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丁松筠

銀幕之外┃「沉默」台灣拍攝所見所感 Ⅳ

後來和導演閒聊時,我說:「我當時不確定安德魯是否在演戲,或者已經精神崩潰。」導演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說:「我也不知道!」我之後問安德魯時,他回答:「不,那是我一生中狀況最好的時候。」作為方法演技派的演員,他需要做一些極端的事,使他處於和角色同樣無奈、沮喪和憤怒的狀態。洛特里哥神父正歷經痛苦,那歇斯底里的吶喊幫助他入戲;顯然導演沒有錯估這位年輕演員傑出的才華與敬業態度。

銀幕之外┃「沉默」台灣拍攝所見所感 Ⅲ

小說和電影都從天主慈悲的角度看待我們的軟弱和失敗,祂甚至願意原諒我們最邪惡和無恥的行為。正如教宗方濟各近日所言:「沒有天主不能憐憫的罪惡」。 吉次郎在許多方面是猶達斯的化身,但他從未對天主的憐憫和寬恕失去信心,弔詭的是在這一點他比洛特里哥神父更具信德。甚至在告密陷害神父之後,他仍不斷乞求神父聽他的告解、赦免他的罪行。更甚者他還苟活著,不同於知恥的猶達斯,在失去了所有希望後,自我了斷。

亞太聖召推廣會議在台召開

耶穌會亞太區的聖召推廣會議於今年2月3-8號在台北舉行。來自10個耶穌會會省及地區的14位聖召推廣負責人(及4位讀書修士)在亞太區培育代表的陪同下,齊聚主顧傳教修女會的文萃樓,進行了為期4天的會議及參訪活動。今年會議的主題是「如何有效的利用科技媒體來推廣聖召」。

銀幕之外┃「沉默」台灣拍攝所見所感 Ⅱ

導演說:「對!對!趕快給他一條毛巾」。不一會兒,二三十條大小厚薄色彩不一的毛巾已放在我面前(顯然我已經成為洗禮毛巾的專家) 。我從沒見過任何一條十七世紀的日本毛巾,即使我多年前在日本指導拍攝「追憶沙勿略」紀錄片時 ,已有許多困難的抉擇經驗,我還是有點忐忑地挑了其中一條,希望與當時日本村落的貧困情況相合吧!經過眾人檢查,導演也滿意,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聽見《沈默》

最近在全國各大院線同步上映的電影《沈默》,不少教區的神職及堂區教友都已看過,也引起廣大迴響與熱烈討論;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知名文學家遠藤周作的同名原作,榮獲第2屆谷崎潤一郎獎,是20世紀日本文學的代表作;我在數年前,有人向我推薦而閱讀,前前後後一共看了5遍之多,也在此片拍攝期間進駐片場,指導演員如何詮釋神父的角色,因此,對這部電影有很深的期待,感謝天主,《沈默》電影在各種考驗試煉中終於如期上映,我再三觀賞,深受感動。

常常向耶穌報到

今天我要問大家一個問題:「你的祈禱生活如何?」你可能會覺得常常不會花很多時間,每天要忙很多事情,怎麼會有時間祈禱,頂多就是睡覺之前和耶穌打打招呼,或是星期天去教堂儘量幾分鐘不要分心地唸經、參與彌撒,和大家分享一個故事,這是發生在一個都市裡的教堂,它讓我對祈禱有新的體驗,我想對大家也會有所幫助。

丁松青神父的清泉歲月

走在清泉吊橋上,微涼的秋風迎面吹拂,上坪溪的潺潺溪水在山谷中蜿蜒,盛夏的暑氣已褪去。溫煦的陽光輕輕灑落,清泉天主教聖十字架堂頂端的白色十字架相當耀眼。在這個幽靜的山間部落裡,住了一位來自美國加州的丁松青神父,在清泉服務至今,已有三十五年的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