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老魔鬼–雷煥章神父的故事

【聖召故事】迷人的老魔鬼–雷煥章神父的故事 

我六歲入學,遇上了一位優秀的小學老師,我們那一帶各校每遇學藝競賽,母校總能拔得頭籌。這老師對我們悉心照顧,然他是位堅定的無神論者。他常說:「你們切勿聽信家裡人所說的那套,那都是舊時代的迷信,如今已經是科學時代。」我因而便去問了父親:

 

  「到底有沒有天主?」

 

  「當然有啦,」父親答道,「傻小子,沒有天主,哪會有你?」

 

  「可是我們老師說現在是科學時代,科學告訴我們:只有進化論才是真的,壓根兒就沒有天主。」

 

  當時我才六歲,最佩服兩個人,一位是我當市長的父親,另一位則是我的小學老師。這兩人一個說:「當然有天主」,另一個則說:「當然沒有」,這事對我造成了莫大的困擾,不知該相信誰?然而,我到底還是覺得父親比較偉大。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父親說得沒錯,那老師也是個飽讀詩書的好人,他看過的書汗牛充棟,怎麼還會看不清真理?

也因為如此,我在六歲的時候,心中便有個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便是:助人填飽肚子儘管稱得上是樁好事,可是並非頂重要;若能助人看清真有天主存在,這比給人飯吃更為重要。

六歲那年,我決定長大之後要助人看清這事,看清我們人生的意義,明白我們的生命皆是上主的恩賜。這對我來說,就是很重大的課題。待年歲稍長,我試著去了解為何有人篤信天主,而有人則說什麼也不信。我也盡量去了解人家為何不接受此一信仰,我對外教人士的看法極為留意,而後我更勤於鑽研哲學,了解不同的思潮觀念。我對研究尼采(Nietszche)、沙特(Sartre)等否認信仰之人最感興趣。我自幼便決定日後一定要當神父,然而此事是我內心的一個秘密,從未同任何人透露。說來奇怪,自六歲以來,我這決定從未動搖。

  明辨聖召,往赴中國

  向來,我感到我有著雙重聖召。

我基本的聖召,即是身為耶穌會士之聖召。誠然,聖依納爵精神確實深得我心。我於耶穌會中學受教七年,亦有耶穌會神父作我神師。聖依納爵曾明白指出:耶穌會士並無固定工作,世世代代都得自行慎思明辨,觀清天主旨意,明瞭天主對我個人之計劃為何,並力促該計劃之徹底實現。聖依納爵之靈修精神,實可謂開放至極。耶穌會士並無固定衣著,且無固定工作。聖依納爵要人慎思明辨,此一作法頗為實際,人人皆應捫心自問:我於自身生活當中,應當做出何種決定。我按著聖依納爵的神操作了明辨的工夫,發現了「前往中國」即是我的第二個聖召。

讀哲學三年級的時候,新院長甫到任,針對我前往中國的聖召,他表示反對。

「你加入耶穌會就是個聖召,然『去中國』算不上是一個聖召。」院長說。

我於是開始了跟院長的辯論。我說:

「若我身留法國,作個聖方濟各會修士也好,當個耶穌會修士也罷,具體生活上並無甚差別。然而對我而言,身留法國、身赴中國,這當中可有著天壤之別。」

「你想前去中國,只恐怕你並無此一聖召!」院長對我質疑。

「你自己沒有,並不表示我沒有。」我回答。

院長留意到我熱愛自由,並覺得我骨子裡欠缺耶穌會之服從精神。於是院長試著同我的省會長瑪塞‧彼德(>Marcel Bith, 1883-1963)神父照會,並說:「你若不許他遠赴中國,則他肯定離開耶穌會。」然而省會長

知我甚深,吃定了我對耶穌會之聖召不致於動搖,心中早有盤算。哲學院畢業前兩個月,院長果然滿心歡喜,
特地前來告知我:

「雷煥章,你中國去不成了,去的是其他兩位修士。一位是顧從義修士,另一位是吳德明修士(Yves Hervouet, 1921-1999),你呢,連沾上邊都沒。你將到一個學校去管理宿舍。」

「好,我是個耶穌會士,耶穌會遣我去哪,我便到哪去。但是,這不過是個人為的安排。我這輩子必去中國,這是天主給我的聖召,這是我在耶穌會聖召之內的聖召。我告訴你,中國我早晚一定去的,因為這是天主

的旨意!你根本不是天主,你只不過是個人罷了!你阻擋不了我的!」

院長聽畢氣得半死。

不久,上海耶穌會的頭頭跟巴黎省會長捎了封信,信中提及:「我們慇切盼望您能派遣修士前來,起碼三位。」結果,省會長終究還是將我遣去了中國。

對我個人而言,前往中國並非為著傳教,因為牧靈工作我留在法國便有得做。我去中國,是因為我要學習中國人看待人生、世界的眼光,並運用中國人的方式來彰顯基督之精神。早先我便意識到中西文化間存有些許差異,因而待人接物之方式亦有所不同。我來中國便是要四處見習,學習中國人的世界觀、人生觀,學習中國人的人際關係,最後,還要用中國人的眼睛來觀看基督,並以中國人的特有方式來表現基督之精神。後來,我結交了許多中國朋友。迄今我仍向中國人努力學習。

我在台灣多年,常於震旦中心為大學生舉辦「心路歷程分享」活動,讓學生自由分享自幼對家庭之感受 此類活動,共計舉辦不下數百次。如今我對中國人的內心世界已經非常了解,並且個人諸多體驗亦與中國人益形貼近。有些西方神父滿口中文,儘管唱來字正腔圓,然在內心深處,仍是百分之百的洋人一個。大凡與中國人相交,首重感情。而也唯有由此處著力,方能同中國朋友打成一片。

 

摘自《巴黎‧北京‧台北:迷人的老魔鬼》書頁11-12及頁40-42,

本書由梅謙立、黃雄銘編著,光啟文化事業於2002年2月出版。

 

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聖召,歡迎您來信與我們連絡。
信箱:magisvopromtw@gmail.com

 

延伸閱讀 

  • 良師益友-袁國柱神父
  • 一位仁慈的“父親”-蘇樂康神父
  • 陪伴痲瘋病患書寫生命-谷寒松神父