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週年紀念

伴隨天主神聖愛火的魏志立神父

跟隨天主的帶領 身為一個耶穌會士超過60 年的此時, 希望我能被聯想成一名教師、大公主義者及環境保護論者。1967 到2010 年的43 年時間,我在九龍的華仁書院,擔任中三的英文老師;大公主義的工作內容是1965 到2010 年在香港促進基督徒的合一;而環境保護部份,我從1968年開始投入,直到2000 年,關注一些事件及協助團體工作,1971年七月,我被以香港非營利組織的身份去派遣去瑞典斯德哥爾摩,出席聯合國有關人類環境的研討會。

九華老神父的秘密花園──魏志立神父

提起神父,很多人想起傳教,但有個學校神父,卻是環保先鋒。長春社創會元老、代表香港參加聯合國國際環保會議。半個世紀以來,他在九龍華仁書院春風化雨,前瞻論環保,教學生何謂社會公義,影響一代又一代人。最近,一批老中青華仁舊生,就為這個眾人Father出版新書《讓風箏飛》;又破天荒在綠草如茵的九華校園,闢出一角,建以他命名的花園。「我未死,就有紀念花園,都算威吧?」說罷哈哈大笑。年老患病卻不失幽默,他是魏志立神父(Harold Naylor)。

孫達神父長眠於靜山 遺愛在人間

孫達神父於2018年1月11日逝世,至今已兩個月,他的殯葬彌撒以及移靈到靜山墓園安奉的情景, 歷歷如在目前,我雖和他相識不深,但那天參加他的殯葬彌撒就已感動不已;小小的聖堂,湧進滿滿的人潮,保守估計超過八百人,連聖堂外的走道都坐滿了教友。 有許多位和孫神父認識、工作上有接觸的都來參禮,情感真摯地送完他人生最後一程,閒聊之下才知道,他們並非教友,孫神父的影響力真是無遠弗屆, 福傳就是要行動派,劍及履及,而他完全做到了。

亞太參贊區主席 Fr. Tony:縮小自己 彰顯主的大能

前些日子耶穌會亞太參贊區長上會議在日本長崎舉行,主席 Fr. Tony Moreno 為紀念聖依納爵瞻禮日撰文如下: 七月三十一日是聖依納爵瞻禮,在這一天各地耶穌會士都會慶祝這個節日,大家都知道聖依納爵從未用過「偉大」、「強大」、「有勢力」等字眼來形容耶穌會,他反而是以「最小的」這個字來表示耶穌會的特色,而「偉大」這個字則用於天主,例如彰顯天主偉大的榮耀。

羅四維神父殯葬彌撒┃講道

  耶穌將自己的門徒召來說:「我很憐憫這群眾,因為他們同我在一起已經三天,也沒有什麼可吃的;我不願遣散他們空著肚子回去,怕他們在路上暈倒。」門徒對他說:「在荒野裏我們從那裏得這麼多的餅,使這麼多的群眾吃飽呢?」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有多少餅?」他們說:「七個, 還有幾條小魚。」耶穌就吩咐群眾坐在地上,拿起那七個餅和魚來,祝謝了,擘開,遞給門徒;門徒再分給群眾。眾人都吃了,也都飽了,把剩下的碎塊收集了滿滿七籃子。吃的人數,除婦女和孩子外,約有四千人。──瑪竇福音十五32-38: 我們今天聚……

愈顯主榮的典範──孫達神父

猶記得二○○二年四月一日,孫達神父為竹北市老人安養中心展開籌備工作,孫達神父服從天主的旨意戮力福傳,因為老人家更需要福音,天主對於老人的靈魂得救特別重視,孫達神父毅然決然接下沒有事業單位敢接手經營的安養中心,就是為了救老人家的靈魂。 那時,我從三十六年半的教職退休,投入完全陌生的老人服務領域,正是萬事起頭難!客家風土民情認為把長輩送進安養中心會被咒罵為大不孝。

