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週年紀念

羅四維神父殯葬彌撒┃講道

  耶穌將自己的門徒召來說:「我很憐憫這群眾,因為他們同我在一起已經三天,也沒有什麼可吃的;我不願遣散他們空著肚子回去,怕他們在路上暈倒。」門徒對他說:「在荒野裏我們從那裏得這麼多的餅,使這麼多的群眾吃飽呢?」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有多少餅?」他們說:「七個, 還有幾條小魚。」耶穌就吩咐群眾坐在地上,拿起那七個餅和魚來,祝謝了,擘開,遞給門徒;門徒再分給群眾。眾人都吃了,也都飽了,把剩下的碎塊收集了滿滿七籃子。吃的人數,除婦女和孩子外,約有四千人。──瑪竇福音十五32-38: 我們今天聚……

愈顯主榮的典範──孫達神父

猶記得二○○二年四月一日,孫達神父為竹北市老人安養中心展開籌備工作,孫達神父服從天主的旨意戮力福傳,因為老人家更需要福音,天主對於老人的靈魂得救特別重視,孫達神父毅然決然接下沒有事業單位敢接手經營的安養中心,就是為了救老人家的靈魂。 那時,我從三十六年半的教職退休,投入完全陌生的老人服務領域,正是萬事起頭難!客家風土民情認為把長輩送進安養中心會被咒罵為大不孝。

愈顯主榮──傅興志神父

正本歸源 傅神父出生在河北省清苑縣東閭村(在保定市東南二十公里),東閭是教宗批准的聖母朝聖地之一,村裡好幾千人都是教友。即使在這個有著悠久教友文化的村子,傅神父的家庭都被街坊鄰居稱讚是很熱心的教友家庭。父親傅鴻泰是當時保定的法國籍富主教(Rev. Fabrique)的專職傳道員,母親婷兒(傅瑪利亞)就在丈夫外出傳教時,默默地、盡心盡力地照顧著家庭。

引路者──武倫神父

中四那年,武倫神父( Fr. John Moran)是我的班主任,英文和聖經。鄰座的同學輕聲說:「他比我的爺爺更老。」神父當年七十四歲。 開學不久,一班四十二人,神父每天放學後單獨接見,了解每個學生的背景。我雖然少不懂事,但也感覺到他的真誠。會面結束前,神父說:「你有甚麼想問我嗎?」我不用細想便問:「你打算甚麼時候才不教書?」神父答道:「我倒下來那天。」

悼念叔公王楚華神父

我的叔公王楚華神父就像是一個聖人。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有一天早上我爸爸像往常一樣推著自行車送我和妹妹去幼兒園上學,就看到幾個紅衛兵正朝我們家走來準備抄家。因爲我有一個坐牢的叔公王神父。後來有一天,我的叔公突然從青海到我家來探親,他想看看他的哥哥和嫂嫂(也就是我的爺爺奶奶),如果我父母不同意他住我們家,他就不能回上海來探親。那時候的我根本不能理解爲什麽我父母要讓一個勞改犯住在我們家。因爲在我們的認知裏,坐牢的人都是壞人,我父母也從沒有和我們說起過關於叔公(小爺爺)的事情。 

溫柔的擁抱┃憶馮允文神父

三月下旬,彷彿天主催迫著我長大一般,才剛參加完康老師的追思彌撒,眼角都還沒乾透,我來得及最後一次看到您溫暖的微笑,天主就將您急著召回身邊,我曾經天真地以為您會永遠都在。 還依稀記得,在我的孩童時期,您的頭髮還那麼黑亮,我真的很幸運,每次參加中流基督生活團的活動,您總是一起參加。那時的我懵懵懂懂,還是個對您不是那麼熟悉的孩子,看到您只覺得這個神父爺爺好慈祥、好溫暖,總是微笑的跟我說:「你好,建寧!」接著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好像我是您的親孫子般。

