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國

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Ⅲ

在中國,「文化基督徒」一直嘗試在知識層面上縮短基督宗教和中國文化之間的差距,卻迴避基督宗教最重要的一面:信德。然而,中國的天主教徒仍舊從西方的觀點接觸天主教,因為他們的聖經及神學培育主要是西方的。在「文化基督徒」和信徒之間存有隔閡。 筆者認為,為使天主教更加植根於中國,我們中國教友必須採納利瑪竇的方法,肯定中國文化的價值,與中國知識份子對話,使基督徒信仰完全屬於我們。

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Ⅱ

在此,「合作」的意義就是我們「團隊工作」;換句話說,我們不但一起做事,而是為了天主教會和中國社會的福祉,大家團結一致,努力把基督徒信仰跟社會生活整合。 我們需要計劃未來,聚集我們的資源。這是難於達成的,因為中國沒有一個類似天主教主教團的組織在國家層面制訂策略。但是,這並非意味著是不可能的。我們需要一個包括他人的願景和真正的慷慨精神,即真正傳教士的精神,為人設想。

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Ⅰ

划到深處:期望中國教會深深紮根 當筆者於二零零零年首次離開中國前往菲律賓接受神學訓練時,中國是一個急速轉變的國家。當時,她正在努力擺脫貧窮、骯髒和恥辱,以嶄新和充滿活力的形象踏上國際舞台。經過十多年的努力,中國終於在二零零一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在二零零一年,大多數中國人不再捱饑抵餓或居無定所,中國已準備過渡到經濟發展的第二階段。 當時,中國天主教會幾乎在各方面都有殷切需求:為聖職人員、修女和平信徒提供良好的培育和神學訓練,把信仰和日常生活整合,在社會層面表達和生活出信仰,以及與非基督徒溝通和對話……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Ⅲ

從健康的務實主義的觀點看來,你怎樣解釋上海輔理主教 馬達欽人性和宗教性的痛苦的事件? 馬達欽在2012年7月7日被祝聖為主教。當時,他是羅馬教廷和北京政府雙方都承認和接受的主教。但是,由於他在接受祝聖禮儀以後立刻申明辭去愛國會的一切職務,觸犯了政府;因此便被軟禁,不久更被撤銷了主教的公開職務。後來,去年6月,他在他的「上海達陡」博客發表文章,對他從前退出愛國會的決定表示了懊悔,說是「曾經受到外界的蠱惑,對愛國會做出了錯誤的言行,事後反思,這是一件極其不明智的舉動,並且良心上反而更不安寧」。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Ⅱ

我住在上海徐家匯。徐家匯原來是教友村。教堂四周都是教友人家。現在徐家匯成了上海的商業中心,教堂四周的房子都被拆掉,居民都被遷走。現在徐家匯聖依納爵堂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共有七台彌撒,台台都是滿堂教友。星期天的第一台彌撒還有從前的老教友,但是他們已經不住在徐家匯了,他們是從老遠坐車趕來的。其餘六台彌撒的教友大都是從國內各地來的新教友。其中不少是年輕的知識份子。

施省三神父談天主教會和中國政府 Ⅰ

天亞社編按:本文中文版由《天主教文明》提供,由該刊物總編安多尼.思帕達咯神父專訪,原梵蒂岡電台中文部負責人施省三神父。施神父在中文部任職多年,現已退休。 我在耶穌會聖伯多祿加尼肖會院的門房遇見施若瑟神父。距梵蒂岡不過兩三步。《天主教文明》兩次發表他的文章。我以前不曾遇見他。他九十歲,微笑著,親切地迎接我;臉上帶著許多過去的經歷;但是留下的印象卻是一個寧靜和很平安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