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信仰生活

一個微笑羅馬城的天使

三月的羅馬陽光和煦,遊人如織。交完了專案報告,步出聯合國糧農組織大樓,如釋重負般地對著迎面撲來的暖空氣做了一次深呼吸。看看腕表才下午兩點多鐘,於是快步回到旅店,換上了便裝,運動鞋。想利用晚飯前的時間,再走訪一遍梵蒂岡城。 就在離梵蒂岡城不遠的路上,看到住在同一旅店芬蘭籍的蘇菲婭小姐,正被一群販賣紀念品的吉普賽孩童包圍著,似乎無法脫身。

婚姻如乘車

人生是個漫長的旅程,而婚姻如車,想徒步走完人生旅程的人不多,那樣太累,也和傳統習慣不合,於是,絕大多數人上了婚姻這輛車。這輛車上,男人是駕駛員,女人是副駕駛。婚前,男人是開車的人,女人是在路邊等車的人。人人都想坐寶馬、賓士,可這樣的豪華車太少,偶爾過一輛,不是車上已經有人,就是人家不肯停車。

包容,愛情的珍珠

目睹當今社會,夫妻關係惡化導致家庭破裂的現象比比皆是。在教會中,離婚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可在當下卻也時有發生。許多青年男女從初婚的相敬如賓到後來的相見如冰,再到相戰如兵,直至最後相離求靜。 戀愛中的男女步入婚姻的殿堂是多麼美好的事,反觀當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百年修來的緣分在婚後短短幾年甚至幾個月內消失的無影無蹤呢?

天主兩次的垂顧

她,叫張建華,是我所在市場的清潔工,也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平時很少說話,只是低頭幹自己的活兒,拖地、打掃衛生。沒事就站在商場過道的角落,默默念經。和她一起打掃衛生的女人們經常譏笑她,說她又大仙上身了,但她從不以為然。有一天,她走進我的店裡,怯生生地問道:"姐姐,你也是信教的?"

《靈心小史》摘抄

愛不應埋藏在心底,因為沒有人將燈點在斗裡,都把它放在燈檯上,使進來的人得見光亮。這燈光便代表著愛。愛不能僅僅施與我們所愛的人,它必須光照滿堂,讓人人都感到愉快。 我要用我的愛和小小的克己犧牲,叫他快樂而不讓他知道是我做的,因為他看見了,知道是我做的,他就不得不賞報我了……我不願意讓他麻煩。

一條簡單的道路

「愛」是廣泛使用而意義模糊的字,因為它原本不是名詞,而是動詞。先有愛的行動與實踐,然後可以體認什麼是愛。每一個時代的人都需要尋找愛的新解,並且總能如願,譬如德蕾莎(真福印度德蘭)修女的作為,就是今日的典範。《一條簡單的道路》充分印證了這種期許。

傳道——人性化的服務

曾在多個堂區服務過學齡兒童、婚齡青年的教義學習班,其間出現了一個怪現象:學生半途而廢。退學原因很多,不能一概而論,諸如食宿艱苦、與人爭吵、冷熱難耐、聽講無趣等等。筆者認為此非小事。更該提起注意的是,父母對待這些學業未竟而回家的子女不聞不問,甚至溺愛袒護,實在不該。

天堂是什麼樣子

有一個基督徒作家曾經說過:"天堂是什麼樣子?你大可以窮盡自己所有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去設想和猜測。對於一些人來說,天堂意味著與自己所愛的人永遠同在而不分離;對於一些人來說,那裡充滿了安靜與穩妥;對於一些人來說,那裡不再有疾病和債務;盡力去設想吧!但是當真正到達天堂的時候,我們會發現我們每個人都是‘幸福的失敗者'"。

如何做一個天主可用的僕人

路加福音17章10節,耶穌這樣對門徒說:“你們……既做完吩咐你們的一切,仍然要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我們不過做了我們應做的事。”這裡,耶穌在教給我們,如何做一個天主可用的僕人。 說到僕人,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太太,她跟我說:哎呀,我來到加拿大,樣樣事情都要自己做,不像以前在國內的時候,那時候,有保姆可以幫著做這個,做那個。

地獄就是後悔,永遠後悔

耶穌說:將來有許多人想進入天國,而不得入。(路13:24) 每次讀到這段經文,總會讓人從世俗的欲望中忽然清醒過來。死亡如盜賊一般,會瞬間將人的希望、親情、愛情、事業、美好的日子,一切的一切,永遠帶走。 基督徒都明白,死亡那一刻,就意味著和天主見面了。世上再沒有比死亡更現實的事情。

聖堂裡老婆婆哭了

彌撒結束後,在教堂院子的偏僻處的無花果樹下,老婆婆低著頭一手扶著樹幹,一手拿著手帕鼻涕一把淚一把…… 我快速走過去伸開雙臂,攬住了這位傷心的老婆婆,老人家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伏在我懷裡哽咽著,半天不說話。 我思量著,老人家今天怎麼了?是身體不舒服?是受了兒女的氣?還是……

三代人

偶然一次,看到一家三代人用餐,飽餐之後,桌上還剩下幾塊雞肉。婆婆說“放進冰箱,留明天吃吧!”媳婦說:“別留了,一人一塊把它吃完!”孫女說:“這麼飽怎麼吃,倒掉好啦!” 幾句簡單的話,卻清清楚楚地顯現出三代人迥然不同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