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歷史尋索

為什麼孔子的英文名叫 Confucius

Confucius 這個詞最初並不是英文,而是拉丁文。 十六世紀,來自歐洲的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帶著向這個東方大國傳播天主教的使命踏上明代中國的土地上時,他們很快發現,當時的中國人,至少是那些處在社會上層的、受過教育的、甚至擔任官職的中國人,都信奉一位距離當時已經有兩千多年的「哲學家」的教誨,並試圖把他的教誨應用到從治國安邦到生活瑣事等一系列事務中去。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Ⅲ

1938年10月,麥當奴神父與簡力達「醫生」神父在日軍佔領廣州後,更乘坐救援船前赴廣州參與救援工作。當大批難民湧入香港的同時,這些耶穌會士選擇「逆流而上」,直接面對戰火的威脅。簡力達神父加入耶穌會前,曾在愛爾蘭行醫,他的醫學專業於廣州得到了充分的應用,並成為廣州一所醫院其中一名主管。在他的帶領下,醫院的環境衞生與食物質素得到改善。他更發明了一種藥物,成功救助罹患傷寒的病人。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Ⅱ

  范神父於奧斯陸出席人類學者會議後,留在大英博物館進行了數項研究。范神父也在這時候開始患病,終於在1936年11月1日於倫敦病逝。早期來港的耶穌會士中,還有像麥當奴神父(1927年10月抵港)般的中文專家。致力認識、適應乃至融入傳教地的歷史與文化,是耶穌會一貫的教條,在300年前的日本如此,在300年後的香港也是如此。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Ⅰ

  電影《沉默》數位耶穌會主角所在的年代,正值中國明清之際──香港在當時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地方。耶穌會士真正在香港展開事工,大約在《沉默》故事發生後的300年。耶穌會士來港後,展開教育、社福等多項工作。也許是命運使然,香港的耶穌會士在300年後的二戰期間再次遇上來自日本人的壓迫,只是地點換了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

第一位踏上台灣土地的神父──牧育才

  牧育才神父1912年出生於美國舊金山,18歲入耶穌會。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時年25歲,離開祖國親人,到烽火漫天的中國。31歲於上海徐家匯晉鐸。1948~1951年間,牧神父曾任南京的理家,代理院長,楊州的傳教區院長。1951年抵達台北。 牧神父曾在台大任教,以培育青年為職志。他不僅是培育者,也是開拓者、創建者,他全力協助陸續來台的會士,為修會重開福傳教育與慈善事業。 不分老幼貧富、不分主日平日,從清晨到黃昏,在與眾人歡聚或是獨自的靜默中,一生忠於天主的召叫愛天主,愛每一個人。

生命與信仰的抉擇?電影《沈默》觀後感(三)

Silence,中文翻譯有沉默,無表示,肅靜,寂靜等意思,它也有失去聯繫,忘卻,湮沒,無音訊,停止的意思。這個題目真的一針見血的道出了主題。電影由靜默開始,又由靜默結束。而其中的靜默都在不斷的反映著天主的沉默。其實天主真的沉默了嗎?當最後的兩位司鐸登陸日本的時候,所有的信徒都在靜默中堅持著信仰。他們的信仰生活是那樣的危險,每個人都安安靜靜的期待著司鐸的來臨,直到司鐸的來臨,他們變得更安靜啦!

生命與信仰的抉擇?電影《沈默》觀後感 Ⅱ

有一次我們去一個五台山附近的小村莊裡送彌撒,偏僻而又落後的村落,但是那些老教友對神父的信心依然是那樣的虔誠。彌撒完了,那些老一輩的信徒給我們講訴很老的故事。那時候教難發生的時候,一個意大利神父如何保護教友們的信仰,以及最後意大利神父如何逃離那個地方。臨走時,神父把他所有的聖物都拆了分給每一位信徒留作紀念。也正是那些聖物保存著他們對天主的信賴和對信仰的執著。太多這樣的故事,在我們先輩們的身上彰顯著對信仰的忠誠與虔誠。

生命與信仰的抉擇?電影《沈默》觀後感(一)

我總在想,在生命與信仰之間如何抉擇?這是一個問題,值得我們去思考。看著《沉默》(Silence)裡邊,一幕幕的場景,對我而言是那樣的熟悉而又陌生?我可以體會那些人的感受與艱難!從我出生起,我就被我父親的人生哲理所包圍著──堅持真理。我不知道我父親有多少的學問與認知,我也不知道我父親的脾氣與性格是多麽的執著與堅強。似乎這些東西跟學問好像沒有太多的關係。

仕途平淡的徐光啟家族,何以成為名門(三)

徐氏家族與徐家匯的近代化 徐光啟家族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還在於其所代表的天主教文化。 萬曆三十六年(1608年),徐光啟邀郭居靜神父來上海開教。兩年間,領洗入教者多達二百餘人,由此打開了天主教在上海的發展之路,延續至今已有400多年歷史。徐光啟的全部家人,上至其父徐思誠,下至他的9個孫輩,甚至包括一些家丁,也全都在他的影響下受洗入教。

仕途平淡的徐光啟家族,何以成為名門(二)

無心出仕的徐氏子孫 徐光啟雖然最終位居高位,但他的科舉道路並不平坦。從萬曆十年(1582年)到萬曆十九年(1591年)的九年間,他曾三次鄉試未第。而在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得中舉人之後,又隔了七年才考取進士。所以徐光啟曾自嘲“爬了一輩子科舉的爛路”。 很可能受到徐光啟對入仕態度的影響,徐氏子孫們大多淡泊名利,不重科舉,也無心出仕。

仕途平淡的徐光啟家族,何以成為名門(一)

上海的徐家匯,寬泛而言,北至廣元路,東至宛平路,南至南丹路或斜土路,是今日繁華的商業中心。但是在晚明時期,這裡不過是上海縣郊區的一個普通村落,並不起眼。直至文淵閣大學士徐光啟于此建農莊別業,逝世後又安葬於此,其後輩為其築廬守墓,這裡才逐漸為世人所知。 此後,徐氏家族有一支在此代代繁衍,形成村落,名為“徐家厙”。又因此處為法華涇、肇嘉浜和漕河涇三水相匯之地,船運交通便利,而徐家一部分族群在這裡集聚,周邊多為徐家土地,所以此處又被鄉里稱作“徐家匯”。

澳大教授尋回葡傳教士珍貴手稿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歷史系薩安東教授尋回著名葡萄牙耶穌會傳教士熊三拔神父(1575-1620年)珍貴的手稿文獻,為西方科學在明朝的傳播歷史帶來新的認識。相關歷史研究於德國圖賓根大學漢學系舉辦的研究會上發表。 熊三拔神父是明朝傳教士、科學家,也是利瑪竇神父的繼任人之一。此手稿不僅引用及提及多部由葡萄牙知名耶穌會傳教士所著的科學巨著(如陸若漢有關地理的著作、陽瑪諾介紹伽利略研究成果的著作《天問略》)外,還記載了熊三拔神父在1612年於北京出版的《泰西水法》。該書系統地探討與水文學、水科技以及水資源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