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歷史尋索

中國最早的赴歐留學生(二)

抵達法國後,高類思與楊德望順利進入位於拉夫雷斯的皇家學院,學習法文、拉丁文,並研修神學、邏輯學等學科。在該學院畢業後,二人來到巴黎,請求到修道院做修士,但法國耶穌會會長參酌在華耶穌會教士之意見,也考慮到中國的實際國情,未予批准,而是安排二人在耶穌會繼續學習。 1763年,法國耶穌會突然解散,高類思、楊德望的去留頓時成了問題。所幸在布羅開維爾、克拉和聖•弗羅倫汀伯爵等知名人士的大力幫助下,法國政府為二人提供了750利耳的年金,使他們得以繼續在巴黎從事研究工作。

中國最早的赴歐留學生(一)

自西元1583年,義大利耶穌會教士利瑪竇由澳門來到中國後,德意志人湯若望、比利時人南懷仁、法國人白晉、張誠、金尼閣、馬若瑟、雷孝思、蔣友仁及義大利人郎世寧等耶穌會教士相繼來華。他們帶來歐洲文藝復興後的新興科學,從天文、曆算、物理、化學,到醫藥、生物、機械、水利,乃至西洋建築、美術、哲學、法學等諸多領域的最新成果,西學東漸,為中華文明注入了新的內容,亦引起國人的極大興趣。

上主的羊群迫切需要更多牧者

贖主會的羅薩利奧.羅馬諾神父在獨裁統治的黑暗年代失蹤。經過三十多年,菲律賓的人權工作者社群依然沒有忘記他。 別人眼中的「神職人員」,被朋友稱為「魯迪」的羅馬諾神父,是那些年其中一位最堅定的人權捍衛者。他被軍方強行失蹤。 即使用盡所有法律與「法外」的方法,包括其信仰團體集體的高聲懇求,都沒有讓這位神父返回他在菲律賓中部的羊群之中。 魯迪神父並非在修道院的牆內活出他的屬靈生活。他有意義地透過與貧窮農民、工廠工人、因發展之名而被清拆棚屋的窮人,以及為學術自由而奮鬥的學生一起實踐宗徒使命。 在獨裁者斐迪……

為什麼孔子的英文名叫 Confucius

Confucius 這個詞最初並不是英文,而是拉丁文。 十六世紀,來自歐洲的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帶著向這個東方大國傳播天主教的使命踏上明代中國的土地上時,他們很快發現,當時的中國人,至少是那些處在社會上層的、受過教育的、甚至擔任官職的中國人,都信奉一位距離當時已經有兩千多年的「哲學家」的教誨,並試圖把他的教誨應用到從治國安邦到生活瑣事等一系列事務中去。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Ⅲ

1938年10月,麥當奴神父與簡力達「醫生」神父在日軍佔領廣州後,更乘坐救援船前赴廣州參與救援工作。當大批難民湧入香港的同時,這些耶穌會士選擇「逆流而上」,直接面對戰火的威脅。簡力達神父加入耶穌會前,曾在愛爾蘭行醫,他的醫學專業於廣州得到了充分的應用,並成為廣州一所醫院其中一名主管。在他的帶領下,醫院的環境衞生與食物質素得到改善。他更發明了一種藥物,成功救助罹患傷寒的病人。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Ⅱ

  范神父於奧斯陸出席人類學者會議後,留在大英博物館進行了數項研究。范神父也在這時候開始患病,終於在1936年11月1日於倫敦病逝。早期來港的耶穌會士中,還有像麥當奴神父(1927年10月抵港)般的中文專家。致力認識、適應乃至融入傳教地的歷史與文化,是耶穌會一貫的教條,在300年前的日本如此,在300年後的香港也是如此。

香港耶穌會士的「沉默」事工 Ⅰ

  電影《沉默》數位耶穌會主角所在的年代,正值中國明清之際──香港在當時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地方。耶穌會士真正在香港展開事工,大約在《沉默》故事發生後的300年。耶穌會士來港後,展開教育、社福等多項工作。也許是命運使然,香港的耶穌會士在300年後的二戰期間再次遇上來自日本人的壓迫,只是地點換了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小城市。

第一位踏上台灣土地的神父──牧育才

  牧育才神父1912年出生於美國舊金山,18歲入耶穌會。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時年25歲,離開祖國親人,到烽火漫天的中國。31歲於上海徐家匯晉鐸。1948~1951年間,牧神父曾任南京的理家,代理院長,楊州的傳教區院長。1951年抵達台北。 牧神父曾在台大任教,以培育青年為職志。他不僅是培育者,也是開拓者、創建者,他全力協助陸續來台的會士,為修會重開福傳教育與慈善事業。 不分老幼貧富、不分主日平日,從清晨到黃昏,在與眾人歡聚或是獨自的靜默中,一生忠於天主的召叫愛天主,愛每一個人。

生命與信仰的抉擇?電影《沈默》觀後感(三)

Silence,中文翻譯有沉默,無表示,肅靜,寂靜等意思,它也有失去聯繫,忘卻,湮沒,無音訊,停止的意思。這個題目真的一針見血的道出了主題。電影由靜默開始,又由靜默結束。而其中的靜默都在不斷的反映著天主的沉默。其實天主真的沉默了嗎?當最後的兩位司鐸登陸日本的時候,所有的信徒都在靜默中堅持著信仰。他們的信仰生活是那樣的危險,每個人都安安靜靜的期待著司鐸的來臨,直到司鐸的來臨,他們變得更安靜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