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進德公益

志願者的三尺講臺

時光果真跑得飛快,去年的現在,我回到了校園,只不過不是作為一名學子,而是站上了三尺講臺,和一群可愛又調皮的男娃子,度過了我生命中最珍貴的一年。 去年八月底報導的,在沒正式開始開學前,我就先在備修院混吃混喝了幾天。然後到了真正開學了,我又回去參加聚會了。

逾越.十字架的六分之一

時間已過去兩個月,一年的六分之一!兩個月發生了很多,送走了夏天,迎來了秋天。八月初的我,慢慢的熟悉著陌生的世界,磕磕絆絆。九月裡,朋友圈被開學的無奈和喜悅所充斥著,那些看著新生軍訓而有些幸災樂禍的言語勾起了我無邊的回憶,可惜那些生活已不屬於我,學生時代已離我遠去,站在我面前的是一群需要特別照顧的小孩子,這裡將開啟我生命的逾越之路。

那竟是他生命的最後時光 Ⅱ

叔叔很乖,於是我的工作量就增加了,不過還能應對。一段時間後,感覺自己沒勇氣和力量去陪伴叔叔了,感覺好麻煩!叔叔一天給我打好幾次電話,反反復複也就那麼幾件事,有時明明他可以做到,還要打電話call 我!“嗡嗡`~嗡嗡~”狼又來了!前幾次接電話過去後沒什麼事兒,這次要不要相信他?啊!真是浪費我時間。真是受夠了 !

我與天珂珂的一天

珂珂是一名患有嚴重腦癱並伴有癲癇的七歲男孩。因為不能像正常孩子那樣察覺到危險,所以在他睡覺的時候會對他的四肢及身體採取相應的安全措施。 早晨,走進珂珂的房間,只見他兩隻手因用夾板(專用輔具)固定著,不能彎曲,正在像機器人似的動來動去。放鬆的時候到了,他顯然很開心。雖然他四肢健全,卻不能保持平衡。他的腰是軟的,總是扭來扭去,我們對他最具貼切的形容是“泥鰍”。抱他的時候要特別的注意,因為稍有不慎他就有可能掉在地上,而他根本就沒有危險的意識。但即使這樣他也特別喜歡被人抱在懷裡。

師路 Ⅱ

師生關係是一門玄妙的藝術,學生的眼睛時時觀察著老師,老師也在思考每個學生該如何對待。在一起彼此久了,性格脾氣也就摸得差不多了。有些學生膽子大,喜歡往老師身邊圍,而我更是住進了學生堆裡。開學季,神父在學生公寓樓裡辟出了個單間給我作為宿舍,這下可好了,左鄰右舍都是學生。 下了晚自習或者週末,有些學生愛進來玩會兒,這我是很歡迎的。

師路 Ⅰ

“今天,是仙恒老師離開的日子,如果同學們看到他,請說一句:老師,再見!”這是我在備修院的清晨廣播裡聽到的最後一句話,稚嫩的嗓音推來一股始料未及的幸福,當然了,也宣示著終將到來的別離。 說到別離,我早已習慣。自從四年前一紙錄取通知書召我南下,從此,故鄉最鮮明的記憶莫過於央視那句“記憶中原,老家河南”的廣告語。

走過,必留下痕跡

一年前的六月,看著身邊和自己一樣馬上要畢業的朋友,同學們忙著找工作,各種的忙碌。而自己的內心卻沒有很想畢業趕緊找工作,而是渴望來到這裡——利瑪竇志願者團體。想用一年的時間回饋、感恩天主,同時,很想通過這一年的服務,體驗生命活著的意義和價值。有人說:“認定的事,就一定要去做,當你如此渴望做這件事的時候,祂會給你滿滿的祝福。”的確如此。

告別吃水難 生活比蜜甜

“現在用水真方便,洗衣服做飯、洗臉洗腳,水龍頭一打開清澈的水就流出來了。”來自4.20蘆山地震災區的龍池村村民何發秀正在門口打水準備給孫子洗頭,嘩嘩嘩的自來水彷彿唱著歡樂的歌。以前因為冬天斷水,在外地的孫子不願意回來。 龍池村位於遙遠的“川西”:她幾乎不為人所知,之前網路上幾乎找不到她的名字。她已被世界丟到了記憶的邊緣。

她說生活是 Stay with Angels

一顆灼熱的心,一股熾熱的激情,一息莫名的指引。她跨山逐水,從有粵語的廣東來到了北方的邯鄲,她的成長像這冬日裡久違的白雪——潤物細無聲。 她給自己分享的PPT(1月份有每一位元志願者的服務生活分享,可以用PPT記錄分享)起名為“Stay with Angels”,因為她說“這些孩子就像我生命中的天使,我的服務之路是有天使同行的一路。”。

祂創造的那個我

“這一生,我們只有兩個功課——認識自己,找到信仰。而創世之處,我們按祂的模樣,因祂的話語和氣息受造,那麼,尋到真實自己的同時也會找到信仰。” 2017年3月3日傍晚-5日是第七屆利瑪竇志願者(後文統稱為“小七”)的3月聚會,主題“認識自己Ⅱ”是繼16年11月“認識自己Ⅰ”的一個專業心理學上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