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亞里士多德

速食哲學┃時常陷於自相矛盾

上一回我們解釋了「等差」關係中的規則。今天我們會探討「矛盾」關係(分別是「A」和「O」、「E」和「I」的關係),「全對立」關係(即「A」和「E」的關係)和「半對立」關係(即「I」和「O」的關係-資料更新: 「半對立」(Subcontraries)的關係應是「I」和「O」的關係,而不是先前所說的「A」和「I」的關係。)。 現在我們先探討「矛盾」關係-A – O和E – I。

速食哲學┃定言命題

上一回我們討論過,定言命題的情況如下: 「A」是全稱肯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是哲學的愛好者」; 「I」是特稱肯定命題,例如「有些人是哲學的愛好者」; 「E」是全稱否定命題,例如「所有人都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O」是特稱否定命題,例如「有些人不是哲學的愛好者」。 我們也討論過,這四種命題之間能產生四種關係,構成了所謂的「四角對當關係」(The Square of Opposition),即如下:

速食哲學┃究竟「四角對當」是甚麼

領悟,判斷和推理:它們是我們正在研究的理智的三個運作。上一次我們談到了「歸向心象」的重要性。 我們也說過領悟的果實是概念。但我們從哪裡找到概念呢?我們的頭腦。 當我們在言語中運用概念時,我們稱它為「詞項」。但思考並不止於概念。我們會將一些概念進行比較,追蹤它們的關連。有了概念,我們能作出判斷;將兩個概念進行比較後,我們若看到兩者之間的關連,就會結合而肯定,不然就會分離而否定。

速食哲學┃理智是如何運作的

三種獲得知識的方法(透過感官,理性和證人)顯示出沒有想法是與生俱來的。我們所能知道的均來自我們(的頭腦)以外的世界(或稱外來世界)。亞里士多德在《論靈魂》一書中說道,我們出世時,頭腦猶如一塊空白的石板(古時還未有紙)- tamquam tabula rasa - 板上未寫上任何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