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父親與我的聖召──周守仁神父專訪

編按:香港聖瑪加利大堂(St. Margaret Mary’s Church)編輯群曾在過去兩期分別帶大家到訪過「修院」-聖召陶成的道場和「堂區」-神父體會天國的團體。這次,編輯群將與大家一起到「家庭」和「學校」,體驗兩者與培育「聖召」的密切關係。在家庭和學校當中,我們且看「父親」-家父、神父、和天父為子女所獻出美善的一切,透過天人合一的奧蹟,成全子女邁向「聖召」之路。

不平凡的時代,平凡的一生──苑祥斌神父

  苑祥斌神父於1928年出生在河北省獻縣西韋家莊,那時候的河北獻縣是長期由法國耶穌會服務的大教區,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而西韋家莊是一個村民幾乎都是教友的農村,所以苑家也是很多代的傳統熱心公教家庭,父母生養三男一女,對聖召非常支持,願意孩子們全部都去修道,也沒有問題,但無奈家貧,孩子連上學念書都不可能,平時都要協助父母下田勞動,而進小修院也是需要學費,所以當時的苑神父並沒有修道的念想。

耶穌會士白雲山修士在台灣的貢獻

  內思高工技術教學是他的一生,新竹地區的工業發展推手有他的一份。 ────我所知道的白雲山修士 一張外國臉孔在新竹縣新埔鎮街上生活了五十個年頭,只要在新埔鎮內思高工校園附近、霄裡溪溪畔,每天傍晚都可以看到那高大壯碩的身影,從三十出頭歲青壯年時期,每日從內思高工至關帝廟(三聖宮)來回跑步,到七、八十歲老年時的散步,五十年來從不間斷,他時時刻刻展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與鄰居、路人打招呼話家常。 他就是內思高工附近,社區人士無人不曉的白雲山修士。 白修士原名 Bernardo Joes Lu……

一個信封裡的兩張信和兩幀照片──記新竹類思青年中心的往事

這是民國 52 (1963)年 8月,呂德良修士和羅四維修士從菲律賓寄來給我的信。那時我剛參加完高中聯考等候放榜。 呂修士是我進初中前,到新竹類思青年中心學英語時的第一位老師,也是我平生認識的第一位外(美)國人,而且還是帥哥級的。 記得初中聯考放榜後,小學同學阿田邀我一起去青年中心補英文,一聽是免費的就滿口答應下來。補習班開課第一天,權充教室的活動大廳少說也擠了上百位毛頭小伙子。

吳伯仁神父的聖召故事

入靜後,一段福音吸引了我:「耶穌對他們說:『莊稼多而工人少,所以你們應當求莊稼的主人,派遣工人來收割祂的莊稼。』」(路十2)回想起小時候,每次參與蒲敏道神父的感恩聖祭,總是聽到他老人家的祈求,為青年男女的聖召祈禱。如今此一禱聲又嘹繞在耳際。 很高興接受呂神父的邀稿,寫下晉鐸感言,感謝天主在我身上所做的奇工妙化,揀選卑微的我成為牧者,成為祂的助手。

我的靈魂讚頌吾主──陸達誠神父

今年(二○○二)一月上旬某夜臨睡前,收到一通電話,對方確定我是陸達誠神父後,告訴我她是吉林聖家會齊麗芳修女。哇塞,好遙遠的東北來的電話。由於我生長在江南,從未涉足東北,因此這幅廣大的塞北土地為我顯得非常神秘。美東和西歐雖然更遠,但我住過、生活過,打起電話來不覺遙遠。東北雖較近,但它對我來說,太陌生了。因此,整理一下思緒準備洗耳恭聽修女要講什麼。

落地生根,這裡是華思儉神父的家

1913年出生於加拿大魁北克的華神父,現年已經高齡102歲,擁有16位兄弟姐妹,超過300位的姪甥,除了神父本人,有5位姐妹也成為修女為教會服務。自幼在天主教家庭長大的他,原來從事於醫療護理工作,而且喜歡研修哲學,感到心靈、潛意識、行動力跟醫治療效與信仰都有著直接間接密切連繫的臍帶關係。21歲時,他感受到天主強烈的呼召和感動,毅然決定在蒙特婁加入耶穌會,接受培育及派遣,先後到北京、上海、菲律賓、及台灣南澳從事福傳工作,長達80年之久。

腳下的驚喜

天國好像是藏在地裡的寶貝;人找到了,就把它藏起來,高興地去賣掉他所有的一切,買了那塊地。-瑪竇福音13:44 生命中的寶藏是什麼?人生中最寶貴的是什麼?我年青時,這問題一方面困擾我,一方面令我十分好奇。

尖石泰雅族人的心靈導師──南耀寧神父

竹東地區一群教會朋友,5年來默默為尖石、五峰兩個山地鄉及竹東地區貧困國中學生義務補習;法籍神父南耀寧每星期從山區下山指導,然後再開車載孩子返回山區部落,溫馨接送加上勤管嚴教,原住民小朋友的英文進步神速。 南耀寧神父是法國人,英文口音卻有濃厚愛爾蘭腔。他在竹東鎮的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所辦的補習班指導學生英文,從一開始17名小朋友,到目前50幾名學生,大部分都是原住民小孩。

用心去做必能做到──傅南渡神父

「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申33:25。 人與人之間的初次接觸,很多時候都是以外在能力來評估一個人的能力。比方,看到一個殘障人士,我們會認為他/她的能力不及健全人士。 最近,我探訪了一個麻瘋院,認識了一名因漢他病而失明的女士。她雖然要使用木柺來協助走路,但是還可以用一隻手拿著盛載水的水桶,為的是盛水到麻瘋院清洗蔬菜;就是這樣,失明的她,能夠一個人,扶著扙,拿著水桶,獨自走過馬路,來回往返取水處與麻瘋院。 這次經歷,使我體會到只要用心去做,必能做到! 作者/傅南渡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