它就有存在(esse)。一樣東西是真實的,如果它有存有的實現。所以我們說存在(esse)是普遍的實現。

速食哲學┃甚麼是存有

一個嬰孩出世時,他已經開始注意周遭的環境。即使他仍未懂得分辨身邊的事物,他卻已經意識到一點:它們是存在的。我們出世時,我們已經能意識存有(拉丁文為「ens」,英文為「being」)。 甚麼是存有(ens)?Ens est id quod est-凡是存在的皆是存有。(其實,我們在本專欄的第二篇已談論過它)。凡是存在的,凡是真實的,都是存有者。在你閱讀此文章時,嘗試留意你的周遭:凡你所見的都是entia(拉丁文ens的複數),它們所有皆是存有。

速食哲學┃我們如何連線

除了直接推理外,還有其它推理的方式嗎?有的。 直接推理能引領我們在已知悉的真理中發現一直隱藏著的真理,但它不能引領我們到更遠的地方。我們從自身的經驗得知,我們思考時不只運用直接推理,還會使用間接推理。 它為何被稱爲間接推理呢?

速食哲學┃哪一種方式

一位跟蹤此專欄的本地中學學生,他沒有信仰,但提出了一則詢問。我想在開始今次的主題以前先解答他的詢問。他問:「三種認知方式(感官,理性,別人給我們的作證)當中,我應使用那一種方式去證明神/天主/上帝的存在?」 我本來打算在專欄末段的時候才解釋這點,但我想藉着這機會簡略說明這點。

速食哲學┃甚麼是三段論證

三段論證(Syllogism)是:推理的過程由三個命題造成。從兩個命題(前提)推出第三個命題(結論)。兩個前提中必須有一個全稱(Universal)命題。三段論證一般會是這樣: S 是 M.。(小前提) M 是 P。 (大前提) 所以, S 是 P。(結論) 猶記得上一次我們說過的「連線」嗎?在這情況下,M使S和P連繫起來。

速食哲學┃時常陷於自相矛盾

上一回我們解釋了「等差」關係中的規則。今天我們會探討「矛盾」關係(分別是「A」和「O」、「E」和「I」的關係),「全對立」關係(即「A」和「E」的關係)和「半對立」關係(即「I」和「O」的關係-資料更新: 「半對立」(Subcontraries)的關係應是「I」和「O」的關係,而不是先前所說的「A」和「I」的關係。)。 現在我們先探討「矛盾」關係-A – O和E – I。

速食哲學┃定言命題

上一回我們討論過,定言命題的情況如下: 「A」是全稱肯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是哲學的愛好者」; 「I」是特稱肯定命題,例如「有些人是哲學的愛好者」; 「E」是全稱否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O」是特稱否定命題,例如「有些人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我們也討論過,這四種命題之間能產生四種關係,構成了所謂的「四角對當關係」(The Square of Opposition),即如下:

速食哲學┃究竟「四角對當」是甚麼

領悟,判斷和推理:它們是我們正在研究的理智的三個運作。上一次我們談到了「歸向心象」的重要性。 我們也說過領悟的果實是概念。但我們從哪裡找到概念呢?我們的頭腦。 當我們在言語中運用概念時,我們稱它為「詞項」。但思考並不止於概念。我們會將一些概念進行比較,追蹤它們的關連。有了概念,我們能作出判斷;將兩個概念進行比較後,我們若看到兩者之間的關連,就會結合而肯定,不然就會分離而否定。

速食哲學┃我們能說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嗎

如果有人嘗試說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情況會是怎樣?我們會說他胡言亂語。這是今次的主題。但是,讓我們先重溫早前的內容。 在這系列的第一篇,我們問及我們為什甚麼需要哲學。我們引用蘇格拉底的格言「未經反思自省的人生不值得活。」哲學正正就是幫助我們思考人生。再者,哲學在以下三方面能助長信仰的陶成:它幫助人準備去明白信仰;它加深人對信仰的認知;它有助解釋和捍衛信仰。

速食哲學┃為甚麼要關注「歸向心象」

為甚麼要關注「歸向心象」(透過影像返回現實的動作)?好問題。 先來簡短的回顧。我們探討過,理智的運作有三步驟:領悟、判斷和推理。第一個步驟(領悟)包括三個小步驟:理智從影像或心象(phantasm or image)抽取本質,形成概念,然後理智透過影像返回有形的事物。這透過影像返回現實的動作稱為「歸向心象」。

速食哲學┃理智是如何運作的

三種獲得知識的方法(透過感官,理性和證人)顯示出沒有想法是與生俱來的。我們所能知道的均來自我們(的頭腦)以外的世界(或稱外來世界)。亞里士多德在《論靈魂》一書中說道,我們出世時,頭腦猶如一塊空白的石板(古時還未有紙)- tamquam tabula rasa - 板上未寫上任何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