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Ⅲ

1938年10月,麥當奴神父與簡力達「醫生」神父在日軍佔領廣州後,更乘坐救援船前赴廣州參與救援工作。當大批難民湧入香港的同時,這些耶穌會士選擇「逆流而上」,直接面對戰火的威脅。簡力達神父加入耶穌會前,曾在愛爾蘭行醫,他的醫學專業於廣州得到了充分的應用,並成為廣州一所醫院其中一名主管。在他的帶領下,醫院的環境衞生與食物質素得到改善。他更發明了一種藥物,成功救助罹患傷寒的病人。

教室裡的陽光.為紀念袁國柱神父逝世十周年而寫

 大前年退休后,想把四十五年前學的西班牙文溫習回來, 於是買了一些自修書,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卻難以將深埋腦海的外語挖掘出來。正好社區大學開了西班牙文班,我就去報名上學了。老師是一位來自墨西哥的女士, 四十開外,年輕時是國家隊的劍擊選手, 性格非常明朗,充滿活力。不到一學期,我就感覺那塵封已久的異國文字, 開始在我内鬆動了。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Ⅱ

  范神父於奧斯陸出席人類學者會議後,留在大英博物館進行了數項研究。范神父也在這時候開始患病,終於在1936年11月1日於倫敦病逝。早期來港的耶穌會士中,還有像麥當奴神父(1927年10月抵港)般的中文專家。致力認識、適應乃至融入傳教地的歷史與文化,是耶穌會一貫的教條,在300年前的日本如此,在300年後的香港也是如此。

學懂包容-白敏慈神父

「我在聖德肋撒堂望彌撒,那裡有位又仁慈又包容的神父在聖安多尼像前聽告解。我很想像他一樣包容他人,肖似耶穌,於是就立志去做個包容的神父!」這就是「小白」聖召之始。 白敏慈神父是討人喜愛的神長,教友稱他為「小白」,不懂他的人也許會被其鋒利的言詞所擊退。但他不時愛自我揶揄一番,笑說平日「罵人罵得多,鬧事鬧得多,八卦八得多,串人串得多」。事實並非如此,與他相處短短幾小時,他盡顯熱情好客的一面,還帶記者到朋友經營的茶餐廳「歎茶」呢! 他是中葡混血兒,生於二次大戰下的廣州,小時候與家人逃難到過澳門生活,輾轉……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Ⅰ

  電影《沉默》數位耶穌會主角所在的年代,正值中國明清之際──香港在當時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地方。耶穌會士真正在香港展開事工,大約在《沉默》故事發生後的300年。耶穌會士來港後,展開教育、社福等多項工作。也許是命運使然,香港的耶穌會士在300年後的二戰期間再次遇上來自日本人的壓迫,只是地點換了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

種子長成大樹┃徐明德修士

  編按:「人子來不是受人服事,而是為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瑪20:28)這是耶穌對門徒的訓示,也是說給所有願意跟隨祂的人。耶穌會的三位修士-馬天奧、徐明德、林文生,他們在不同的時候、不同的地方個別回應了天主對他們的召喚,進入耶穌會,在接受完一段不算短的培育期後,終於他們要踏上聖召的另一個階段,5月6日這天他們成為執事,成為天主計劃中更得力的幫手。 面對當前教會牧者越來越高齡,陪伴年青人找到天主對他們的召叫,並鼓勵他們回應,已是刻不容緩的“教安”大事。『如果你生命……

天主的邀請┃馬天奧修士

  編按:「人子來不是受人服事,而是為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瑪20:28)這是耶穌對門徒的訓示,也是說給所有願意跟隨祂的人。耶穌會的三位修士-馬天奧、徐明德、林文生,他們在不同的時候、不同的地方個別回應了天主對他們的召喚,進入耶穌會,在接受完一段不算短的培育期後,終於他們要踏上聖召的另一個階段,5月6日這天他們成為執事,成為天主計劃中更得力的幫手。 面對當前教會牧者越來越高齡,陪伴年青人找到天主對他們的召叫,並鼓勵他們回應,已是刻不容緩的“教安”大事。『如果你生命……

常叩我的心門┃林文生修士

  編按:「人子來不是受人服事,而是為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生命,為大眾作贖價。」(瑪20:28)這是耶穌對門徒的訓示,也是說給所有願意跟隨祂的人。耶穌會的三位修士-馬天奧、徐明德、林文生,他們在不同的時候、不同的地方個別回應了天主對他們的召喚,進入耶穌會,在接受完一段不算短的培育期後,終於他們要踏上聖召的另一個階段,5月6日這天他們成為執事,成為天主計劃中更得力的幫手。 面對當前教會牧者越來越高齡,陪伴年青人找到天主對他們的召叫,並鼓勵他們回應,已是刻不容緩的“教安”大事。『如果你生命……

重新回到天主懐抱──盛常在神父

1929年我出生在中國河北的一個小村莊,出生沒多久父母就讓我領洗了。小學時就讀景縣的天主教景星小學,初中自然進了小修院去學習,那是在南宮那邊,到高中階段時,我轉到北京去就讀;在學校中接受師長們的身教、言教,漸漸地我越來越受吸引。 隨著社會的動盪,我跟幾位同學往南邊去,我們到達廣州後,在耶穌會會院住了一晚,院長給我們東西吃,又讓我們好好清洗一番,第二天送我們平安地上路往澳門去。到了澳門,找到了耶穌會會院,就入會了。

最年輕的外國神父──馮德山神父

80歲馮德山神父(左)和96歲桑朗度神父,總是以開朗的笑臉樂觀面對居住超過半世紀的台灣人生。記者彭芸芳/攝影 新竹縣市曾經是全台天主教外國神父最多的地方,高齡101歲的神父孫國棟上個月回天主懷抱後,80歲的西班牙籍神父馮德山,即將接任五峰、竹東天主堂神父,有教友心疼他高齡入深山,他笑著說,「我是新竹耶穌會裡最年輕的外國神父啊」!

左手畫水墨,右手編辭典的魏明德神父

1992年在耶穌會的派任下,法國籍神父魏明德踏上臺灣的土地,十多年來他在這裡著書、做畫並創辦《人籟》雜誌,希望讓天籟、地籟、人籟整個宇宙的聲音都被聽見,這也是這本定位為「論辨」的月刊,希望藉由「討論」而達到「明辨」的目的。 魏明德說,《人籟》意指人的聲音,這是把人看成各種音樂樂器,能發出清晰多元的聲音,而他創辦的雜誌就是要傳達不同的聲音,呈現文化的多元面貌;另有鑑於臺灣社會較短視浮面,他也希望《人籟》能推動永續發展的模式,並由此導入心靈力量的重要性。

引路者──武倫神父

中四那年,武倫神父( Fr. John Moran)是我的班主任,英文和聖經。鄰座的同學輕聲說:「他比我的爺爺更老。」神父當年七十四歲。 開學不久,一班四十二人,神父每天放學後單獨接見,了解每個學生的背景。我雖然少不懂事,但也感覺到他的真誠。會面結束前,神父說:「你有甚麼想問我嗎?」我不用細想便問:「你打算甚麼時候才不教書?」神父答道:「我倒下來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