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國文化

春節與四旬期的和諧 II

與中國的過年傳說相比,那經受考驗,期待救贖的以色列人,不正像受到怪獸的危害,並渴望平安和幸福的人們嗎?而耶穌就像那位智者,三次擊退了怪獸–惡魔,把平安和幸福帶給了人們,使他們可以過上"恩慈之年"。正如中國人在過年時要祭祖,耶穌在曠野裡也"祭"過祖:作為第二亞當,耶穌同樣經受了第一亞當所經受過的誘惑,但他勝利了;作為法律和先知的成全者,他也在曠野裡度過四十晝夜,就像梅瑟曾為領受天主的法律在西乃山上等了四十晝夜(出24:18),厄裡亞為與天主相遇亦走了四十晝夜(列上19:8)那樣,但耶穌……

春節與四旬期的和諧 I

如果說萬年曆是中國文化的一種表徵,那麼當我們需要把它和教會禮儀年同步使用起來時,就會感到中國文化和基督信仰相遇的"尷尬",比如春節總會碰上四旬期,一個是該當喜慶歡樂的節日,另一個卻是該當懺悔節制的時期。把這個尷尬加上引號,是由於它只是表面上的,而不是實際上的尷尬,因為處處流露著和諧精神的中國文化,與時時表現出大公精神的基督信仰,在這件事上其實不但沒有衝突,反而十分協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