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信仰生活

爸爸的改變

前幾天回老家,晚上看見爸爸跪在家裡祭台前祈禱,心中不禁感歎:“為人不可能的,為主一切都是可能的。”爸爸終於回到了天主的懷抱,思緒把我帶到了回憶中。 小時候,我經常跟著爺爺奶奶去教堂,每天回家喜歡念經、看報,爸爸每次看到都要把我教訓一番,多次去找奶奶,讓她以後不要再帶我去,老年人信信就行了,哪能讓小孩信。為此我的信仰生活不得不轉入“地下”。還好爸爸經常在外邊做活。

苦路上,西滿的“意外”之功給我們的信仰啟示 Ⅱ

西滿順服了 西滿最終背起了十字架,走上了“與主同行”的道路。 信仰生活中,團體裡的各種矛盾並不罕見。總有一些人如西滿那樣,在懵懂中被推到十字架面前,不得不背負眾人的指責和謾駡,甚至排擠。天主允許事情的發生,必定是源於救贖的計畫,不管我們有多麼無法忍受,信靠上主,勇敢承擔,才是唯一的選擇與出路。

愛的三種境界 Ⅱ

愛的第二個境界是以所愛的人為中心,而不是以自我為中心,這是愛的成熟階段。 在聖經裡面,多次講到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最後晚餐的時候,他靠在主的胸前,聽著主的心跳,聽著主的話語。我們知道一個愛主的人,首先要聽什麼是主的旨意。同樣,我們愛人,也要先聽聽我們所愛的人,要聽聽他的心聲,要聽聽什麼是他/她所喜悅的。

苦路上,西滿的“意外”之功給我們的信仰啟示 ∣

基肋乃人西滿與耶穌的相遇可謂是一個“意外”,瑪竇福音中這樣記載:他們出來時,遇見一個基肋乃人西滿,就強迫他背耶穌的十字架(瑪27:32);路加福音同樣記載:他們把耶穌帶走的時候,就抓住了一個從田間來的基肋乃人西滿,把十字架放在他肩上,叫他在耶穌後面背著(路23:26);瑪律谷福音中記載得更為詳細:有一個基肋乃人西滿,是亞歷山大和魯富的父親,他從田間來,正路過那裡,他們就強迫他背耶穌的十字架(穀14:21)。

愛的三種境界 ∣

從今天開始,我們要講愛的三種境界。今天我們講第一個境界——愛的初級階段,自我為中心的愛。 以自我為中心的愛表現在哪兒呢?就是:我認為什麼對你好,而不是你認為什麼好,所以我所做的、我所說的,一切事情,都是“我覺得”怎麼樣對你好。伯多祿對耶穌的愛,曾經在這樣的一個境界。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Ⅲ

姨媽的信仰 母親生前,我的兩位姨媽來看她小住幾日。看她們年事已高,我便趁此機遇給她們傳播福音,深入淺出地講解救靈魂的道理。兩位老人家認真專注、熱心聽取,異常虔誠,完全信服,亦極願意接受洗禮。由於年齡已大,行動不便;家住農村,進城去教堂不易,我便給她倆代洗。 一年後,聽說她倆去了太原住在女兒家。我便撥通電話,又一次與她們重複了一次信仰的道理;且問她倆,願不願意去太原天主堂進一步舉行“補禮儀式”,她倆以堅定的語氣告訴我:“願意!”

天堂母親 Ⅱ

母親是個小腳女人,有時行動不方便,但她吃苦耐勞,一生沒因此而少做一點兒活,鋤地、收割、打場、掐穀穗……樣樣都能幹,並且幹得快,活做得細。母親是個好管家,她把家務弄得井井有條;母親還是一個好廚師,做的飯菜十分可口。母親的針線活全村有名。母親還是個紡線能手,她紡的棉線,到集市上不但人們都搶著買,還能賣個好價錢。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Ⅱ

妻子 我受洗後雖亦給妻子、兒女們講過一些有關信仰的道理,但很簡單,既沒有長篇大論,亦未連續認真地去講。那時節,剛從農村轉入城市,面臨許許多多亟待解決的難題,忙得團團打轉,無暇顧及這方面的問題。 1992年初的一天,妻子瑞珍不經意間對我說:“我亦領洗信主吧!”我像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似的,以她的個性來說,她既主動說了,表明考慮好了,思想上已有較充分的準備了,信仰已在她心中了。 

我家人的信仰生活 Ⅰ

母親 1984年,年過六旬的父母從鄉下進城來住一段時間。我想趁此機會讓二老信從福音,接受洗禮,將靈魂交給上主,走好人生的後半生,這為我就盡了最大孝心了。 當我給爹娘講天主教的道理時,母親告訴我,她年輕時曾在太谷縣教會辦的輔仁學校讀書,學校裡的老師們都非常好;特別是一位姓郝的老師,是位修女,善良、熱心、愛護學生。媽媽告訴我,我出生的那一天,因去醫院晚了,羊水已破,情況緊急,忘了帶住院費,正好是那位郝老師的班,她對院方說,這是我的學生,搶救生命要緊,不要考慮錢的事情。這所教會辦的“仁術醫院”,醫護人……

慈悲天主在我家 Ⅱ

四、慈悲禧年,慈悲恩典 “上主站在你的右邊,作你的護衛和保安。上主保護你於任何災禍,上主保護你的心靈平安。上主保護你出外,保護你回來。”(詠121:5,7-8) 1.讀信德報,長信德 我是信德報的忠實讀者,每一期都愛不釋手,讀著報上的見證,常常淚流滿面,可以說我的信德是在信德報的澆灌下成長起來的。就在老父親的病一籌莫展之時,我從信德報上看到了吳若石神父傳授的足底按摩法對疑難病症有神奇療效,心中充滿了信心,恰巧附近就有吳神父的弟子郭商博教友開的按摩店,馬上開始為我父親按摩,不吃藥不打針,三個月後,……

慈悲天主在我家 ∣

我家在石家莊市欒城區竇嫗鎮南趙村。剛剛過去的慈悲禧年,對我家來說是經受考驗的一年,也是滿溢恩寵的一年。 一、歷經磨難,體驗試煉 “鍋煉銀,爐煉金,上主煉人心。”(箴17:3) 試煉一:春夏季,七十多歲的老父親胃切除手術後,消化障礙、腹瀉,腿腳腫,後來幾乎不能走路了,在各個醫院治療,看遍中西醫,均不見效果,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眼看著人就不行了,卻毫無辦法。

天堂母親 ∣

在人世間,唯有母愛,永遠是那麼偉大、無私、高尚,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 我的母親於2004年 3月16日去世,享年100歲。時間蹉跎,細細一算,她離開我們已經13個年頭了,但母親的音容時常在腦海中縈繞。 解放前,父親是我們村子教會的會長,當時法籍朗神父看到父親英年喪妻,丟下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加上朗神父也特別欣賞父親的虔誠,對教會工作的熱忱,神父就做主把教會養大的一個嬰孩嫁給了我父親,這個嬰孩就是我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