愈顯主榮──傅興志神父

正本歸源 傅神父出生在河北省清苑縣東閭村(在保定市東南二十公里),東閭是教宗批准的聖母朝聖地之一,村裡好幾千人都是教友。即使在這個有著悠久教友文化的村子,傅神父的家庭都被街坊鄰居稱讚是很熱心的教友家庭。父親傅鴻泰是當時保定的法國籍富主教(Rev. Fabrique)的專職傳道員,母親婷兒(傅瑪利亞)就在丈夫外出傳教時,默默地、盡心盡力地照顧著家庭。

引路者──武倫神父

中四那年,武倫神父( Fr. John Moran)是我的班主任,英文和聖經。鄰座的同學輕聲說:「他比我的爺爺更老。」神父當年七十四歲。 開學不久,一班四十二人,神父每天放學後單獨接見,了解每個學生的背景。我雖然少不懂事,但也感覺到他的真誠。會面結束前,神父說:「你有甚麼想問我嗎?」我不用細想便問:「你打算甚麼時候才不教書?」神父答道:「我倒下來那天。」

悼念叔公王楚華神父

我的叔公王楚華神父就像是一個聖人。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有一天早上我爸爸像往常一樣推著自行車送我和妹妹去幼兒園上學,就看到幾個紅衛兵正朝我們家走來準備抄家。因爲我有一個坐牢的叔公王神父。後來有一天,我的叔公突然從青海到我家來探親,他想看看他的哥哥和嫂嫂(也就是我的爺爺奶奶),如果我父母不同意他住我們家,他就不能回上海來探親。那時候的我根本不能理解爲什麽我父母要讓一個勞改犯住在我們家。因爲在我們的認知裏,坐牢的人都是壞人,我父母也從沒有和我們說起過關於叔公(小爺爺)的事情。 

溫柔的擁抱┃憶馮允文神父

三月下旬,彷彿天主催迫著我長大一般,才剛參加完康老師的追思彌撒,眼角都還沒乾透,我來得及最後一次看到您溫暖的微笑,天主就將您急著召回身邊,我曾經天真地以為您會永遠都在。 還依稀記得,在我的孩童時期,您的頭髮還那麼黑亮,我真的很幸運,每次參加中流基督生活團的活動,您總是一起參加。那時的我懵懵懂懂,還是個對您不是那麼熟悉的孩子,看到您只覺得這個神父爺爺好慈祥、好溫暖,總是微笑的跟我說:「你好,建寧!」接著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好像我是您的親孫子般。

最後一個周末┃憶馮允文神父

馮神父因健康問題無法參加康老師的追思彌撒,讓我們非常掛懷,中流基督生活團商量著春假後,待神父休養一陣子體力較好,要去頤福園探望神父。但我心裡卻有一個聲音「不要等了,去看看神父吧」! 3月24日星期六下午3點半,我和內人潔麗及中流基督生活團的棟忠、立德的學生小布,一車從台中到了輔仁神學院。頤福園吳主任懇切地為我們說明神父的情況,最後說道:「神父現在雖然還沒有力氣走路,但剛才神父有站了一下,等體力好一點就可以慢慢復健。」幾句話讓我們放心不少,又叮囑我們可以問問神父我們的名字,但探望時間不要太長,讓神……

寓愛於美┃記馮允文神父在南台灣的闢土深耕

「寓愛於美」,這四個字應該可以註解馮允文神父的一生牧靈腳蹤。可不是嗎?超過半個世紀,馮神父以「美麗」為媒,把天主的愛徧灑在全台天主教大專青年的心田與夢田裡;美麗的身影、美麗的歌聲、美麗的道理、美麗的陪伴與安慰……因為美麗,頑石願意點頭,因為美麗,貧瘠的心靈願意向春雨春風開放……愛,就在那樣的時刻無間地流滲進荒田礫漠…「寓愛於美」,應是詮釋馮神父牧靈方法的最好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