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聖召

父親與我的聖召──周守仁神父專訪

編按:香港聖瑪加利大堂(St. Margaret Mary’s Church)編輯群曾在過去兩期分別帶大家到訪過「修院」-聖召陶成的道場和「堂區」-神父體會天國的團體。這次,編輯群將與大家一起到「家庭」和「學校」,體驗兩者與培育「聖召」的密切關係。在家庭和學校當中,我們且看「父親」-家父、神父、和天父為子女所獻出美善的一切,透過天人合一的奧蹟,成全子女邁向「聖召」之路。

吳伯仁神父的聖召故事

入靜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路十2)回想起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嘹繞在耳際。 很高興接受呂神父的邀稿,寫下晉鐸感言,感謝天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工妙化,揀選卑微的我成為牧者,成為祂的助手。

亞太聖召推廣會議在台召開

耶穌會亞太區的聖召推廣會議於今年2月3-8號在台北舉行。來自10個耶穌會會省及地區的14位聖召推廣負責人(及4位讀書修士)在亞太區培育代表的陪同下,齊聚主顧傳教修女會的文萃樓,進行了為期4天的會議及參訪活動。今年會議的主題是「如何有效的利用科技媒體來推廣聖召」。

蔡慈芬修女的聖召分享

第一次意識到我的修道聖召,那強烈的召喚是2000年參加世界青年日在歐洲朝聖時,天主用祂的方式,讓我自由的追尋分辨。 直到2007年我參加了修會舉辦的生活體驗,再次經驗到貧窮的耶穌要我與祂一起生活,在2008年9月便入修會到菲律賓開始修道生活,2011年9月8日發初願,一直到現在。 我們每個人都有一段和耶穌相遇的聖召故事,這次在回顧自己的聖召時,我問耶穌,祢要我分享什麼呢? 我想能夠回應聖召,並不是在2000年那一時突然來的感動,天主早就將這恩寵賜給了我,祂早就為我預備能夠回應這聖召的基礎!我體會……

【聖召故事】蠶蛹蝶(二)

此時我想起了父親,告訴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父親說:"你實在要走,你就走吧,你媽說的是氣話,沒事,等我回來了再勸勸她。"父親的話一下子就讓我平靜了很多,雖然痛苦,但我明白了,這就是愛啊!我向天主祈求勇氣和力量來讓我面對這件事,而沒有求天主拿去我的痛苦。我慢慢走回屋裡,直挺挺地跪下,哭著對母親說:"我是你們生的,怎麼可能不愛你們,即使你們不要我,我也不能不管你們,你們不支持我,我走得會很痛苦很艱辛,但我相信,總有一天你們會明白的。"此時母親哭得更厲害了,讓我起來,我不起,母親便來拉我起身,遞給我一塊……

【聖召故事】蠶蛹蝶(一)

提起我的聖召,我就想起了"春蠶到死絲方盡"這句詩。想到蠶寶寶的一生,從出生到成長,從吐絲到成繭,從蠶蛹到破繭成蝶,從蠶的一生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修道旅程。 一、決志修道父母反對 我出生于安徽省甯國市,有一個妹妹,是家中唯一的兒子,父親是老教友,母親和妹妹是教外人。2006年的七月底,我參加了無錫天主堂舉行的大學生夏令營,在此過程中我聽到了天主對我的呼喚,我確定這是天主召叫我終生跟隨他的聲音,因此我向父母提出了修道的想法,沒想到,遭到了父母的強烈反對。母親嚎啕大哭,父親也當眾失聲痛哭起來,他邊哭邊自責……

【聖召故事】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二)

小時候,媽媽總是說我"主意正",這裡略含貶義,意思是說我不乖順。現在又到了我"主意正"的時候了,但我對天主卻願意乖順。為此,我向天主虔誠地祈禱:"主,沒有人支持我做修女,但這個渴望卻很強烈,你願意我做修女嗎?求你給我一個答案。如果你願意我走婚姻的道路,我一定不再堅持做修女;如果你願意我修道,我就義無反顧地跟隨你。你知道我沒有人可以問,只有問你。現在我打開聖經,求你告訴我你所願意我做的。"我跪在那裡,閉著眼睛,翻開膝蓋上的聖經,看到的是格林多前書第七章聖保祿宗徒推薦童貞生活。我的眼淚立即流了下來:……

