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宗教對談

教宗:教會始終在革新

教宗方濟各將於10月31日牧靈訪問瑞典,與信義會一同參加宗教改革開啟5百週年紀念。教宗在出訪前接受了瑞典耶穌會《信號》期刊與耶穌會《公教文明》期刊的訪談。他強調,「天主教公教」與「宗派」是兩個互相矛盾的詞彙。教宗認為信義會有兩項傳統值得學習,那就是改革與聖經。他解釋說,「馬丁‧路德在教會的艱難時刻最初提出的是改革,期望給錯綜複雜的局勢開一劑解藥。在於將天主聖言交託在子民的手中方面,馬丁‧路德有很大的貢獻」。

宗教對話先行者 – 再來灑播和平種子

 by 人籟論辨月刊/吳思薇 「宗教交談是什麼?是傳什麼好消息嗎?不是,是瞭解你周圍的每一個人在你生命中的意義,你對他們都有一個特別的責任,要幫助他們知道他們可以得到的幸福有這麼大。」–馬天賜神父,出自《你的耶穌,我的佛陀:深刻的宗教交談》一書 四十年前的某一天,一位剛到台灣的法籍耶穌會青年神父,鼓起勇氣走出服務的聖堂,拜訪對面的小廟。令他驚喜的是,廟方不但熱情接待,也為他解釋各類儀式,讓他獲益匪淺。臨走前還有人告訴他,說他是第一個從對面來此參觀的人。 受到這個經……

【宗教對談】梵蒂岡籌備兩年內在台辦宗教研討會

梵蒂岡宗座宗教交談委員會顧問戴比利主教來台灣一周,籌備兩年內在台灣舉辦跨宗教的國際學術研討會。 戴比利主教於二月十四日來台一周期間,拜會了道教,佛教、天帝教、一貫道等宗教領袖,以增進教廷與台灣宗教界的友誼及相互認識,以便未來合作。 台灣地區主教團宗教交談委員會執行秘書鮑霖神父告訴天亞社,戴比利主教等一行與台灣宗教領袖會談中,雙方都討論未來互相合作的可能性,希望在兩年內分別在台灣舉辦天主教與道教,和天主教與佛教等國際學術研討會。 陪同戴比利主教的除了鮑霖神父,還有委員會副秘書長英都尼神父、教廷駐華……

【宗教對談】天主教教宗為何要參加宗教改革的紀念活動?

在結束了紀念聖福若瑟神父的彌撒聖祭並吃過午餐後,一位教友姐妹希望我對近期教會大事做一個"簡報",以滿足大家的"求知欲"。我開口說道:"在我看來,近期最大的新聞倒不是教宗決定聖週四的濯足禮可以為女性洗腳,而是他將於今年10月31日前往瑞典倫德參加宗教改革開啟500周年的紀念活動……"話音未落,大家一片驚歎聲:"這怎麼會呢?天主教的教宗去參加新教的改教紀念活動?!" 我倒並沒有因這樣的驚歎而感到意外,畢竟,乍聽起來,這的確有些不可思議:1517年的10月31日,本是像我一樣作……

【宗教對談】我是一個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為…(七)

大學的成立 中世紀曾被冠以「黑暗時代」,但因為歐洲大學的成立,這稱號也便足以被推翻。歐洲最初的大學是設於博洛尼亞(1088),巴黎(1090)和牛津(1096)。接着便是不同的大學接連不斷地冒出來,尤其在蒙彼利埃、薩拉曼卡和劍橋這些歐洲城市。而某些大學是因他們授的某課程而聞名:薩勒諾大學的醫學研究、巴黎的神學和邏輯學、博洛尼亞的法系和教會法(伊爾內留斯和他學生格拉蒂安也曾在此授課)、牛津的數學和自然科學等等。還有一個令這些學府備受關注的因素,就是他們喜歡在課程中,纳入自然科學和新發現的古希臘文本……

【宗教對談】我是一個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為…(六)

天主教人仕都認為宇宙的存在是理性和有宗旨的,而人是有理智的受造物,能洞悉大自然的操作,正因如此,便鼓勵了中世紀的歐洲人,在科學上來個大改革。 更值一提的是宇宙機械式的運作,似乎沒有餘地讓奇跡發生,可是,有些偏激的想法卻覺得天主教充斥着迷信和神話、完全脫離現實。有天主教哲學家認為奇跡並沒有規範或會經常發生,也和固定自然規律脫節。在有規律和秩序的情況下,奇跡確實會發生的。就以巴斯的阿德拉特為例,他說:「我們必須傾聽有極限的人類知識,否則不應去求助天主」(87)。有關翻譯聖言,聖維克托的安德魯爭辯說:……

