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信德報

我們該如何看待德肋撒修女

天主教會正式宣佈德肋撒修女為聖人,意思是說她是我們天主教友的模範,值得大家向她學習。我在22年前曾經在加爾各答見到過德肋撒修女,也寫了一篇文章敘述我當時的感想。也許我們可以看看她到底是如何的特別。 在我看來,在以下幾點她的確與眾不同。

解結聖母 為我等祈

教宗方濟各常常在梵蒂岡的公眾接待大廳中接待各國元首和普世教會的神長們。在大廳的牆壁中央懸掛一幅“解結聖母”油畫,它伴隨著聖座的每次接待活動,引起普世信友和國際媒體對這幅畫的敬禮和好奇。“解結聖母”像是當今教宗最喜愛的聖母畫像,也是一幅記載教宗德國留學生活寫照的靈跡聖像。

走近天主這三年

和天主初次相識是我的孩子上初三準備中考的那個春天。在孩子人生第一個關口上,我的望女成鳳的心也隨之悸動著。坦白講,我的孩子正直、善良、陽光,無論在學校還是家裡都是人眼中的好孩子,但當時她的學習成績並不突出,考上公費一中是她的願望,但有點懸。 我的同事兼好友老早就提醒我:“告訴你啊,你閨女中考的時候,你一定要燒香,求佛保佑,我們孩子就是因為沒有燒香考砸了。”我不喜歡燒香那一套,可我也不得不防啊,孩子中考是大事。

懈怠與福傳

“懈怠”一詞在詞典中的解釋是鬆懈、怠慢,冷淡、懶惰,消極怠工,降低工作效率的總稱。懈怠與生俱來,人皆有之,唯有程度不同而已。“懈怠”會在你無所適從,混天度日中來臨,在你百無聊賴中繼續。沮喪、消極是其盟兄,胸無大志、生無目標、脆弱懶惰是其盟弟。 天主教在經歷了各種磨難後,迎來了福傳和發展的大好時機,那些幾百年來為傳揚福音拋頭顱、灑熱血的先賢前輩們對我們寄予厚望。願我們這些盛世中的神長教友抓住機遇,不辱使命,不負眾望,勤奮努力,積極工作,讓教會振興,讓福音廣揚。

有關朝聖的遐想

因著慈悲禧年的勸諭,外出朝聖的團體明顯多於往年。除了去各教區開啟聖門的聖堂聖地之外,也有不少團隊遠赴歐洲或耶穌生活過的以色列等地朝聖。足以說明廣大教友積極回應教會號召,以實際行動更新自己,強化信仰和教會秉承的來自天父的慈悲面容與慈悲精神。 毋庸置疑,朝聖者在通過對聖堂聖地身臨其境、耳聞目睹、零距離的接觸之後,自然會激發更進一步熱愛天主、改變自己、效法基督、切望參與救贖工程的熾烈心願與情愫。

告別控制和完美主義 ──瑪爾大和瑪利亞的啟示

路加福音記載了瑪爾大和瑪利亞姐妹倆的故事。當耶穌被請進家門,妹妹瑪利亞和門徒們一起坐在耶穌的腳前聽道,姐姐瑪爾大在廚房裡忙,一扭頭卻看到妹妹跟沒事人一樣,一股無名火騰地竄上心頭,瑪爾大立刻怨氣沖天地跑到耶穌面前說:主啊,你不介意瑪利亞把廚房這些事全都甩給我一個人做嗎?你叫她來幫幫我呀。 瑪爾大的身上,帶著這個世界的真相。

不經一番風雨 哪有明媚陽光

讀罷綠茵神父的《走出紅塵》,使我感悟頗多,有一種力量催促著我拿起筆來,要寫點東西。 這本書比較全面真實地寫出了一位修道人的成長歷程,重點是神學院畢業後到晉鐸前後,作者十幾年的生活體驗和心路歷程。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作者沒有死摳信條,套用神學名詞,泛泛而論。他極為真實地寫出了自己的所見所聞,凡人小事。但就是這些看似不起眼的瑣碎小事,卻反映出了生活的本來面目和作者的生命感悟。小中見大、平中出奇、蘊含深刻、促人警醒、令人反思,是這部書的最大特點。 

愛是福傳的一把鑰匙

我父親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一生愛主愛人。從我記事,他就善於濟貧,樂於施捨,時刻關心、照顧殘疾人,無論長輩、晚輩、大人、孩子,只要病了,他都去探望安慰。在他有生之年,在那動亂的年代,曾引領100多人領洗進教,為72人臨終代洗。 父親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深深感染著我。我11歲那年,就跟隨父親做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華人孩子的提問

親愛的教宗,我的媽媽去了天堂,她會長出天使的翅膀嗎? 親愛的教宗,為什麼現在我們看不到從前那麼多的奇跡? 親愛的教宗方濟各,你覺得當教宗難嗎?你喜歡嗎?你和我一樣大的時候,你想將來成為什麼? 親愛的教宗,您已經做了那麼多事,但您也不再年輕了,今後還想做什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公正呢?

聖言──我步履前的明燈

我出生在一個世代虔誠的教友家庭,但我認為這虔誠是有問題的——祖輩傳!父輩怎樣信的,過什麼樣的信仰生活,我也這樣信了,並且一成不變地傳給下一代。但是我內心總有不甘,我要弄明白,找到我自己的那一份真信。正如聖經所記載的:息哈爾城的撒瑪黎雅人對那個婦人所說,“現在我們信不是為了你的話,而是因為我們親自聽見了,並知道他確實是世界的救主。”(若4:42) 不知何時,哪位神父給我們帶來了兩本聖書《古經大略》、《新經大略》,兒時的我,就是因這兩本書播下了信仰的種子,並開始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