【聖召故事】我以你的名字召叫了你,你是我的(一)

今年是奉獻生活年,我願分享我的聖召路,來見證天主那無條件的愛以及他在我生命中所行的奇事! 主的揀選 談我的聖召路,首先不得不談我的歸依。我出生在一個無信仰的家庭,1990年的聖母升天節,媽媽成為了我們家第一個基督徒。從那時起,媽媽就開始在我們家裡傳教,大姐和小妹很快就接受了信仰,分別於1992年聖枝主日和1993年復活節領洗。而我很頑固,媽媽提到的天堂、靈魂等,都是我在小說、電影和電視裡看到和聽到的,對此我完全不相信。媽媽想盡一切辦法說服我,一聽說哪裡有很會講道的人在講道,她一定要帶我去參加。但……

【活動回顧】西貢傳教一百五十周年 湯漢樞機鼓勵栽培聖召

西貢聖心堂十一月九日慶祝主保瞻禮暨西貢福傳一百五十周年,湯漢樞機鼓勵該堂區加緊栽培聖召,讓青年敢於回應召叫。 慶典假西貢崇真天主教學校(中學部)操場舉行,由湯樞機主禮,堂區主任司鐸田義神父(C. Tei)與多位宗座外方傳教會神父等共祭,近一千人參與。 湯樞機在講道中鼓勵聖心堂能「在天主的祝福下,承先啟後,學習先輩的傳教士,保持福傳精神,將耶穌的愛散播出去」。 湯樞機亦希望該堂區能推動聖召文化,他感謝現任本堂神父致力培育青年並邀請堂區團體為他們祈禱。又勉勵青年勇敢回應天主召叫去修道。 談到堂區主保……

【聖召專欄】獨身聖召何其少

筆者在西歐十四年,造訪過許多圖書館,想搜集一些明清期間在中國傳教的西洋傳教士,不太贊助在中國培植道地的神職的理由。直接的檔案一無所獲,間接的答案是有。 近代天主教傳入中國,首推利瑪竇,他於1583年即到中國內陸,肇慶,南京,北京。然而,第一批中國神父劉蘊德(60歲),吳漁山(58歲),萬其 淵(54歲)在南京晉鐸,時在1688年8月1日由羅文藻主教祝聖,已經事隔一百多年(1583-1688)。即便再加上早先晉鐸的羅文藻和鄭維信神父, 也不過六位而已。最近從上海光啟出版社的「明清間在華耶穌會士列傳……

【聖召見證】從朝聖旅途中省思聖召薪傳

  文/周發昌 朝聖是朝向成聖的路上邁進,也就是靈修生活,靈修?告訴大家一件大喜訊,「欣賞萬物之美」也是一種靈修(阿排主教部落格),那為什麼一定要到別的聖堂去朝聖?聖保祿宗徒說:「聖神只有一個,但每個人所得到的神恩都不相同。」那不同聖堂的神恩當然也不一樣囉!我們參加朝聖之旅,一方面參拜「父的家」,一方面欣賞萬物之美,真是完美結合! 幾年來,在朝聖旅途中,發現很多感人的故事:南投縣竹山後埔仔天主堂是蓋在田中間,唯一的一條小路進出,聖堂旁有幾家農舍,我們車剛停好,就來了一位老太太,我們說明……

【聖召故事】終身執事太太在協助丈夫參與職務中一起成長

「撒殫,退到我後面去!你是我的絆腳石,因為你所體會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 每當廖楚彤想問丈夫可否不去開會,這位終身執事太太就想起耶穌跟伯多祿所說的這句話,最終把自己想說的話吞回肚子裡。 廖的丈夫王展滔十一月中才領受終身執事職,她非常感謝天主對丈夫的召叫,「以祂的方法把恩寵給予我們一家」。然而,回想起王執事決定回應召叫之時,她當時是憂心忡忡的。 四十二歲的王執事任職工程師,曾任堂區主日學導師及教區聖樂團團員,二零零七年獲收錄為執事候選人,先後於聖猶達堂及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實習。 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