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週年紀念

紀念陳福偉神父逝世一周年

家裡剛裝修完,把物件放回原處;在收拾整理相片時,打開一些在去年十二月四日陳福偉神父在愛爾蘭榮歸主懷後出殯時的照片,不禁唏噓。陳神父是我敬愛的老師,也是我們聖依納爵堂眾人的「老豆」。 因為上主給我非常珍貴的機會,陳神父邀請我當聖堂辦公室下午義務秘書,故此讓我有更多機會深入認識陳神父。

引路者──武倫神父

中四那年,武倫神父( Fr. John Moran)是我的班主任,英文和聖經。鄰座的同學輕聲說:「他比我的爺爺更老。」神父當年七十四歲。 開學不久,一班四十二人,神父每天放學後單獨接見,了解每個學生的背景。我雖然少不懂事,但也感覺到他的真誠。會面結束前,神父說:「你有甚麼想問我嗎?」我不用細想便問:「你打算甚麼時候才不教書?」神父答道:「我倒下來那天。」

紀念金魯賢主教——亦牧者亦朋友

與金魯賢主教交往,已經超過四分一個世紀了。一九八六年之前,當佘山修院新院舍仍在施工當中,我有緣拜候金主教;金主教親自領我到工地,並交給我修院聖堂的建築圖則,說明修院聖堂要隨時準備改作梵二中文彌撒;他請我給他意見。事如此成了。 結果,當一九八九年九月三十日,佘山修院舉行第一台梵二中文彌撒時,便簡單地把聖體櫃和蠟燭台從主祭台移于小祭台便成;因為主祭台早已按梵二彌撒禮儀所示離牆而立,四周可以環繞,亦可面對信眾主持禮儀。可想而知,金主教對教會禮儀更新的先覺性。

王楚華神父行誼

王楚華神父,耶穌會士,一九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生於上海,入耶穌會七十年,領受司鐸聖事五十九年。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三日逝世於耶穌會Los Gatos耶穌聖心中心,享壽九十歲。 王神父的父親王國元先生,雖然不是教友,但認為教會學校教育素質高,把王神父送到耶穌會辦的徐匯中學作住宿生。當年十二歲的王神父,有一日生病,受到管理宿舍的法籍耶穌會修士無私的照料,令他深受感動,於一九三八年領受聖洗,並在一九四一年進入徐家匯的耶穌會院,修畢神學和哲學的課程,一九五二年四月十六日,由上海教區龔品梅主教手中領受了鐸品……

「忘我會」走過了二十五年-憶翁德昭神父

耶穌說:「我來,是為叫他們獲得生命,且獲得更豐富的生命。」這是我們的第一位神師翁德昭神父最愛的一句話。 我們「忘我會」是由再興學校教友同仁所組成的社團。由朱校長發起,翁德昭神父領導,首先我們考慮的是如何在校園內培養師生的倫理道德觀念,建立自由獨立而能守法的風格。目的是在培育忘我的處世精神,奉獻自己,聖化他人。 忘我會會員,必須持有愛天主于萬有之上,奉獻自己的精神。於是便邀集十位具有熱忱的教師,闡述校長的教育理念,我們必須先持有犧牲自我的意念,掌握輔導學生的方向,使其在成長的過程中有一股洗滌的清流……

露德聖母山的推手──葛民誼神父

位於新竹縣關西鎮的石光古道,昔日是石岡子與龍潭間的重要農產古道,已有近200年的歷史,後因公路興建,古道才逐漸沒落。近年獲政府專款輔助,由石光社區發展協會重新整修石光古道,沿途綠蔭青蔥、空氣清新、景緻幽靜。還能順道造訪仿建法國Lourdes的「露德聖母朝聖地(聖母院)」,不論是休閒運動或為宗教洗禮,都是值得一探的幽徑。

感謝天主,主耶穌降生了

這是我記憶最深刻的「聖誕節子夜彌撒」講道詞。沒錯,就只有這十個字!卻言簡意賅的傳達了耶穌降生的喜訊。主持彌撒的,是耶穌會的馬駿聲神父。那時,他已經到了癌症末期。實際上,也沒有力氣再多講什麼道理了。 認識馬神父時,他正和陸嘉航修女在嘉義籌設一所女子高職。商專畢業的我,對我的「本科系」完全沒有興趣。

靈性上的父親──顏愛群神父

今年二月二日是耶穌會士顏愛群神父回歸父家十周年。耶穌會士裡,俊傑何其多!但我特別孝愛顏神父,原因是,在六十年代的中國人父親都在扮演嚴父的角色,那冰霜的臉孔使作兒女的不敢接近。顏神父比我父親年長兩歲,但每次和他見面,不管是在「莎士比亞」的課堂上還是在課餘的「講耶穌」道理班上,都如沐春風。他是個思想聰敏,談吐幽默和儀表優雅的「耶穌」人,在我年輕的心靈裡,已決定在將來的日子裡會孝順他,我視他為我靈性上的父親。

悼念叔公王楚華神父

我的叔公王楚華神父就像是一個聖人。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有一天早上我爸爸像往常一樣推著自行車送我和妹妹去幼兒園上學,就看到幾個紅衛兵正朝我們家走來準備抄家。因爲我有一個坐牢的叔公王神父。後來有一天,我的叔公突然從青海到我家來探親,他想看看他的哥哥和嫂嫂(也就是我的爺爺奶奶),如果我父母不同意他住我們家,他就不能回上海來探親。那時候的我根本不能理解爲什麽我父母要讓一個勞改犯住在我們家。因爲在我們的認知裏,坐牢的人都是壞人,我父母也從沒有和我們說起過關於叔公(小爺爺)的事情。 

【週年紀念】陳綸緒神父與朋友、學生的文字情誼

《陳綸緒神父(Fr. Albert Chan, S.J.) 與朋友、學生的文字情誼》 湯維強 (65) 提供詩詞書信      余晃英(61)整理 緣起 陳綸緒神父卒於2005 年,離世十年了。我在九華1961年9 月升讀中六文科班時,陳神父在校任教,但那年他只教中七文科班,之後就投身研究工作了,我與他擦肩而過,未結師生緣。2013-14 年我為好友吳茂生(66)編寫《哀思録》,認識了湯維強兄(65),從而讀到他為陳神父寫的悼文,才認識到陳神父的嘉言懿行。此外,我經由謝德富醫生(61同學) 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