最後一個周末┃憶馮允文神父

馮神父因健康問題無法參加康老師的追思彌撒,讓我們非常掛懷,中流基督生活團商量著春假後,待神父休養一陣子體力較好,要去頤福園探望神父。但我心裡卻有一個聲音「不要等了,去看看神父吧」! 3月24日星期六下午3點半,我和內人潔麗及中流基督生活團的棟忠、立德的學生小布,一車從台中到了輔仁神學院。頤福園吳主任懇切地為我們說明神父的情況,最後說道:「神父現在雖然還沒有力氣走路,但剛才神父有站了一下,等體力好一點就可以慢慢復健。」幾句話讓我們放心不少,又叮囑我們可以問問神父我們的名字,但探望時間不要太長,讓神……

寓愛於美┃記馮允文神父在南台灣的闢土深耕

「寓愛於美」,這四個字應該可以註解馮允文神父的一生牧靈腳蹤。可不是嗎?超過半個世紀,馮神父以「美麗」為媒,把天主的愛徧灑在全台天主教大專青年的心田與夢田裡;美麗的身影、美麗的歌聲、美麗的道理、美麗的陪伴與安慰……因為美麗,頑石願意點頭,因為美麗,貧瘠的心靈願意向春雨春風開放……愛,就在那樣的時刻無間地流滲進荒田礫漠…「寓愛於美」,應是詮釋馮神父牧靈方法的最好形容。

智慧的神父爺爺──馮允文神父

神父對我而言,是一位有智慧的爺爺。他總是擁抱我們身邊的人,並叫出我們每一位的名字,當他叫錯時,都會先說:「抱歉!記性不好了!」之後再很有耐心地記下每一位同學的名字和生日,並在同學們生日時,給予祝褔和祈禱。他就是這麼一位默默付出,耐心聆聽的神父爺爺。 同時,神父也有另一個身份,就是大專同學會的總輔導。雖然在這一學年開始,他已不再陪伴並交接給下一位總輔導,讓同學會能夠順利的傳承並延續著神父的精神與愛火。

憶馮允文神父

「好像要來了!」薩威說,看起來很高興。 依納爵應了一聲,看著伯多祿拿著鑰匙去開門,心中既期待又緊張。 他又哭了,眼淚滑過臉龐,滴在天堂的草地上。依納爵哭是因為感動,感動有一位溫柔的同會弟兄在世間贏得了天主的喜愛和讚美;他也因為悲傷而哭,依納爵知道在人間會有數不清的眼淚和哭聲,會有很多人為失去一位愛他們的神父而悲傷的無法自拔,他為那些人的悲傷而深深地悲傷。

青年導師--馮允文神父

  傳教的本質不變,方法卻隨著時代潮流在改變。 四十五年來,一批一批的大專學生,由入學到畢業,馮神父陪著同學們的方法也隨著改變。 記得六十年代(1970),大專青年們的興趣是利用周末假日尋訪山間溪谷、戲水海邊、夜遊,徜徉在大自然中及參加耕莘文教院的土風舞社(每次至少約有100多人),遠從基隆到中壢都有學生來參與,所以,神父也隨著同學們的需要,學習土風舞,態度比學生還認真,為的就是和大家打成一片。

朱蒙泉神父十週年追思紀念會

  那段在生命之路前行的歲月裡, 有時茫然,有時困惑, 召叫的聲音微弱、路標的字跡不清! 曾經有位耶穌會士陪伴了那段旅程, 這個陪伴,讓我們看到天主的恩寵! 讓我們得以勇敢的活出自己的生命! 時間 2018年2月24日星期六 紀念與感恩彌撒 pm2:00-3:00 交流.共融.分享 pm3:00-5:00 地點 耕莘文教院 北市辛亥路一段22號 主禮神父 饒志成神父 共祭神父 詹德隆神父 田默迪神父 承辦 天主教夫婦懇談會 基督服務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