【宗教對談】我是一個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為…(五)

前所未有的翻譯活動 那些堅持把中世纪稱為歐洲史上之『黑暗』時代的人,仍然選擇拒絕接受自回教徒佔領者被驅逐後,在西班牙的偉大翻譯工作。無可否認,中世纪時的回教徒,藉着聶斯脫利(Nestorian)基督教教派學者的幫助,(例如 Hunayn Ibn Ishaq 和他的兒子Ishaq,姪兒Hubyash,還有 Abu-Bishr Matta Ibn Yunus,邏輯學家Yahya ibn Adi’、Isa ibn Zur’a 等等),是成功保存了一些曾一度因西方野蠻侵佔及西羅馬……

【宗教對談】我是一個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為…(四)

有關傳統天主教教會的文章,有不少也會提及道茂‧亞奎納(1225-1274)的思想,可見這位道明會神學家和哲學家在教會史上是舉足輕重的,自他無懼地為亞理斯多德的哲學解釋後,他的地位便變得更重要,他清楚解釋亞理斯多德並不會威脅基督教會,尤其是亞理斯多德的『永恆宇宙概念』;他成功一併帶走教會人仕之前對亞理斯多德哲學的憂懼。亞奎納設法調和理性與信德;基督信仰與亞理斯多德,結果便把一些亞理斯多德概念帶進了基督宗教神學。亞奎納不僅找來亞理斯多德與基督信仰的共通點,也發現亞理斯多德的邏輯是能捍衛基督教教義的極……

【宗教對談】我是一個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為…(三)

在此我想再談談歐里亞的克吉爾伯特,之前我曾提過他能鑄造技巧精緻的,時鐘,他是奧圖文藝復興的關鍵人物,是當時歐洲最知識廣博的學者,他那如百科辞典的知識囊括數學、天文學、哲學、邏輯學、拉丁文文學、音樂和神學。他因引入算盤(或稱計數板)和印度-阿拉伯數碼(Huff-現代科學技術的崛起50),而鞏固了他在西方科技發展史上的地位。他曾居西班牙三年,可能就是在那時掌握了阿拉伯知識,故被譽為「首位引進阿拉伯科學到西方」的學者,他的天文和數學文本也表露出阿拉伯對他的影響(Zuccato 192-93)。在登為教……

【宗教對談】我是一個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為…(二)

一般而言,基督教會,尤其是天主教會,是不會壓制或摧毀古典學術,因它源於希臘羅馬文化,很自然便同化於希臘哲學的概念:如聖言、良知,是人對宇宙某些規則或行為原則要共守的認識等等。就是基於這些,基督信仰才能和希臘/異教徒哲學和理性主義和平共處… 這是最令遜尼派伊斯蘭遺憾的,因為無論他們如何壓制穆塔茨利特的思維,始終不能成功。(只是這主題已可單獨作詳細研究。) 有時我很想把心裏的話說出來:假若天主教會真的如衆學者所說,要掐滅古典傳統,那麼又怎樣解釋早期和中世紀的教會人仕對古典文藝作品如此諳練……

【宗教對談】我是一個回教徒,我佩服天主教因為…(一)

讓我用一個秘密來開始這篇看似「告解」的短文:我非天主教徒,也不是什麼基督徒,我是一個世俗的穆斯林,是個酷愛閱讀哲學及歷史的人,對正確的真理,保持堅定不移的决心,那怕它違背普羅大衆一般持有的信念。 我在過去幾年,悉心研究基督信仰的歷史,尤其中世紀的天主教會,卻驚訝地發現,我們過往認識的天主教,實際上是被一些反天主教的偏見言論誤導了。在西方和中東,大多數人也認為天主教會抑制了科學、理性和知識,但事實剛剛相反,我找到的結果卻証明他們不只不會抑制,反之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會從世俗的方向、用科學的角度和極尊……

【宗教對談】漠視足以誘發敵意

「這次又是來過什麼節?」桃園機場的海關人員笑著對我說:「澳門假期真多,好羨慕耶。」 澳門作為近代遠東首個天主教教區,受過葡萄牙殖民洗禮,回歸後澳門的公眾假期倒是面面俱到,復活節、清明節、佛誕節、聖誕節應有盡有。人們說,這是「和諧澳門」又一鐵證。 澳門人自豪於沒有發生過大型宗教衝突,地標大三巴牌坊更被視為「宗教和諧的示範單位」──天主教教堂遺址旁邊立著哪咤廟,法輪功及基督教團體天天在那裡發傳單相安無事。美國國務院發表的《2011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國(澳門)》,認為澳門政府基本上尊重了宗教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