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吳伯仁神父的聖召故事

入靜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路十2)回想起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嘹繞在耳際。 很高興接受呂神父的邀稿,寫下晉鐸感言,感謝天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工妙化,揀選卑微的我成為牧者,成為祂的助手。

羅四維神父殯葬彌撒┃講道

  耶穌將自己的門徒召來說:「我很憐憫這群眾,因為他們同我在一起已經三天,也沒有什麼可吃的;我不願遣散他們空著肚子回去,怕他們在路上暈倒。」門徒對他說:「在荒野裏我們從那裏得這麼多的餅,使這麼多的群眾吃飽呢?」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有多少餅?」他們說:「七個, 還有幾條小魚。」耶穌就吩咐群眾坐在地上,拿起那七個餅和魚來,祝謝了,擘開,遞給門徒;門徒再分給群眾。眾人都吃了,也都飽了,把剩下的碎塊收集了滿滿七籃子。吃的人數,除婦女和孩子外,約有四千人。──瑪竇福音十五32-38: 我們今天聚……

我的靈魂讚頌吾主──陸達誠神父

今年(二○○二)一月上旬某夜臨睡前,收到一通電話,對方確定我是陸達誠神父後,告訴我她是吉林聖家會齊麗芳修女。哇塞,好遙遠的東北來的電話。由於我生長在江南,從未涉足東北,因此這幅廣大的塞北土地為我顯得非常神秘。美東和西歐雖然更遠,但我住過、生活過,打起電話來不覺遙遠。東北雖較近,但它對我來說,太陌生了。因此,整理一下思緒準備洗耳恭聽修女要講什麼。

愈顯主榮的典範──孫達神父

猶記得二○○二年四月一日,孫達神父為竹北市老人安養中心展開籌備工作,孫達神父服從天主的旨意戮力福傳,因為老人家更需要福音,天主對於老人的靈魂得救特別重視,孫達神父毅然決然接下沒有事業單位敢接手經營的安養中心,就是為了救老人家的靈魂。 那時,我從三十六年半的教職退休,投入完全陌生的老人服務領域,正是萬事起頭難!客家風土民情認為把長輩送進安養中心會被咒罵為大不孝。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Ⅱ

然而之後還是出了麻煩。一天夜裡,她用自動書寫和荷西交談,荷西要求三毛為她獻彌撒。三毛提出三位神父的名字問:「你覺得讓這三位主持彌撒可好?」 誰知對方卻斬釘截鐵地回答:「不要。這三個都不是好人。」 這時三毛起了疑心,懷疑此時和她交談的人已經不是荷西,便用耶穌之名命令對方說出他的真實身分。

陸達誠神父追憶三毛與耕莘的那段日子 Ⅰ

《聯合報》邀請三毛演講,假耕莘大禮堂舉行。我永遠忘不了當時整個大禮堂爆滿,排隊排到馬路上的盛況…… 在寫作會的眾多講師之中,自然不能不提三毛。當年她成名的時候,我人在國外,完全沒聽過她的名字,回國後才知道國內有這麼一個極受歡迎的女作家。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聯合報》的文學獎頒獎典禮上,我還記得那次是許台英女士得小說首獎。

給,都給,全部都給的華思儉神父

成為天主教徒這件事,為我並不是很困難;因為當我在1913年2月7日凌晨兩點出生後,12小時之後,也就是同天下午兩點,我就被抱去接受洗禮,成為一名天主教徒! 我有一位舅舅,名字叫做杜桑·盧西爾(Toussaint Lussier),是位耶穌會士,他的使命工作是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北部的 Objibue 印第安部落裡服務;在他去世之前,他總說希望能找到一位接替他使命工作的人,在家族中的每一個人,都認為我就是那個人選。

落地生根,這裡是華思儉神父的家

1913年出生於加拿大魁北克的華神父,現年已經高齡102歲,擁有16位兄弟姐妹,超過300位的姪甥,除了神父本人,有5位姐妹也成為修女為教會服務。自幼在天主教家庭長大的他,原來從事於醫療護理工作,而且喜歡研修哲學,感到心靈、潛意識、行動力跟醫治療效與信仰都有著直接間接密切連繫的臍帶關係。21歲時,他感受到天主強烈的呼召和感動,毅然決定在蒙特婁加入耶穌會,接受培育及派遣,先後到北京、上海、菲律賓、及台灣南澳從事福傳工作,長達80年之久。

一百公里的彌撒

法國籍神父南耀寧來台20餘年,大半時間都在尖石鄉服務,曾有4年餘時間,每周自輔仁大學騎單車到尖石鄉主持彌撒,單程就要3.5小時,至今仍定期開車102公里探視教友,不少原住民是他自幼看到成人,他也善用外文能力教導孩子們學習英文,移民署新竹縣服務站、新竹縣政府、尖石鄉公所等人6日前往嘉樂天主堂,為南神父申請歸化程序,「將成台灣人!」

用心去做必能做到──傅南渡神父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 人與人之間的初次接觸,很多時候都是以外在能力來評估一個人的能力。比方,看到一個殘障人士,我們會認為他/她的能力不及健全人士。 最近,我探訪了一個麻瘋院,認識了一名因漢他病而失明的女士。她雖然要使用木柺來協助走路,但是還可以用一隻手拿著盛載水的水桶,為的是盛水到麻瘋院清洗蔬菜;就是這樣,失明的她,能夠一個人,扶著扙,拿著水桶,獨自走過馬路,來回往返取水處與麻瘋院。 這次經歷,使我體會到只要用心去做,必能做到! 作者/傅南渡神父

謝詩祥神父生平的第一台彌撒

自從二零零六年目睹吃了一小口麵粉就足以致命的兒子可以領一整片聖體的奧妙而寫下了「孩子,你大膽地往前走」之後,我就一直期盼有一天可以寫第二集,見證兒子對麵粉和其他食物不再過敏。但一年年過去了,孩子對麵粉食品屢試屢敗,也依然對好幾種食物過敏,甚至發生了幾次幾乎沒命的意外。

懷念朱勵德神父

我在上海念高三那年(一九五三),從朋友手中傳來朱勵德神父自巴黎寄來的他的晉鐸聖像,上面還寫了「送給達誠弟……」。這是我們二人第一次交流。我的大哥陸達源神父也是耶穌會士,比勵德神父早三年在上海晉鐸。勵德神父可能因大哥而認識我,我不記得是否與他見過面。收到他從遙遠的法國寄來的聖像,叫我珍惜萬分。怎麼勵德神父會想到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