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會士剪影

謝詩祥神父生平的第一台彌撒

自從二零零六年目睹吃了一小口麵粉就足以致命的兒子可以領一整片聖體的奧妙而寫下了「孩子,你大膽地往前走」之後,我就一直期盼有一天可以寫第二集,見證兒子對麵粉和其他食物不再過敏。但一年年過去了,孩子對麵粉食品屢試屢敗,也依然對好幾種食物過敏,甚至發生了幾次幾乎沒命的意外。

胡國楨神父談盧雲靈修

我可以算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教友。這次聆聽了胡國楨神父在灣區連續五場的「盧雲靈修」演講後,提供了我許多對信仰思考的方式,感覺似乎過去對信仰的認識很死板、僵硬,一絲不苟。但經過胡神父抽絲剝繭的解說,使我衷心體會到天主比我知道的要寬大很多,將我的信仰完全提升了一個層次,願意藉著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一些我的領悟。

一個五旬節(聖神降臨)的經驗 – 憶丁松筠神父

編按:本文爲吳章尼神父( Johnny Go, S.J.)在舊金山聖雅妮堂的聖神降臨主日講道,是依據宗徒大事錄第二章1-11節,同時也追念已故的耶穌會士丁松筠神父(1942-2017)。 聖神降臨並不是每次都像第一次那樣發生 第一個五旬節,門徒們正在等待聖神,那時他們擠在屋子上層的房間,在同樣的地方,耶穌曾許諾他們會派遣聖神來。但當聖神終於出現在他們當中時,他們依然毫無準備。有風、有火、還有不同的語言。那必然是個特殊、難忘的經驗!那事件當然也影響了他們後來的生活,同時寫下了教會的歷史。 然而,大……

叫我第一名──孫柔遠神父

耶穌給門徒們講了這個比喻說:「天國好像一個要遠行的人,將自己的僕人叫來,把財產托付給他們:他按照他們的才能,一個給了五個金元寶,一個給了二個,一個給了一個;然後就動身走了。那領了五個金元寶的立刻去做生意,另外賺了五個。同樣,那領了二個的,也另外賺了二個。但是那領了一個的,卻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錢藏起來。過了很久,主人回來了,便和他們算賬。那領了五個金元寶的上前來,呈上另外五個金元寶說:『主啊!你曾交給我五個金元寶,看,我賺了另外五個金元寶』。主人對他說:『做得好!你這又好又可靠的僕人,你既在不多的……

名人相對論-丁松筠、丁松青 Ⅲ

三溫暖聽人告解 差點烤焦 問:你們來台灣四十年了,怎麼看台灣的變化? 筠:我還是比一般的台灣人還要樂觀。四十年前台灣很窮,人情非常濃,有可愛的風俗習慣和生活方式;但是,好像住在堡壘一樣,封閉、不自由,新聞、資訊都很有限。 我記得戒嚴時期,光啟社節目「尖端」有一集介紹中科院研發的雷射導彈,預告都發出去了,新聞局審查也通過了,結果蔣經國先生看了報紙大表震驚,說這是國家機密!給我們資料的教授被關起來,我們和新聞局都很緊張,不知該怎麼辦。 晚上播出時,大家看節目時都在流汗,衣服都溼了。到了那個武器單元時……

一百公里的彌撒

法國籍神父南耀寧來台20餘年,大半時間都在尖石鄉服務,曾有4年餘時間,每周自輔仁大學騎單車到尖石鄉主持彌撒,單程就要3.5小時,至今仍定期開車102公里探視教友,不少原住民是他自幼看到成人,他也善用外文能力教導孩子們學習英文,移民署新竹縣服務站、新竹縣政府、尖石鄉公所等人6日前往嘉樂天主堂,為南神父申請歸化程序,「將成台灣人!」

名人相對論-丁松筠、丁松青 Ⅱ

小丁羨慕哥哥拍紀錄片 「影響力較大」 大丁羨慕小丁彩繪、寫書 「做自己喜歡的事」 神父兄弟檔丁松筠和丁松青是很不一樣的神父。光啟社副社長丁松筠神父曾是台灣人最熟悉的「阿兜仔」,演戲也主持節目。來台近四十年來,他自己也像紀錄片,見證現代台灣的蛻變。

名人相對論-丁松筠、丁松青 ∣

丁松筠和丁松青幾乎是臺灣最出名的神父兄弟檔了,他們長得好像,但又那麼不同。 在電視上教美語的大丁神父丁松筠,是臺灣人的"uncle Jerry"。他會唱台語歌"燒肉粽",會演連續劇裡的各式"阿兜仔",包括清朝畫官郎世寧。這位精通繪畫的洋人,和大小丁一樣是耶穌會神父。

每天試試看──弘宣天神父

你知道嗎?每天你能夠設定「明天」的心情呢! 當我一開始想以這個想法來寫點東西時,我決定更勤勉地身體力行,而直至今日,已經持續約一個月了。結果非常地正面,很振奮人心,即使當中曾有某些天,我並沒有成功地完成此事,我仍然愈來愈相信:這樣的想法,只要我真的想做到,我就可以做得到。

在陶匠的手中──高金聲神父

  我安貧樂道 我的家庭曾過著困難的生活,常要努力保持收支平衡,實在是掙扎求生。我的父母工作非常努力,但為了給我們吃的,送我們上學,還是要經常向親友借錢。那樣的生活雖然不算艱苦,但是絕不舒適。然而那是豐富的生活,因為充滿了意義。我的父母教給了我們貧乏的價值,在我們的缺乏中,我們整個家庭學會了滿足於所擁有的,並在簡樸中充滿喜樂。 面對我們的需要,我們彼此扶持,更信賴天主的照顧。

手術枱旁的聖母媽媽

在30年前,我剛卸下光啟社社長的職務,當時的耶穌會中華省會長張春申神父給了我一個機會,回美國進修大眾傳播,那時,我發現自己的心血管有問題,愛運動的我常覺得運動後心臟很不舒服,有點想吐,大約要沈靜個90秒才恢復正常,天主透過這個病痛給了我提醒與啟示,讓我揹負這小十字架,提醒我的軟弱。

得見耶穌光與愛的丁松筠神父

從小就在天主教會裡長大,一直感覺上帝離我不遠,耶穌基督始終是我的好朋友,我覺得這是個很大的恩惠,讓我能在這樣的環境裡長大。十歲時,我的父親因癌症過世,在他生病期間,我們日夜向上帝祈禱,希望上帝能讓父親活下去,可是上帝並沒有照我們的意思,還是將父親接走了。當時,媽媽肚子裡還懷了弟弟。 喪父雖然心裡很痛苦,但我們沒有恨或怪上帝,反而是向祂禱告,得到安慰的力量,因為我們已經沒有別人可以倚靠了。上帝也幫助我度過往後人生種種艱難的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