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信仰生活

領洗後跟蹤服務是關鍵

每逢教會的四大瞻禮,特別是復活節和耶誕節,各地教會都有慕道者領洗入教,這無疑是件大好事,真的為新教友感到高興。但我們高興之餘是否靜下心來反思一下,儘管在福傳者辛勤地耕耘下,教會的福傳事業遍地開花,但仍有不少不盡人意的地方,最明顯最突出的問題就是,雖然教會每年都有大批的人領洗入教,但教堂裡的教友並沒有明顯增多。

人的欲望為什麼總是不能滿足 Ⅱ

皇上看到寶珠後,很是賞識,就占為已有,西宮娘娘見了,也想要一顆,不得已,宋仁宗再次下令尋找寶珠,並說把丞相的位子留給第二個獻寶的人,王妄心想,我把蛇的第二隻眼睛弄來獻上,那丞相不就是我的了嗎?於是到皇上面前說自己還能找到一顆,皇上高興地把丞相給了他,可萬萬沒想到,王妄的衛士去取蛇的第二隻眼睛時,蛇無論如何不肯給,說非見王妄才行,王妄只好親自來見蛇。

從「身心靈」三方面談愛自己

愛自己是人的本性,可作為天主教教友,該怎樣愛自己呢?既然天主按自己的肖像造了我們人類,給了我們每個人一個肉身和靈魂,而且因為我們的肉身在世間存活時還同時會思考,有心理活動,那麼我想我們可以從肉身、心理、靈魂三方面來考慮愛自己。 從肉身角度愛自己,其實是最低端或稱最低檔次的愛。我們每個常人都有吃喝拉撒睡的基本生活需要,從生活需要滿足自己也就成為最簡單的愛。比如餓了吃飯、渴了喝水、冷了加衣、困了睡覺等等。

爸爸的改變

前幾天回老家,晚上看見爸爸跪在家裡祭台前祈禱,心中不禁感歎:“為人不可能的,為主一切都是可能的。”爸爸終於回到了天主的懷抱,思緒把我帶到了回憶中。 小時候,我經常跟著爺爺奶奶去教堂,每天回家喜歡念經、看報,爸爸每次看到都要把我教訓一番,多次去找奶奶,讓她以後不要再帶我去,老年人信信就行了,哪能讓小孩信。為此我的信仰生活不得不轉入“地下”。還好爸爸經常在外邊做活。

苦路上,西滿的“意外”之功給我們的信仰啟示 Ⅱ

西滿順服了 西滿最終背起了十字架,走上了“與主同行”的道路。 信仰生活中,團體裡的各種矛盾並不罕見。總有一些人如西滿那樣,在懵懂中被推到十字架面前,不得不背負眾人的指責和謾駡,甚至排擠。天主允許事情的發生,必定是源於救贖的計畫,不管我們有多麼無法忍受,信靠上主,勇敢承擔,才是唯一的選擇與出路。

愛的三種境界 Ⅱ

愛的第二個境界是以所愛的人為中心,而不是以自我為中心,這是愛的成熟階段。 在聖經裡面,多次講到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最後晚餐的時候,他靠在主的胸前,聽著主的心跳,聽著主的話語。我們知道一個愛主的人,首先要聽什麼是主的旨意。同樣,我們愛人,也要先聽聽我們所愛的人,要聽聽他的心聲,要聽聽什麼是他/她所喜悅的。

苦路上,西滿的“意外”之功給我們的信仰啟示 ∣

基肋乃人西滿與耶穌的相遇可謂是一個“意外”,瑪竇福音中這樣記載:他們出來時,遇見一個基肋乃人西滿,就強迫他背耶穌的十字架(瑪27:32);路加福音同樣記載:他們把耶穌帶走的時候,就抓住了一個從田間來的基肋乃人西滿,把十字架放在他肩上,叫他在耶穌後面背著(路23:26);瑪律谷福音中記載得更為詳細:有一個基肋乃人西滿,是亞歷山大和魯富的父親,他從田間來,正路過那裡,他們就強迫他背耶穌的十字架(穀14:21)。

愛的三種境界 ∣

從今天開始,我們要講愛的三種境界。今天我們講第一個境界——愛的初級階段,自我為中心的愛。 以自我為中心的愛表現在哪兒呢?就是:我認為什麼對你好,而不是你認為什麼好,所以我所做的、我所說的,一切事情,都是“我覺得”怎麼樣對你好。伯多祿對耶穌的愛,曾經在這樣的一個境界。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Ⅲ

姨媽的信仰 母親生前,我的兩位姨媽來看她小住幾日。看她們年事已高,我便趁此機遇給她們傳播福音,深入淺出地講解救靈魂的道理。兩位老人家認真專注、熱心聽取,異常虔誠,完全信服,亦極願意接受洗禮。由於年齡已大,行動不便;家住農村,進城去教堂不易,我便給她倆代洗。 一年後,聽說她倆去了太原住在女兒家。我便撥通電話,又一次與她們重複了一次信仰的道理;且問她倆,願不願意去太原天主堂進一步舉行“補禮儀式”,她倆以堅定的語氣告訴我:“願意!”

天堂母親 Ⅱ

母親是個小腳女人,有時行動不方便,但她吃苦耐勞,一生沒因此而少做一點兒活,鋤地、收割、打場、掐穀穗……樣樣都能幹,並且幹得快,活做得細。母親是個好管家,她把家務弄得井井有條;母親還是一個好廚師,做的飯菜十分可口。母親的針線活全村有名。母親還是個紡線能手,她紡的棉線,到集市上不但人們都搶著買,還能賣個好價錢。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Ⅱ

妻子 我受洗後雖亦給妻子、兒女們講過一些有關信仰的道理,但很簡單,既沒有長篇大論,亦未連續認真地去講。那時節,剛從農村轉入城市,面臨許許多多亟待解決的難題,忙得團團打轉,無暇顧及這方面的問題。 1992年初的一天,妻子瑞珍不經意間對我說:“我亦領洗信主吧!”我像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似的,以她的個性來說,她既主動說了,表明考慮好了,思想上已有較充分的準備了,信仰已在她心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